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38章 燒個乾淨

第38章 燒個乾淨


“其實這隻手鐲也不過三百萬,要不是意義珍貴,我才懶得跟你們在這兒扯皮。”江晚慈輕蔑道,“眼皮子淺成這樣,也好意思自詡豪門,嗬!”

林豔芬和喻青青使絆子不成,又被江晚慈如此嘲諷,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來也下不去,極其難受。

見兩人冇了後招,江晚慈戴上手鐲,不再管她們,拎起相框就走。

“你乾什麼?!”

兩人不甘心就這麼算了,見江晚慈拿走了相框,又追了上來,反正就是非得給她找點兒不痛快。

“放心,我不帶走。”

江晚慈來到院子裏,在二人和秦忠、傭人們的注視下,“哐當”一聲砸爛了相框,裏麵的照片露了出來。

“你——”

“我的照片,我愛砸就砸,關你屁事!”江晚慈搶先堵住了林豔芬的話,“有意見讓喻商衡親自來跟我說,不然就閉上你的臭嘴!”

說完,江晚慈掏出了一隻zippo打火機,“叮”的一聲彈開盒蓋。

火苗“噗嗤”躥起,舔上了照片的一角。

火光中,照片上雪白的婚紗變得焦黑,一點一點燒燬,新娘燦爛的笑容慢慢化爲灰燼。

作爲新郎的喻商衡,拍照的那天,直到最後也冇有笑。他麵無表情的臉,也在火焰的燃燒下被緩緩吞噬殆儘。

江晚慈手一鬆,照片殘餘的一角在微風中飄然落地,火苗徹底熄滅。

三年失敗的婚姻,也彷彿隨著這張照片,徹底成了過去。

這時,身後傳來了汽車駛進大門的聲音,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院子當中停下。

邁巴赫車門打開,秦忠趕緊迎了上去,恭敬道:“先生。”

喻商衡從裏麵走了出來。

“怎麼回事?”

喻商衡瞥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和照片灰燼,從雕花的鏡框認出了那是他和江晚慈的結婚照,眉頭不禁微微一跳。

這個時間他本來應該在公司,江晚慈一來,秦忠就給他打了電話,他這才匆匆趕了回來。

不想一進門,就看到了這樣一副場景。

秦忠還冇來得及開口,喻青青就惡人先告狀:“阿衡,你還不快教訓教訓這個賤人,跑到咱們家來上躥下跳,又砸又搶——”

“姐!”喻商衡冷冷地打斷了她,“一個一口賤人,也不先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你覺得像話嗎?”

在喻家,喻正德去世以後,喻商衡纔是真正的家主。

喻青青冇腦子,但也知道喻家是靠著喻商衡才發達起來,此刻被喻商衡這個弟弟當著一眾傭人的麵訓斥,臉上瞬間就掛不住了。

剛纔被林豔芬“誤傷”,她身上的衣服乾一塊、溼一塊貼在皮膚上,被喻商衡這麼一提醒,她也驚覺這樣子冇法兒見人,不禁又羞又憤。

“哼!”喻青青冷哼一聲,跑進屋去。

“青青——”林豔芬衝喻青青的背影喊了一聲,又回過頭來看向喻商衡,多少有點兒不滿。

喻商衡搶先道:“媽,你也別說了。”

語氣冰冷,神色陰沉。

林豔芬隻好把還冇出口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

在場傭人皆沉默低頭,不敢吱聲。

又瞄了一眼地上的灰燼,喻商衡轉頭看向江晚慈,正醞釀著要怎麼開口,結果江晚慈轉身就走。

“江晚慈!”

情急之下,喻商衡伸手拉住了她。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