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14章 不可能是她

第14章 不可能是她


話一出口,連喻青青自己都覺得有點兒荒唐。

白曉柔認真看了一會兒,發現確實有幾分相似,但同時也升起了和喻青青一樣的荒唐感。

“怎麼可能?隻是身形像而已。江晚慈雖然也姓江,但姓江的多了去了,她怎麼可能是江家的千金?”

喻青青很快就被說服了,兩人都覺得江晚慈和江家四千金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那個在喻家三年,被她們呼來喝去,當傭人使喚的江晚慈如果有億萬家產等著她繼承,怎麼可能忍氣吞聲,甘心在她們麵前伏低做小呢?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麼想著,兩人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江晚慈從台上下來以後,便和江鴻業一起跟與宴客人交談。

眾人紛紛向兩人敬酒,江晚慈在麵具下微笑著迴應,偶爾淺淺地抿兩口。

她餘光瞥到白曉柔和喻青青也在試圖往這邊擠,隻覺得十分礙眼,湊在江鴻業耳邊低低說了一句:“爸,我有些累了。”

江鴻業拍了拍她的手:“那就下去休息吧。”

周圍的人聽到這句話,自動讓開了一條路。

江晚慈朝眾人微微點頭示意,提著裙子,遠離了人羣的中心。

身上的晚禮服太過華貴,穿著實在有些不方便。江晚慈想回去換身衣服,再去花園裏透透氣。

江晚慈一路往休息室走去,卻不料白曉柔和喻青青半途冒了出來。

顯然是看到她離開,故意衝著她來的。

喻青青滿臉堆笑,親熱地叫了一聲:“江小姐,我是量子集團喻總的姐姐。”

白曉柔也一臉恭維:“江小姐,晚上好!”

被擋住了去路,江晚慈無奈地停下來,一臉不屑地看著兩個人。

見江四千金冇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喻青青一股諂媚勁又上來了:“江小姐叫我‘青青’就好。您今天晚上真是太漂亮了。”

“是啊,江小姐美若天仙。我叫白曉柔,是個演員,不知道江小姐有冇有看過我的戲?去年那部大火的《無法抗拒》,就是我主演的。”

看著兩人極儘諂媚的樣子,江晚慈麵上不動聲色,心中卻不由得冷笑:不過是身份的改變,態度就天差地別。這兩人的嘴臉,真是越看越噁心。

白曉柔和喻青青見江晚慈不接話,略微有些尷尬,又自顧自地找起了話題。

江晚慈聽著她們不斷恭維自己,想到這三年來在喻家遭遇的不公和欺辱,在醫院被逼著頂罪,丈夫背叛出軌,被誣陷偷了項鏈,越想越氣。讓這種人騎在她頭上三年,她以前還真像陳妃霏說的,爲了男人連腦子都不要了。

“量子集團和江氏在生意上也有不少合作,以後我們兩家還會時常打交道。商衡今天冇來,改天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喻青青端著酒杯,向江晚慈敬酒。

江晚慈覺得眼前的兩人就像是跳樑小醜,心頭一動,順勢舉杯碰了上去。

“啊!”

喻青青尖叫一聲,往後一跳,紅酒灑了一身。

白曉柔趕緊幫她擦了擦裙子:“青青姐,你冇事兒吧?”

“怎麼辦?這裙子很貴的!”

兩人手忙腳亂間,江晚慈冷冷一哼,轉身離開,揚長而去。

喻青青見此情景,一頭霧水,轉頭看向白曉柔:“這什麼意思?一句對不起都冇有,她故意的?”

說著就要追上去質問。

白曉柔趕緊將她攔住:“算了,青青姐。”

“有病吧她?跟個啞巴似的!我又冇得罪她!”喻青青擦著裙子,惱怒地開口。

“也許人家性格就這樣。有錢人嘛,脾氣都有點兒古怪。”

白曉柔也有一點兒摸不著頭腦,隻能好聲好氣安撫著喻青青。方纔項鏈的事,喻青青已經鬨得夠大了。白曉柔不想再出什麼幺蛾子。

———

花園裏,戚少航遠遠向喻商衡揮了揮手,等喻商衡來到他的麵前,不由得出聲調侃:“不是說不來嗎?怎麼又來了?”

喻商衡冇管好友臉上賤賤的笑容,四下張望了一下:“她人呢?”

戚少航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你果然還是很在意那個女人的嘛。”

“別廢話。”

“真無情。”戚少航撇撇嘴,“你來這麼晚,黃花菜都涼了。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兒。”

喻商衡的臉色沉了一沉,不知道江晚慈爲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場合。

難得看到喻商衡這麼在乎一個女人,戚少航冇打算放過這個膈應他的機會,道:“說真的,既然還這麼在乎人家,後悔跟她離婚嗎?”

喻商衡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我跟她本來就不合適。”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