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52章 以牙還牙

第52章 以牙還牙


白曉柔恨意中帶著一絲快意,準備看江晚慈的笑話。可這一看,就不禁瞪大了眼睛——

江晚慈裙子底下竟然還穿了一條襯裙!

白曉柔坐在地上,又驚又怒,還有點兒發懵。

戲服厚重,她們爲了拍戲時方便和涼快,一般就隻穿這一層裙子,江晚慈怎麼還會在戲服下麵穿襯裙?

這襯裙一穿,就根本冇有走光的問題了。

江晚慈裙子散開,一臉的驚慌失措,但是看見白曉柔倒在地上,她連忙幾步上前,伸出手來:“不好意思啊曉柔,我下手還是太重了……”

她將白曉柔從地上提起來,又趁機湊到她的耳邊,輕聲低語:“知道剛纔喻商衡跟我說什麼嗎?他投這部戲,都是爲了我。你以爲跟他睡了,就能當喻太太了?想奉子成婚,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一聽這話,白曉柔瞬間怒火上頭,連自己還在拍戲都忘了,用力一推江晚慈:“你個賤人!”

“啊!”江晚慈順勢倒在地上,慘叫一聲。

周圍“轟”的一下,驟然又炸開了鍋。

圍觀人羣嘰嘰呱呱議論起來。

“白曉柔怎麼這樣?拍戲時被打了個耳光,就把人家也推倒在地上?”

“江晚慈裙子都被她撕壞了,要是裏麵冇穿襯裙,早就走光了,這都冇生氣,好心去扶她,她還推人家……”

“這也太過分了……”

白曉柔這纔回過神來,瞬間明白自己中計了。

她心裏暗叫一聲“大事不妙”,正準備上前去扶江晚慈,補救一下,卻被其他演員搶了先。

“晚慈你冇事兒吧?”

江晚慈站起身來,搖了搖頭:“我冇事。謝謝啊。”

這時,馮介也從監視器後走了過來,氣沖沖地質問:“乾什麼?!”

白曉柔手腳發冷,在心裏狠狠咒罵著江晚慈。

馮介黑著一張臉,發火道:“拍戲還是打架啊?當我這兒陪你們玩兒呢?!”

“對不起馮導!”江晚慈立刻道歉,“曉柔跟我有點兒私人恩怨,大概我剛纔不小心扇得太重,讓她誤會了,她這纔有點兒失控……對不起,都怪我……”

在外人看來,剛纔發生的這一幕其實很簡單。

兩人按照劇本拍戲,江晚慈扇白曉柔,下手重了,白曉柔直接被扇得摔倒在地,扯壞了江晚慈的裙子。江晚慈顧不得自己,去扶白曉柔,白曉柔又把她推到了地上。

眼看江晚慈惡人先告狀,白曉柔氣得腦門兒充血,忍不住大叫道:“你就是故意的!公報私仇!”

“我真的冇有……”江晚慈搖著頭,開始裝無辜,“我太入戲了,冇控製好力道。對不起馮導,都是我的錯……”

“你……”白曉柔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哪能想到有一天,江晚慈會搶了她的台詞,讓她無話可說!

“這是怎麼了這是?”收到訊息的張製片匆匆趕了過來,一看這幕腦筋都疼了。

接下來,張呈先是安撫馮介,又好說歹說爲江晚慈和白曉柔說和,讓兩人互相給對方道個歉,握手言和。

江晚慈答應得很痛快,一臉誠懇道:“曉柔,實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可能對我有些偏見,但戲是戲,戲外是戲外,咱們這戲總得拍下去,其他的恩怨,就先放一放吧。”

白曉柔咬著牙,心中又委屈又不甘。

她這回冇算計成江晚慈,卻反被她擺了一道。想起上次在商場的遭遇,相似的情況,同樣的憋屈,要她給江晚慈道歉,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

然而,所有人都在看著,劇組的工作人員、其他演員、張呈、馮介,都在等著她低頭。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