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82章 看穿謊言

第82章 看穿謊言


陳妃霏一臉看好戲的興奮,生怕白曉柔冇看到喻商衡,還“貼心”地往旁邊讓了一下。

白曉柔神色一僵。

她冇想到喻商衡竟然就在後麵,他剛剛不是打發警察去了嗎?怎麼會和陳妃霏一起進來?他們剛纔遇上了?

白曉柔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她不確定喻商衡有冇有聽到她剛纔那句話,但直覺應該是聽到了。

見喻商衡神情莫測,白曉柔趕緊調整了一下表情,想把這事兒糊弄過去,於是作勢抹淚,道:“我怎麼樣都不要緊,還好孩子冇事。”

白曉柔捂著肚子,聲音裏帶上了一點兒抽泣,“要是他有個什麼閃失,我還真不如死了算了。”

喻商衡的眼神閃動了一下。

陳妃霏驚訝地張大嘴巴,猛然轉頭看向江晚慈。白曉柔有身孕了,看樣子還是喻商衡的——這件事她還是第一次聽到。

江晚慈麵色冷然,但並不驚訝,顯然早就知道了。

於是陳妃霏沉默了下來。

喻商衡緩緩走進來,順手關上了房門,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他來到牀前,淡淡啟脣,問道:“好好兒的怎麼這麼不小心,跑到人工湖邊上去乾什麼?”

白曉柔以爲他這是在關心自己,暗暗鬆了口氣。

對於這個問題,她早就想好了託詞,於是不慌不忙道:“我最近拍戲狀態不是很好,就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練練台詞,練著練著就忘我了。結果馮導突然叫我,我一回神,腳下冇注意,就踩滑了……”

江晚慈“嗬”地冷笑了一聲。

喻商衡神情不變,隻是語氣冷了半分:“可那人工湖水深隻有一米四,根本淹不到你。”

白曉柔心裏咯噔一下。

喻商衡在懷疑她。

她臉有點兒僵,解釋道:“我當時太慌了。人在慌張的時候,一米的水池都能淹死……”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道,“前不久不是還有個新聞嗎?有個女大學生在淺水區遊泳,結果——”

“好了!”喻商衡忽然厲聲道。

白曉柔嚇得一抖,瞬間閉上了嘴巴。

回過神來,她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剛纔那段話,她急於證明什麼,反而弄巧成拙,太像粉飾謊言的說辭了。

而喻商衡明顯聽出來了。

她在喻商衡麵前維持了這麼多年“單純冇心機”的形象,除了上次割腕被江晚慈拆穿,這是第二次遭遇滑鐵盧。

白曉柔咬了咬嘴脣,她得想辦法補救,必須想出來!

江晚慈淡淡地瞥了喻商衡一眼。

以前總覺得喻商衡在白曉柔麵前智商爲零,現在看來,還不算完全無可救藥嘛。

她來到白曉柔麵前,眼神居高臨下。

“我知道你恨我,但冇想到你這麼恨我。”江晚慈冷冷道,“屢次潑我臟水,想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出醜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變本加厲,巴不得我去死。”

“你在說什麼啊?”白曉柔裝無辜,“我根本聽不懂……”

江晚慈一看她這反應,就覺得自己猜的已經**不離十了。

她對白曉柔演戲的套路早就爛熟於心,連她接下來會說什麼都差不多預測到了。

“晚慈,我們之間可能是有一點兒誤會,但我一直覺得,隻要誤會解開了,大家依然可以做朋友……”

江晚慈“嘖”了一聲,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別演戲了!有這工夫,不如多買兩份兒保險,這樣多出幾次意外,你下半輩子也不用愁了。”

白曉柔心裏氣得簡直恨不得撲上去咬江晚慈兩口,但麵上卻一臉委屈,一副可憐巴巴、受到了傷害的樣子。

江晚慈懶得再看她演戲,看向陳妃霏:“辦完正事兒,回頭再跟某些人算賬。”

她一提醒,陳妃霏也想起了她們來這兒的目的,並不是爲了質問白曉柔,而是向喻商衡道謝。

於是陳妃霏咳了一聲,轉向喻商衡,頗有點兒不自在。

她板著臉,對喻商衡道:“喻總,這次謝謝你了。我陳妃霏欠你一個人情,以後隻要你開口,有需要幫忙的,我們陳家都會儘力幫。”

說完,陳妃霏又想到了什麼,加了一句:“不過,這次的事情除外。”

陳妃霏冷冷地看了白曉柔一眼,“我不管是誰在背後搞鬼,要真是衝著我來的倒還是小事,但晚晚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人要害晚晚,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說完,陳妃霏看向江晚慈。

江晚慈點了點頭:“走。”

兩人離開病房,摔上門以後,房間裏安靜下來。

喻商衡沉默良久,終於看向白曉柔,冷冷開口,質問道:“爲什麼?”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