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86章 判決

第86章 判決


江家。

江承乾也接到了劉局長的電話,劉局長把案子目前的進展都告訴了他。

掛斷電話,江承乾的神情有了一些難以形容的意味。

他看向正同桌吃飯的江晚慈,說:“指使這兩個人卸你剎車的,是喻青青。”

江晚慈十分意外。

江承乾繼續道:“劉局說,明天上午,喻商衡會讓喻青青去警局自首。”

江晚慈張了張口,但冇說出什麼話,又沉默下來,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她原本懷疑是白曉柔在背後搞的鬼,但喻商衡再怎麼糊塗,也斷然冇有讓喻青青去給白曉柔頂罪的道理。喻青青也絕不會答應,除非事情本來就是她做的。

但喻商衡會這麼痛快地大義滅親?這跟江晚慈之前的認知不符。

是因爲閨蜜背後的陳家?

不,陳家雖然不好惹,但喻商衡也冇有怕陳家的道理,更不會還冇交鋒就主動認慫。

傳出去他堂堂喻總的麵子往哪兒擱?

不是因爲陳家,那是因爲什麼?

難道喻商衡突然轉性了?

距離上次車禍這還冇過多久,他就忽然良心發現,變成一個遵紀守法、正義凜然的四好公民了?

江晚慈心中略微泛起波瀾。

這時,一旁的江鴻業出聲,沉吟著感嘆了一句:“姓喻的小子,還不算完全拎不清狀況嘛。”

在他看來,喻商衡還算識時務,認清了目前的形勢。

雖然江晚慈背後的江家還冇浮出水麵,但在新聞傳媒領域耕耘多年的陳家,其能調動的資源和能量絕不是以資產的多少來衡量這麼簡單,一旦打起輿論戰,本來就理虧的喻家絕對佔不到半點兒便宜。

而喻商衡主動大義滅親,表明瞭他在這件事上的態度,不會偏袒自家姐姐。再加上他救了陳妃霏,陳家考慮到這一點,也不會對喻青青趕儘殺絕。

讓喻青青自首,無疑是在充分進行利益衡量之後做出的一個明智選擇——而這,纔是聰明人的做法。

拋開喻商衡和自家女兒之間的事,江鴻業第一次覺得,喻商衡一個小年輕,能白手起家打造出量子集團這樣一個商業帝國,不是冇有道理的。

不過基於他的立場,也不可能誇喻商衡,所以江鴻業才隻說了這麼一句“拎得清”。

江晚慈聽完江鴻業的話,也想到喻商衡做這種選擇,應該隻是出於利弊的考慮。

她心裏的那點波瀾很快就消失了。

喻家那一家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包括喻商衡在內。

“喻商衡該慶幸這次晚晚冇事,要不然……新賬舊賬,我們一起算!”江晚榕說道。

喻商衡這個前妹夫,在她心裏的印象,顯然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了。

“接下來,就等著看結果了吧。”江承哲平靜道。

喻青青自首,案件很快在法院進行審理,由於當事雙方都很配合,流程走得異常順利。一審判決下來,被告喻青青當庭表示,不會提起上訴。

一場差點兒發展成腥風血雨的豪門恩怨,就這麼風平浪靜地結束了。

因爲出事的是陳妃霏,站在明麵上和喻家對壘的也是陳家,江晚慈並冇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而江家依然隱在表麵的風浪之下。風波過去,大海深處仍舊平靜如斯。

判決下來這天,江晚慈還在片場拍戲,二哥江承乾打電話將訊息告訴了她。

“這下好了,喻青青進去了,你也能省點兒心。否則她老是跟蒼蠅一樣在周圍轉悠,還不能一巴掌拍死,雖然傷害不大,但確實讓人煩不勝煩。”

江晚慈暗想,蒼蠅是冇了,但還有隻毒蠍子呢。

她始終覺得白曉柔跟這件事脫不了乾係,但既然已經塵埃落定了,也冇法再回過頭去追究。

而且喻青青被起訴的這段時間,白曉柔整個人都非常安分,一直默默拍戲,冇再搞什麼幺蛾子。每次見到江晚慈,也都和和氣氣的。

她不搞事,江晚慈也懶得理她。

電話那頭的江承乾很快就把這件事揭過去了,轉而問起江晚慈什麼時候殺青。

“快了。”江晚慈想了想,道,“如果編劇老師不繼續給我加戲,這個月底之前應該就能殺青了。”

臨近殺青,剩下的戲份雖然不多了,但江晚慈的拍攝任務並冇有變得輕鬆,因爲馮介對她的要求越發高了起來。

反正現在不愁投資,能摳細一點兒的地方馮介都儘量精益求精,而且他還記得喻商衡的指示,不能讓江晚慈閒下來。

不過,這天一早,馮介卻接到了陳妃霏打來的電話,讓他把江晚慈今天下午的時間空出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