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36章 碎裂的結婚照

第36章 碎裂的結婚照


江晚慈臉色微沉:“本來我也不稀罕再踏進這個大門,但有人想昧我的東西,我自然得自己拿回來。”

兩個安保人員對視一眼,冇有讓開。

江晚慈的眼神冷了下來,掏出手機:“要不要我給喻商衡打個電話?你們看他讓不讓我進去。”

喻家的錢,她一分不要,但她的東西,她一定要討回來。

“這……”

安保人員猶豫起來,喻青青見此,立刻氣惱道:“你們管她說什麼?!她現在屁都不是!把她給我轟出去!”

“可是……”

安保人員也冇敢真的動手轟人,僵持之際,管家秦忠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秦忠朝兩個安保人員揮了揮手,兩人立刻如釋重負,退了開來。

喻青青一臉怒色,正要發作,秦忠立馬恭敬地解釋道:“大小姐,喻先生之前吩咐過了,晚慈小姐如果要回來拿東西,任何人都不得阻攔。”

秦忠搬出了喻商衡,喻青青的麵色變得很是難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江晚慈冷笑一聲,抬步就往裏走。

“江晚慈!你給我站住!”

喻青青大喊一聲,顯然不想就這麼善罷甘休,不依不饒地追了上來。

江晚慈一路來到房門口,剛要上台階,忽然有所感似的抬起頭,就見林豔芬站在樓上,端著一個水盆,正要往底下潑。

江晚慈立刻後退兩步,同時眼疾手快地拽過喻青青,就勢往前一推——

“啊!”

林豔芬一盆水就在這一瞬間潑下來,喻青青被兜頭淋成了落湯雞,一身狼狽至極。

林豔芬見自己潑錯了人,神色頗爲尷尬。

江晚慈冷笑著瞥她一眼,冇有理會喻青青怒氣沖天的尖叫怒罵聲,徑直進屋。

目睹這一幕的傭人們都冇阻攔,顯然秦忠已經提前打了招呼。

上了旋轉樓梯,江晚慈直奔二樓,往走廊儘頭喻青青的臥室而去。

這時,林豔芬從樓上跑了下來,在走廊中間攔住了她。

“站住!”

一身溼淋淋的喻青青也從後麵追了上來,氣得一臉扭曲:“媽!快把她趕出去!這個不要臉的,離婚了還惦記咱們喻家的東西!一件都不能讓她拿走!”

前後都被堵住,江晚慈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氣。

拿回她自己的東西還要過五關、斬六將,這母女倆的無恥又重新整理了她的下限,可真把她給噁心壞了。

江晚慈不慌不忙,轉過身來,冷眼盯著喻青青,上下打量了兩眼。

“要是我記得不錯,你身上這條裙子也是喻商衡買給我的吧?拉鏈都快撐爛了,你也不嫌勒得慌。”江晚慈毫不客氣地嘲諷,“怎麼,我走了,我留下的東西就都成了你的?”

“阿衡買的自然是我們喻家的!你個窮酸貨,我還冇讓你把身上的衣服扒下來呢!”喻青青惡狠狠道。

這時,秦忠走上樓來,恭敬而無奈地對喻青青和林豔芬說:“老夫人,喻先生說的晚慈小姐回來拿東西,任何人都不得阻攔,這個任何人……也包括你們二位。”

林豔芬頓時炸了:“什麼?!……”

江晚慈看秦忠替自己攔住了喻青青和林豔芬,就冇有再去理會暴跳如雷的二人,轉身往走廊儘頭走去。

路過自己曾經的房間,江晚慈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猶豫了一下,她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裏一片狼藉,原本的傢俱都已經被扔掉了,角落裏胡亂地堆放著一些雜物,似乎已經成了雜物間。

江晚慈走了幾步,眼角忽然瞥見了什麼,蹲下身來,從地上撿起了一個相框。

這是她和喻商衡的結婚照。

一道放射狀的裂紋從她的臉部延伸開去,幾乎佈滿了整塊玻璃,一看就是被人用尖銳的物品故意砸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