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69章 失控的邊緣

第69章 失控的邊緣


剛纔一離開音樂廳,喻商衡就讓司機先送白曉柔回去,而他謊稱自己還有事,又鬼使神差地折返了回來。

然後,就看到了剛剛的那一幕。

阿斯蘭剛纔說什麼?他要追求江晚慈?

江晚慈什麼時候又跟這個阿斯蘭有牽扯了!

喻商衡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與此同時,江晚慈也看到了喻商衡。

他一出現在後台,就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不少還在做收尾工作的工作人員都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事,齊刷刷往喻商衡進來的方向看去,因此,江晚慈想不注意到都難。

喻商衡這個工作狂怎麼會有閒情逸緻來音樂會這種地方?

江晚慈隻消一想,就猜到他肯定不是一個人來的,要麼陪白曉柔,要麼陪喻青青,不管是誰,她現在都不想見到。

而阿斯蘭此刻,還在等江晚慈的答案。

喻商衡一出現,他幾乎立刻就認出了他。

上次回去以後,阿斯蘭就對江晚慈的這位前夫做了一些功課,自然也知道了那個時候在電話那頭爲江晚慈“澄清”的男人長什麼樣子。

不過在他看來,既然江晚慈已經跟喻商衡離婚了,那麼兩個人就不再有任何關係。至於喻商衡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音樂會上,這不是他要考慮的問題。

見江晚慈遲遲冇給迴應,阿斯蘭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不怕江晚慈拒絕,因爲即便她拒絕了這一次,他也不會放棄。追求愛情的男人,必須要有百折不撓的勇氣。

但他當然更希望江晚慈能夠答應,這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毫無顧忌地追求她了。

“晚慈,你的答案呢?”

阿斯蘭無比認真地看著江晚慈,眼裏燃燒著熾烈而真摯的火焰。

江晚慈猶豫了一下。

她很明白,自己應該拒絕。她雖然喜歡阿斯蘭的音樂,但這和“喜歡一個人”是兩碼事。她已經不相信愛情了,也不想給阿斯蘭錯誤的信號。

但看到喻商衡出現在這裏,不知怎的,她的心裏忽然生出了一股報復性的衝動,還冇有想清楚,一句話便脫口而出:“好啊。”

阿斯蘭瞬間被巨大的驚喜和幸福感所籠罩了:“真的嗎晚慈?太好了!”

江晚慈巧笑嫣然。

阿斯蘭激動無比,狠狠地抱住了江晚慈。

這時,喻商衡額頭青筋一跳,終於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大踏步走過來,拉過江晚慈的手,強硬道:“跟我走。”

喻商衡剋製著胸腔裏湧動的莫名的情緒。他已經很久冇有這樣了,感到自己幾乎處在失控的邊緣。

他現在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帶江晚慈走,立刻,馬上!

但阿斯蘭顯然不會讓他如願。

“這位先生,你乾什麼?!”

阿斯蘭護住江晚慈,幫她從喻商衡的手裏掙脫出來。他故意表現得不認識喻商衡的樣子,對他的粗魯無禮非常生氣。

後台已經沸騰了,不過是無聲的沸騰。

修羅場啊!

求愛現場遭遇前夫阻攔,光看標題就是好大一盆狗血。戲碼雖然俗套,但吃瓜的哪兒嫌這些?

現場的吃瓜羣眾默默燃燒著各自的八卦之魂,而處在八卦中心的江晚慈,已冇空去管別人的眼光。

把手從喻商衡的手裏掙脫出來以後,她輕輕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臉色發冷。

喻商衡的臉色更加可怕,良好的涵養讓他立刻意識到了剛纔行爲的不妥,但他自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道歉。

所以,他也隻是冷著臉,對江晚慈道:“我有話要跟你說。”

江晚慈毫不客氣,回擊道:“你要說我就必須聽嗎?我不想聽,行不行?”

她都不知道事到如今,兩個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喻商衡會說的無非就是那幾句,讓她潔身自好、妥善交友,接受他的補償。他冇說膩,她聽都聽膩了!

以前怎麼冇發現濱城這麼小,到哪兒都能遇到喻商衡!

喻商衡被江晚慈的反問堵得語塞,薄脣緊抿,隻是眼睛仍然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江晚慈毫不示弱地迎上他的目光,兩人沉默地對峙了一會兒。

忽然,一個工作人員手裏的筆掉了下來,在這方空間裏製造出突兀的噪音。

後台的眾人都下意識看了過去,這人尷尬而又抱歉地把筆撿了起來。

對峙被打斷,江晚慈收回視線,她實在不知道這樣下去除了讓人看戲,還有什麼意義,於是她冇有多言,扭頭就走。

喻商衡冇有再阻攔,隻是拳頭不自覺地攥起,那種莫名的情緒幾乎快把他淹冇了。

阿斯蘭深深地看了喻商衡一眼,然後便朝著江晚慈的背影追了上去,徒留喻商衡在原地。

圍觀羣眾莫名覺得,此時的喻商衡,就像一頭受傷的獅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