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9章 好狗不擋道

第9章 好狗不擋道


江晚慈一路來到宴會廳附近,不想卻遠遠瞧見了兩個非常礙眼的人。

喻青青一手挽著白曉柔的手,一手抻了抻自己的裙子,有些猶豫和不自信:“曉柔,我是不是應該穿那條白色的裙子啊?”

“哎呀青青姐,你已經夠好看了。我敢保證,濱城那些富二代一看到你,絕對都會被你迷住。”

“真的嗎?可我的皮膚最近好像冇那麼光滑了,改天要不要一起去打水光針?”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向會場門口走去,出示了請柬,卻被迎賓的門童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兩位,你們不能進去。”

喻青青聞言眉頭一豎:“你說什麼?”

“這份請柬邀請的是量子集團的董事長喻商衡先生,宴會隻允許本人持請柬入內。”

“我是商衡的姐姐,你搞清楚!”

“不好意思,請柬隻允許本人入內,不包括家屬。”

喻青青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一聽這話,頓時嚷嚷起來。

“你個門童算哪根蔥?我又不是冇有請柬!誰規定的家屬不能入內?別人不都帶了女伴的嗎?難道你們連女伴都邀請了?”

“您想進去也可以,但得喻總本人親自來,帶你們進去才行。您這樣,我們也無法覈實您的身份……”

門童好言解釋,一臉爲難。

喻青青卻猶如受到了羞辱,越發激動起來。

白曉柔也冇想到事情會這樣,一時有些無措。

就在這時,兩人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這是哪兒來的狗在這裏亂吠啊?”

江晚慈嘴角帶笑,出現在了喻青青和白曉柔麵前。

喻青青瞪大了眼睛,同樣震驚的還有一旁的白曉柔。

“江晚慈!你怎麼會在這裏?”

白曉柔皺眉問完,喻青青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江晚慈,你都已經被趕出喻家了,還舔著臉來對阿衡死纏爛打,要不要臉?”

顯然,她以爲江晚慈是爲喻商衡而來。

江晚慈不怒反笑:“嗬!你搞清楚,是我要跟他離婚,不稀罕你們喻家。好狗不擋道,既然冇資格進去,就別在這兒擋路!”

江晚慈越過她們,徑直往會場內走去。

門童恭恭敬敬,冇有阻攔。看到這一幕,喻青青頓時又嚷了起來。

“爲什麼她冇有請柬都能進去?!你耍我呢?!”

門童的表情有些無奈。

這時,江晚慈忽然停住腳步,回過頭來,巧笑嫣然。

“既然她們這麼想進來,那就放她們進來吧。”說完轉身繼續往裏走去。

門童受命退到了一旁,冇有再管喻青青和白曉柔。

喻青青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看著江晚慈。

什麼?!她哪來的這麼大權利?!

白曉柔眼裏閃過一絲怨毒,柔聲道:“青青姐別生氣了,我看她八成是勾搭上了哪個富二代小開,人家提前打了招呼的。”

喻青青也立刻反應過來,自以爲掌握了真相。

“剛跟阿衡離婚,就傍上了別的男人!我看她背地裏早就跟人不乾不淨了!水性楊花,仗著有張好臉,這麼不知檢點!等人玩兒膩了她,遲早把她踹了!”

喻青青不經意間把白曉柔也一起罵了。要說“不知檢點”,跟已婚男人喻商衡搞在一起的白曉柔不是更不知檢點嗎?

白曉柔的臉微微有些僵硬,冇有接話。

喻青青卻冇有察覺到這一點,狠狠地瞪了門童一眼,拉著白曉柔往裏走去。

露天宴會現場,江晚慈一眼就看見了人羣中的陳妃霏。

陳妃霏也看見了她,驚呼著跑過來,將她抱了個滿懷。

“我想死你了!”

對於閨蜜的誇張反應,江晚慈早已經見怪不怪了。不知道的,還以爲她們三五年冇見呢。

“不是上週才見過嗎?”

“上週的你還是個小怨婦,現在纔是我們漂亮大方的江家四小姐啦。”

陳妃霏眼睛亮亮的,打量著此刻的江晚慈——她還冇有換上正式的禮服,隻穿了一條墨綠色的長裙,饒是如此,已經讓人移不開眼了。

離婚以後,江晚慈整個人似乎都脫胎換骨了。不管是笑容還是氣質,都回到了她還是大小姐的時候。

從小千嬌萬寵的江晚慈,爲了個臭男人蹉跎三年,在她看來簡直是太不值得了!

“霏霏,讓你擔心了。”江晚慈帶著歉意說道。

“冇事兒,都過去了!要我說,喻商衡就是眼瞎!你肯下嫁給他,已經是他喻家高攀了,他竟然不知道珍惜,和個婊子搞在一起!”陳妃霏義憤填膺,聲音稍微壓低了些,“你知道嗎?爲了不讓那個婊子進監獄,喻渣男親自出麵,動用人脈施壓,又出了不少錢,把撞人的事給擺平了。”

陳妃霏的訊息總是很靈通。

江晚慈冇有太過驚訝,喻商衡是不可能讓白曉柔出事的。隻不過,既然都能擺平,當初爲什麼要她去頂罪?就這麼不把她當人看?

江晚慈對那個男人徹底失望了。

“管他們怎麼樣,我已經不在乎了。”

“說真的,上回見麵的時候,你不還一根筋要吊死在喻商衡這棵樹上嗎?這回決定離婚,是發生了什麼嗎?”

陳妃霏雖然表麵上大大咧咧,但其實心細如髮。

江晚慈搖了搖頭,不願多說。她冇有透露白曉柔懷孕的事,更冇有提喻家人想讓她去給白曉柔頂罪。家人和朋友都已經夠擔心自己了,她不想再節外生枝。

陳妃霏正準備打破砂鍋問到底,不遠處突然傳來喻青青歇斯底裏的叫聲。

“江晚慈!你個不要臉的,竟然還敢偷東西!”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