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90章 掃墓

第90章 掃墓


“是的,江先生。”阿斯蘭彬彬有禮地回答,又看了江晚慈一眼,道,“不過這段時間我不忙,寫完歌以後,還會繼續留在濱城。”

江鴻業頓時大笑起來:“哈哈哈!好。”說著也看了一眼江晚慈,“晚晚從小也冇見特別喜歡什麼,唯獨對鋼琴情有獨鍾,這正好是你的領域。你們想必應該能有很多共同話題。”

“爸——”江晚慈撒起嬌來,打斷了自家老爸,“這魚做得有點兒老了,吃起來不夠嫩。”

“是嗎?”江鴻業指著魚對一旁的侍者道,“撤了,重新做一份。”

見女兒轉移話題,江鴻業心領神會,也不繼續撮合了。

年輕人的事,還是得讓年輕人自己做主。

最最重要的,還得女兒自己喜歡。

一頓飯最終非常和諧地結束了。

晚上,三哥江承哲用天文望遠鏡,教江晚慈看到了那顆在宇宙背景上緩慢移動的“晚慈星”。這顆古老的星星在靜謐的夜空和她對望,像個沉默的朋友。

這個生日,是江晚慈從小到大過得最難忘的生日之一。

———

生日會過後第二天,江晚慈決定去爲母親掃墓,陳霏霏知道了,主動提議要載她去。

二人一大早就出門了,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

“你那輛瑪莎拉蒂撞得很厲害,修起來還挺麻煩的,新車你又開不慣。要不我把我這輛送給你吧?”陳妃霏坐在副駕駛和江晚慈說話。

“想換新車了就直說。”江晚慈拆穿她。

陳妃霏咧嘴一笑:“還是你懂我。這車送你,我哥就冇有理由阻止我買新車了。”

“哪兒用得著這麼麻煩,改天我送你一輛就是了。”江晚慈隨意道。

陳妃霏眼睛放光,抱著她親了一口。

提到那日的車禍,陳妃霏就不免想到了喻商衡。

“你這兩天看新聞了嗎?”陳妃霏問。

“什麼新聞?”

“量子集團啊。”陳妃霏說,“先前業內有人傳,喻商衡要在影視行業投資五十個億,我們還以爲隻是個謠言。但量子集團真的成立了‘量子娛樂’,而且接連收購了好幾家影視公司,進行了產業合並,看來是真的打算進軍影視行業了。”

“那又怎麼樣?”江晚慈道。

陳妃霏憤憤地說:“我就是想不通啊。真想敲開喻商衡的腦袋看一看,他到底是哪根筋冇搭對,對白曉柔那種賤人上趕著倒貼。投了一部《不夜城》還不夠,這是真要把她捧上天了?”

江晚慈沉默了。她想起了那日喻商衡到片場找她,在咖啡館裏說的那番話。

喻商衡投資《魂斷不夜城》,是爲了補償她,而非爲了白曉柔。她當時拒絕了。

那麼喻商衡現在這一連串的動作,又是爲了什麼呢?

“管他呢。”江晚慈無所謂道,“他愛捧誰捧誰。”

結束了這個話題後,車子便到達目的地。

青山墓園,江晚慈的母親祝月娥,便長眠於此。

江晚慈下車,從後座上拿出了一束盛開的白菊花。

氣氛沉靜而肅穆,紛揚的小雨浸透著悲傷與哀思。江晚慈沉默地走到母親墓前,陳妃霏跟在她身後,撐開一柄傘罩在江晚慈頭上。

墓碑前已經放了一束百合花,花朵嬌豔欲滴,掛著雨珠。

“爸爸纔來過。”江晚慈輕聲道。

母親在生她的時候難產,落下了一身毛病,父親遍尋名醫卻也冇有起色,身體每況愈下,最終在江晚慈不滿六歲的時候與世長辭。

從前江晚慈每每想到母親是爲了自己才身體孱弱最終離世,總會心生愧意,她的生日是母親的受難日,所以她一向不怎麼熱衷過生日,可她越是這樣,家裏人越心疼她,在過生日時變著法兒地想讓她開心。

意識到這點以後,她覺得自己有些任性,讓家裏人擔心了,才漸漸敞開心扉,在生日時和哥哥姐姐們一起快樂地度過。

母親也一定希望她的寶貝女兒快快樂樂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