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64章 證明

第64章 證明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

一旁的白曉柔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揪著手指站起身來。

“冇有。”

清晰而有力的兩個字,傳進了包間裏所有人的耳朵。

喻青青傻眼了。

江晚慈利落地掛斷了電話,舉著手機問:“聽到了嗎?”

喻青青又震驚,又難堪。

喻商衡竟然說冇有!怎麼可能冇有?!

“這不可能!我不相信!”

“喻商衡說的話你都不信,怎麼,想抵賴啊?”江晚慈嘴角掛著一絲嘲諷的冷笑,如同看小醜一般看著喻青青。

喻青青冇話反駁,氣得抓狂,忽然扭頭看向白曉柔:“曉柔!你說!她就是拿了我們家的錢,阿衡不可能冇給她!對不對?!”

白曉柔在心裏暗罵了一句“蠢貨”。

江晚慈說打賭的時候她就聽出來了,江晚慈就是在故意給喻青青下套!

作爲被江晚慈坑過一次的人,那條一百萬的裙子她依然印象頗深。而喻青青那腦子,是個坑都會往裏跳。

喻商衡都已經發話了,別人還能怎麼說?他自己的錢,他自己說的都不算了,還輪得到別人來說三道四嗎?

白曉柔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我能說什麼呀?阿衡剛剛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

連白曉柔都不幫她,喻青青徹底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江晚慈冷笑一聲:“輸了就得認。本來我就吃虧,你要是實在不願意跪下道歉,也可以。”

喻青青猛然看向江晚慈。

江晚慈好整以暇,接著說:“像你自己說的,脫光衣服出去展示一圈,這事兒就算揭過去了。”

喻青青咬碎了牙,氣得腮幫子都在顫抖。

殺了她她也丟不起這個人!

跟裸奔相比,當然是下跪道歉比較容易。但要她給江晚慈下跪,她還不如去跳樓!

雖然真讓她跳樓她也不敢,但下跪也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氣氛一時僵持起來。

眼看喻青青似乎準備耍賴,而江晚慈又是一副不肯善罷甘休的態度,這時,張呈連忙出來打圓場:“晚慈啊,道歉可以,下跪就不必了吧?”

接著又轉向喻青青,勸道,“喻小姐,願賭服輸,要不你就給江小姐道個歉?說聲‘對不起’,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喻小姐,你必須向晚慈道歉!”阿斯蘭嚴肅地開口,道,“你剛纔不負責任的言論,對她的聲譽是非常大的傷害!”

其他人都冇說話,但無形的壓力依然在包間裏瀰漫開來。

喻青青騎虎難下,握緊了拳頭。

她之所以能在外麵狐假虎威、作威作福,誰都要給她兩分麵子,不過是仗著背後的喻家和量子集團。但剛剛,當眾打她臉的也正是喻家家主、量子集團的掌舵者、她的弟弟喻商衡!

事已至此,縱使她有千般不甘、萬般不願,也隻能向江晚慈低頭。

好在張呈的提議江晚慈似乎默認了,冇有鐵了心地要她當眾下跪。隻是道個歉而已,又不會死。

想到這裏,喻青青終於心一橫,從牙縫裏擠出了幾個字:“對不起!”

“你說什麼?”江晚慈麵露真誠的困惑,道,“聲音大點兒,我冇聽見。”

喻青青用恨不得殺人的目光死死地瞪著她,但軟都服了,再退讓一步也冇那麼難以忍受。

喻青青咬牙切齒,大聲道:“對不起!”

江晚慈漠然冷笑。

算她識相。要是喻青青不道這個歉,她今天絕對不會放過她!

好好一個歡迎會,鬨成這樣,江晚慈也冇有心情在這裏繼續待下去了。

她對其他人簡單說了句“我有事先走了”,轉身揚長而去。

阿斯蘭猶豫了半秒,最後跟張呈和馮介遞了個“抱歉”的眼神,然後緊追在江晚慈身後,一起離開了包間。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