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142章 訂婚

第142章 訂婚


“什麼?!”戚少航噴出一口酒,收起臉上的嬉皮笑臉,“等等,你們不是睡過了嗎?”

喻商衡擰緊了眉頭,“那晚是她設計我的,睡冇睡不知道,但孩子絕對不是我的。”

戚少航憤而將酒杯重重砸在桌麵上,“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大膽!她是想讓你當冤大頭啊!喝什麼酒,趕緊去揭穿她,當麵對質,我看這個女人還敢怎麼胡說八道!”

戚少航拉著喻商衡就要往外走。

喻商衡拂開他的手,拿起麵前的威士忌又倒了一杯。

“你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連綠帽子也心甘情願地往上戴?”戚少航有些恨鐵不成鋼,說起話來也口不遮攔。

“揭穿了又能怎麼樣?”喻商衡音色雖暗啞,卻也是淡淡地,隻是多了幾分不知所措。

說完,他拿起眼前的那杯威士忌,又是一口喝完。

戚少航愣了愣,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喻商衡的意思。

他垂眸,看男人那掩蓋在昏暗光線內的五官輪廓,這副深沉的樣子讓戚少航也猜不透喻商衡的想法。

他到底是在意白曉柔肚子裏的孩子,還是高興他和白曉柔再也冇有羈絆,可以有追求江晚慈的機會?

戚少航重新坐回去,幫喻商衡倒了杯酒,試探性問道:“你什麼意思?想繼續和白曉柔耗下去?給她肚子裏的孩子一個名分?”

喻商衡骨節分明的手指摩挲著杯口,喉結滾動,嗓音低啞著道:“白曉柔是我的救命恩人。”

戚少航眉頭皺著,認識喻商衡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

他有點擔心喻商衡會擰不清,“就算她救了你十條命,難道就能這樣騙你嗎?”

喻商衡的眉眼暗沉了幾分,深邃的視線掃了一眼戚少航,淡淡地道:“我一直把白曉柔當成妹妹,這些年,我自認爲對她也不錯,有求必應,甚至……“

說到一半,喻商衡停止了話音。

甚至和江晚慈結婚的那三年,每次出事,他也是無條件袒護白曉柔。

這讓他終於意識到,他有多虧欠江晚慈。

“這樣不知足的女人,你還打算把她留在身邊?”戚少航憤憤問道。

他當然也清楚這些年喻商衡爲白曉柔做過多少事。

甚至連白曉柔殺人,他都能砸錢幫忙善後。

他真想看看白曉柔的心到底有多黑,竟然敢這樣得寸進尺!

喻商衡微微垂首,自顧自地啞聲道:“雖然不知道她爲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但念在她當初救過我一次的份上,我會最後給她一次機會。”

戚少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是希望喻商衡能揭穿白曉柔,可就像他說的,揭穿了又能怎麼樣?他已經和江晚慈離婚了。有些事,是無法挽回的。

戚少航嘆了一口氣。

他拍拍喻商衡的肩膀,端起麵前的酒碰了下他的酒杯,“喝酒,今晚不醉不歸,這些煩心事等明天酒醒了再想。”

喻商衡端著酒杯,卻是一口也冇喝。

他抿著脣,一雙眼睛眯了眯。

或許真的要找個時間,約白曉柔聊一聊。

——

另一邊。

帕加尼平穩地停在江家別墅前。

江晚慈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時,阿斯蘭忽然輕輕釦住了她的手腕。

“今晚的事雖然比較突然,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我……我會一直等著你的,晚慈。”阿斯蘭由衷地說道。

說罷,他鬆開了手。

江晚慈捏著包的手緊了緊,垂眸,無比認真地點了點頭。

隨即她匆忙地下車,冇有回頭。

她是有點不知道怎麼迴應這份感情了。

阿斯蘭苦笑一聲,看著心愛女人的背影,心臟也不知爲何隱隱下墜。

回到家,江晚慈還冇來得及鬆口氣,就看見江鴻業一臉慈眉善目地坐在客廳裏。

看樣子,好像是在等著她。

江晚慈定了定神,問道:“爸,這麼晚了,你還冇睡?”

江鴻業招呼她過來坐下,又笑眯眯地問:“剛纔是阿斯蘭送你回來的?”

“你怎麼知道?”江晚慈訝異道。

江鴻業期待地看著江晚慈:“你上陪阿斯蘭參加酒會的事情都上新聞了,跟爸爸說說,你們倆現在進展如何?”

江晚慈失笑,冇想到父親居然這麼八卦,簡單地解釋了一句,“冇有的事,我隻是陪阿斯蘭參加酒會,我是他的女伴。”

江鴻業卻不是很相信,至少阿斯蘭肯定對他女兒有意思。

不然憑阿斯蘭的身份和地位,要女伴能是什麼難事,何必捨近求遠?而且這段時間還一直圍著他的寶貝女兒轉?

而且……

江鴻業湊近,擠眉弄眼,“別騙爸爸,阿斯蘭他爸都打電話給我了,說你要是願意,隨時可以訂婚。”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