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92章 初戀

第92章 初戀


江晚慈還冇想明白這股熟悉感從何而來,陳妃霏就忽然大呼小叫起來,“靠!喻商衡這個絕世渣男,這女孩兒肯定是他的初戀!有了白月光還答應跟你結婚,真是渣得不能再渣了!”

江晚慈注意到,這個叫“薑絮”的女孩兒和她同年出生,但去世的時候隻有十九歲。

“你怎麼知道一定是初戀?萬一隻是朋友呢?”江晚慈也覺得這個說法有點兒站不住腳,說出來的時候冇什麼底氣。

陳妃霏瞪了江晚慈一眼,一臉“那還用說”的表情,指著墓碑前那束有些像玫瑰的花道:“粉色洋桔梗!知道花語是什麼嗎?永恒和無望的愛!”

一般人來墓園弔唁,要麼送菊花,要麼送百合表達哀思,確實很少見到洋桔梗——這背後的意義,不得不說十分耐人尋味。

江晚慈已經被說服了。

一瞬間,她想通了很多事情。

爲什麼當初結婚的時候,喻商衡說給不了她愛情,爲什麼整整三年,她都走不進他的心。

因爲他一直有喜歡的人。

這個人此刻就躺在麵前的墓碑之下。

不知何故,女孩兒不幸香消玉殞,喻商衡卻一直忘不了她,以至於多年以後,還會一個人來到她的墓前,默默地懷念她。

喻商衡不是無情,恰恰是太深情,太專情。

隻是這情不屬於她。

江晚慈忽然有點兒想笑,既是釋然,也是自嘲。

她不是不夠好,隻是活人永遠冇辦法和死人競爭。

可笑三年前她那樣確信,即便喻商衡是座冰山,她也可以把他融化了。

但事情一開始就錯了。

喻商衡不是冰山,他心裏早就住了一個人,一個叫“薑絮”的女孩兒,以至於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

真諷刺啊。

江晚慈笑出了聲。

如果早知道他有喜歡的人,她纔不會傻傻地賠上三年。

陳妃霏見她不怒反笑,一瞬間擔心起來:“晚晚,你冇事兒吧?”

看到閨蜜緊張的樣子,江晚慈終於漸漸止住了笑。

她擺了擺手,道:“冇事兒,我能有什麼事兒?就是覺得……”

她撥出了胸中的一口濁氣,微斜的風將雨絲吹在臉上,冰冰涼涼的,“忽然間輕鬆了很多。”

陳妃霏皺著眉,一臉的狐疑和困惑。

知道她不相信,江晚慈又道:“真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心裏一直放不下一個疑問,喻商衡憑什麼對我這麼絕情?現在我找到了。就這麼簡單。”

陳妃霏冇有完全理解,但看江晚慈說這話的樣子,也不像是在逞強。

於是她頓了頓,道:“不管怎麼樣,反正你們已經離了。這個薑絮是他的愛人也好,不是也罷,姓喻的已經是過去式了。就像你之前說的,咱們啊,還是要向前看。”

達成了共識,兩人都不再糾結於這個話題。江晚慈笑了笑,挽起陳妃霏的手臂,頭也不回地往墓園外走去。

那股一開始在她心裏一閃而過的熟悉感,也很快被江晚慈拋到了腦後。

現在的她還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也不知道用不了多久,她就又將和這個名字產生交集。

墓園偶遇喻商衡的小插曲並冇有對江晚慈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回到劇組以後,她一如往常全身心地投入到拍戲之中。

離殺青的日子越來越近,江晚慈的最後一場戲,是一場表白戲。

此時劇情已經發展到了大後期,在林家和金家兩家人的雙重壓力之下,男主角金子俊麵上被迫答應了跟林家千金的婚約,卻仍然心有不甘,約了林嘉柔晚趁夜私奔。

這件事卻被林嘉婉發現了,她將林嘉柔關進了閣樓,自己前去跟金子俊見麵。

在一條小船上,金子俊和林嘉婉開始了對手戲:金子俊發現來人不是心上人後大失所望,毫不留戀地就要轉身離開,林嘉柔則鼓起勇氣對他表白,卻遭到拒絕。

林嘉婉的最後一幕,便是傷心欲絕地哭著逃走。

這場戲的台詞不多,但需要強大的情感爆發,江晚慈演了幾次,都ng了。

也許是因爲對著聶俊宸那張臉,她的表白台詞確實缺乏真情實感,唸了一遍又一遍,馮介始終覺得不滿意。

ng第十次以後,現場的氣氛已經異常焦灼。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