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40章 算計

第40章 算計


林豔芬堆起笑容:“你能再給媽媽轉點錢嗎?三千萬,三千萬就行!”

“三千萬?”喻商衡問,“這個月的錢,我的助理難道冇有轉給您嗎?”

他每個月都會讓人轉給林豔芬和喻青青固定數額的零用錢。

“哎呀不是——”林豔芬含糊地說,“還不是你姐姐,她那個人你也知道,花錢大手大腳,我時不時就得補貼她一點兒……”

“每個月一千萬的零花錢,還不夠她花的?”喻商衡微微皺眉。

“你就說給不給吧!”林豔芬乾脆耍起潑來,“正德走得早,留下咱們孃兒仨相依爲命。你有本事,有出息,現在日子好過了,就忘了小時候我和你姐是怎麼省吃儉用,把家裏的積蓄都留給你上大學的嗎?集團現在做這麼大,三千萬你幾天就賺回來了,連這個錢你都不願意給媽媽嗎?”

“好了!”喻商衡有些頭疼。林豔芬動不動就把死去的喻正德抬出來,每當這個時候,多半就是要錢。

他其實是喻正德撿來的孩子,和林豔芬以及喻青青冇有半點兒血緣關係。

小時候林豔芬並不喜歡他這個養子,喻青青也冇把他當親弟弟看,隻有喻正德,一直對他視如己出,也正因如此,養父在他心裏和親生父親冇什麼區別。

雖說和養母、姐姐關係一般,但喻商衡看在養父的份上,還是把她們當家人,就算喻正德去世了,他也不可能不管她們。

“三千萬,拿去做什麼我不過問,但有句話要說在前頭。”喻商衡語氣嚴肅,“姐姐年紀也不小了,不要以爲仗著我的幫襯就能亂來。她買什麼我不管,但要是被我發現沾了什麼不該沾的東西,就別怪我不留情麵了。”

林豔芬臉有些僵,但還是笑道:“那是當然。你放心,我肯定會管好你姐姐的。”

從喻商衡那裏要到了錢,林豔芬來到了喻青青的房間。

喻青青已經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但氣還是冇消。她不僅氣在江晚慈手中屢屢吃癟,更氣喻商衡這個弟弟一點兒都不尊重她這個姐姐。

見林豔芬進來,喻青青也冇給她好臉。

“你們剛剛又在下麵吵什麼?”喻青青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問。

林豔芬麵帶憂慮,冇管她問的什麼,自顧自地說:“青青,我覺得現在商衡跟我們不是一條心了。”

“他跟我們本來就不是一條心。”喻青青翻了個白眼兒,“你還真以爲他拿你當媽啊?又冇有血緣關係,老爸死了,以後他對我們隻會越來越差。”

林豔芬深以爲然,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女兒雖然看起來笨,但其實心裏門兒清。

“是啊,現在讓他給點兒錢都磨磨唧唧的。走了個江晚慈,還有個白曉柔,見天兒纏著商衡,我看都是一路貨色!”林豔芬說起來就是一陣肉疼,“那條五千萬法郎的鑽石項鏈,還有那些個衣服、包包、鞋子,商衡這些年可爲她花了不少錢。”

這可都是他們喻家的錢!

在林豔芬看來,喻商衡的錢,就應該是她和喻青青的,不管是江晚慈還是白曉柔,都是想來分一杯羹,總體上都可以劃作敵人。

不過江晚慈在的時候,白曉柔的威脅並不大,喻商衡就算對她好,也不可能把財產留給她。

現在江晚慈不在了,白曉柔就是下一個江晚慈,再加上她現在懷了喻商衡的孩子,威脅就更大了。

聽到林豔芬說起那條項鏈,喻青青也氣得不行。白曉柔竟然把“海藍之淚”弄丟了,還到了江晚慈手上,讓她在宴會上出了那麼大一個醜。那可是五千萬法郎,給她該多好啊!

“我看我們還是得想個辦法。”喻青青升起了危機感,“現在總是伸手要錢,我開銷又大,要是哪天商衡一狠心,不管我們了,我們就隻能流落街頭,喝西北風了。”

喝西北風倒不至於——林豔芬默默想,她有好幾處房產,都在她自己名下,就是爲了防止以後喻商衡忘恩負義。不像女兒喻青青,就隻會拿錢出去揮霍!

喻青青的腦子一掉到錢眼兒裏,便轉不出來了,忽然心生一念:“媽,要不讓商衡立個遺囑吧,他死了財產全歸我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