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155章 她想要更多

第155章 她想要更多


喻商衡冷眸瞬間沉下去,視線掠過她紅著的臉,最後凝在她瑟瑟發抖的肩膀上,嚴謹地多問了一句,“是白曉柔給你下的藥?”

“是……我有錄音。”江晚慈忍著哭腔,斷斷續續地說道,眼淚卻是順著眼角滑落下來。

她並不想哭。

可是太害怕了。

被下藥的那一刻,她怕。

逃出來的瞬間,她怕被抓回去。

她擔心這一次老天爺不會給她好運氣。

她會被那種噁心的男人強姦!

喻商衡看著一直胡言亂語的江晚慈,心中一軟。

他很少看見這樣卸下心防的她。自從離婚後,她在他麵前總是冷漠無情,像座冰山。

他走上前,伸手託住江晚慈搖搖晃晃的腦袋,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淚花。

“別哭,我在這裏。”他低聲開口,安撫著她。

江晚慈聽到喻商衡低沉的嗓音在耳邊嗡嗡響起,莫名多了幾分安全感。

江晚慈睜開眼睛看他,有些泛紅的眼眶帶著幾分淺淡的委屈與懼意。

被涼水抑製住的藥效,再一次席捲上來,渾身難受得她一點都不想折騰。

無力挪動腦袋,江晚慈乾脆就那麼靠著喻商衡。提心吊膽了一晚上,她想喘口氣。

結婚三年,喻商衡都不碰她,現在她身上狼狽得很,更不可能勾起他的興趣,她這麼想著。

江晚慈閉上眼睛,她的意識已經模糊了,隻能感覺到男人寬厚的肩膀,和他指腹的溫度。

“你的手機在哪兒?”喻商衡濃重的眼神諱莫如深。

江晚慈身上的裙子冇有口袋。

剛纔他抱她到房間,也冇在她手上看到手機。

江晚慈皺眉,臉色潮紅地搖著頭,艱難地說道:“手……手錶。”

說著,她抬起手腕。

肩上的被子因爲她的動作,往下滑了一點。

喻商衡側眸,看到她手腕上那隻低調的電子手錶。他抬手輕輕取下手錶,深邃的視線倏然瞥到她的肩膀,就看到江晚慈大半光裸的肌膚。

神色一緊,他輕咳一聲,避開視線。

等到江晚慈掙紮著,推開他的手,喻商衡才拉上被角蓋在江晚慈身上,側身將她重新放回牀上,才站起來。

怕聲音吵到江晚慈,他往前走了幾步,挺拔的身軀站在落地窗前,俯瞰這座城市的夜景。

最後深吸了一口氣,他纔打開電子手錶上的錄音。

白曉柔的聲音在耳邊緩緩響起。

她的語氣時而凶狠,時而嬌滴滴,儼然和平時那副溫婉大方的模樣背道而馳。

“我承認我給喻商衡下過藥,但那隻有讓他昏迷的效果……”

錄音最後一句話傳出來,喻商衡眯起眼眸,危險而淩厲。

從戰場上被白曉柔救下後,他認識她將近十年。

這段堪稱長久的時間,儘管白曉柔偶爾會無理取鬨,有些驕縱,但更多時候在他眼裏她都是個簡單,心地善良,大方得體的女人。

所以,這些年,隻要她開口要的東西,他都會念在戰場那一次救命之恩,儘自己所能滿足她。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變成這個樣子,下藥害人,欺騙他……

喻商衡消化著錄音的資訊,一種被人玩弄於股掌中的感覺溢滿整個胸腔,英俊的臉上充斥著失望與怒意。

敲門聲突然響起。

喻商衡斂下眉目,將手錶放進褲兜,確認江晚慈冇有走光,這才轉身去開門。

“喻總,醫生來了。”

門口,林北領著醫生過來,看到男人微皺的襯衫,領口敞開著,眼睛一時不知道該往哪裏看。

都這樣了,直接上不就好了,還費勁找醫生……

不明真相的吃瓜羣眾林北在心中默默吐槽。

喻商衡“嗯”了一聲,徑直轉身進屋。

醫生低著頭跟進去,看到牀上滿頭大汗,臉頰一片酡紅的女人,擰了擰眉。

他從藥箱拿出檢查設備,走到牀邊。

喻商衡沉著臉站在一旁,“她怎麼樣?”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