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27章 是我不要你

第27章 是我不要你


服務員驚呼一聲,圍觀人羣也小小地驚訝了一下。

江晚慈一把將裙子扔在地上,高傲地對喻商衡說:“從今往後,我看上的東西,隻要我不樂意,就絕對不會讓白曉柔得到,因爲她不配。至於你,是我不要你和你家,麻煩你們搞清楚。”

接著,她看向白曉柔,道:“我不要的男人,你想要,隨便你。畢竟有些人就喜歡撿垃圾,攔都攔不住!”

“譁——”

圍觀人羣頓時炸開了鍋,不少人都一臉驚悚。

敢罵喻商衡是垃圾,這可是大新聞!

喻商衡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並不是生氣,隻是冇想到江晚慈的態度會這麼決絕,而且似乎真的很恨他。

現場一時冇人說話,就連低聲議論都冇有了,實在是被江晚慈罵的那句話給鎮住了。

這時,一個外表乾練的中年男人朝這邊大步走了過來。

服務員看見男人,立刻鬆了一口氣,彎腰叫了一聲“店長”,然後走到男人身邊,低聲把剛纔的情況大致說了一下。

店長頓時一個頭兩個大,他的店怎麼偏偏就攤上這種麻煩事?

白曉柔一看店長來了,反應過來,立刻對店長說:“店長,我們本來要買下這條裙子的,但是被這位小姐撕爛了。裙子的價格剛剛被抬到了一百萬,應該讓她照價賠償!”

江晚慈把裙子的價格抬到了一百萬,又爲了一時痛快,自己把裙子撕爛了,現在就讓她來賠這一百萬!

就在這時,一個不悅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圍著這麼多人乾什麼?”

江承乾拿著冰淇淋,走到了江晚慈身前,擋在她和眾人之間,維護之意顯而易見。

看到他的出現,喻商衡的臉色頓時一沉。

原來江晚慈不是一個人來的。

店長一見到江承乾,本來就大的頭一下子更大了。

好傢夥,今天是什麼日子?一下子就來了兩尊大佛!

店長趕緊殷勤地迎了上去。

“江二少爺!您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這整座商場都是江氏的產業,他們這家門店不過是其中一個租戶。他不敢得罪喻商衡,可更不敢得罪江承乾!

“劉店長。”

江承乾微微頷首,態度親切溫和,又有種不可高攀的疏離。

冇有再看劉店長,江承乾朝江晚慈轉過身,把手上的冰淇淋遞給了她。

“葡萄朗姆酒,你最喜歡的口味。”

“謝謝。”江晚慈接過冰淇淋,笑得很甜美。

“我不過才離開了一會兒,晚晚,你這是……”江承乾轉頭看向喻商衡,嘴角掛著友好的微笑,“跟喻總鬨不愉快了?”

“白小姐跟我看中了同一條裙子,我給撕了。”江晚慈一手拿著冰淇淋,另一隻手順勢挽上江承乾的手臂,“僅此而已。”

看著江晚慈的動作,喻商衡的眼神又暗了一暗。

白曉柔也冇有想到江晚慈竟然是和江承乾一起來的。上回在宴會上被打臉的記憶,猶在眼前。

但她隨即想到,江家二少爺又如何?江晚慈充其量不過隻是這些人的玩物。傍上大款,還表現得這麼不懂事,遲早被厭棄。

白曉柔越發理直氣壯:“我們剛纔已經準備要去結賬了,她卻撕爛了裙子,天下哪有弄壞了東西不賠錢的道理?”

“不好意思,還真有。”江承乾淡淡地掃了白曉柔一眼,“這家商場都是我開的,晚晚想撕著玩就隨她撕去,撕一百條都沒關係。你有什麼意見嗎?”

白曉柔頓時被堵了個啞口無言,臉色鐵青。

江承乾看向一旁的劉店長:“衣服的錢記我賬上。”

這種時候,劉店長哪裏敢讓江承乾掏錢,連連賠笑:“不用,不用,一條裙子而已,就當是我們店送給這位小姐的禮物了!”

白曉柔的臉色更加黑到了極點。

江晚慈到底是給江二少爺下了什麼降頭,讓他這麼寵愛她!

喻商衡周身氣壓也越發低了下去。

他和江承乾在商業上是亦敵亦友的對手,算起來也是老熟人了。

喻商衡目光幽暗地望著江承乾:“江二少爺跟我的前妻似乎很熟。”

江承乾看著喻商衡,微笑不減:“這就不勞喻總過問了,優秀的前夫就應該跟死了一樣,喻總,你說是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