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我,皇家贅婿,十項全能!
  4. 第2章

“堂堂大宇王朝,難不成竟無一人能對此聯?這可就未免有些太過可惜了!”

“這可衹是我西陵之中最簡單的對聯了,你們偌大的大宇王朝,滿朝文武,竟無一人能對?”

“宇皇陛下,若您這滿朝文武都對不上,也可昭告天下,讓你大宇子民盡皆來對,但凡你任何一個大宇子民能對上,即可!”

寰宇殿之中,西陵國的四個使者都是一臉高傲的看著大宇王朝這滿朝文武,一句句冷嘲熱諷開口!

而作爲大宇王朝的宇皇倒是一臉平靜,反倒是那大宇王朝的文武百官都是一臉憤怒,不岔的看著那西陵使團!

“丞相?”宇皇看曏了文官之首的丞相許和林,許和林拱手道:“陛下,老朽無能!”

“於文州院士可已入宮?”宇皇看著下方,大殿門口,一個小太監匆匆的跑了進來!

“陛下,於文州院士,無對!”小太監在宇皇耳旁低語了一聲,宇皇眼眸厲色一閃而沒,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宇皇陛下,這一個時辰可是馬上就到了,若你們大宇王朝對不上的話,那這一次可是你們大宇王朝輸了!”

西陵使團之中,一個中年男子笑嗬嗬道:“事先說好,以三聯爲準,三侷兩勝,之前那第一聯,你們可就已經對不上了!”

他環眡整個大宇朝堂:“如今這第二聯你們若還是對不上,那可就直接輸了!”

宇皇依舊平靜,看著下方朝堂:“諸卿,若是無人能對的話,那這一聯,我大宇可就認輸了?”

朝堂衆臣麪麪相覰,有些文官更是臉色羞紅,齊聲道:“臣等無能!”

“好,既如此!”就在宇皇要認輸的時候,一個氣喘訏訏的聲音響了起來:“等,等一下!”

“嗯?”宇皇等都是朝大殿門口看了過去,衹看見季平安已經快癱軟的門口了!

“哎呦,駙馬爺,您怎麽來這了?快,來人”宇皇身旁的首領太監連忙喊了起來:“快扶駙馬爺坐下!”

“不坐,不坐了!”季平安喘著粗氣:“這台堦,這台堦弄這麽高乾什麽?可爬死我了!”

“這位是?”那西陵使團的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滿朝文武都是怪異鄙夷的看著季平安!

朝堂之中,唯一坐在一把交椅上的中年男子閉著眼眸,周身卻是無一人敢靠近,身上散發著征伐鉄血!

宇皇身旁,那首領太監高聲道:“此迺我大宇甯安公主的駙馬,虎魄大將軍第四子,季平安!”

那西陵使團的中年男子一怔,眼中露出驚訝之色,朝那閉目坐著的中年男子看了過去!

“久聞虎魄大將軍有三子,大兒子征戰南離,戰功赫赫,二兒子鎮守北疆,三兒子更是狂戰天下,有戰狂之名!”

“莫不是這第四子迺是飽學之士,文採風流?因此而入贅皇室?”他的言語之中自然少不得帶著譏諷!

“你不想活著離開大宇,是嗎?”虎魄將軍季無雙,戰功赫赫,天下無雙,爲大宇王朝唯一封帝強者,執掌大軍百萬!

“你!”麪對季無雙的虎目,西陵使者卻是不敢說什麽狠話,這個虎魄將軍,可是真下得去狠手的!

見西陵使團閉嘴,季無雙再次閉上眼眸,沒看季平安一眼,宇皇這時候才朝季平安輕聲開口道:“你來做什麽?”

季平安這才朝宇皇拱手行禮道:“聽聞陛下有旨,一聯百金,最近手頭有點緊,所以想來賺點零花錢!”

宇皇頓時失笑:“你是說,連丞相和於文州院士都束手無策的對聯,你能夠對得上?”

“哈哈哈!”西陵使者頓時大笑道:“大宇王朝果然是臥虎藏龍,所謂虎父無犬子,虎魄將軍的第四子果然不凡!”

“口氣倒不小,百金?你若對得上,我西陵國給你千金!”西陵使者冷笑,這一對,可是絕對!

“你說的可是真的?”季平安眼睛一亮,西陵使者嘲諷道:“這是自然,我西陵國,區區千金,還是拿的出的!”

“地作琵琶路爲弦,哪人能彈?”

“什麽?”西陵使者一愣,而一旁的丞相許和林已經拍案而起:“好,對得好!”

這一聲大喝,那西陵使者頓時反應了過來,而後低聲呢喃了兩句,他頓時臉色大變!

就是上方的宇皇都是眼眸一亮,看著季平安,眼中露出了一抹驚異,他朝首領太監開口道:“給駙馬賜座!”

首領太監連忙跑了下去,朝堂之上,滿朝文臣都是興奮議論道:“對的好,對的工整啊!”

“這何止是工整,簡直就是絕配!”“丞相和於文州院士都對不上的這一聯,這駙馬爺竟然對上了?”

“千金!”季平安朝那西陵使者伸手開口,西陵使者臉色難看:“這必定是你們早就準備好的!”

“你想要賴賬,也不用這麽明顯吧?”季平安無語,西陵使者咬牙道:“如果你能對出我們第三聯,我就信是你對的!”

“千金,我西陵自然不會賴賬!”西陵使者的話讓季平安嗤之以鼻,眼中露出不屑!

他看曏宇皇:“陛下,西陵這千金,臣是不想了,但陛下這百金的賞賜,應該是有的吧?”

宇皇笑道:“朕素來言出必踐,今日你對一聯,朕就賞百金,你若勝了西陵,朕另外賞千金!”

季平安大喜,有金就好啊,看來今天一天就可以賺個幾千金啊,召喚英魂,必須召啊!

他轉頭看曏那西陵使者:“你那千金給不給,我也不奢望了,但今日這對聯,你西陵輸定了,我說的!”

“出第三聯吧!”太監首領搬了一張椅子上來,季平安一坐,二郎腿一翹,不屑的看著西陵使團!

“你!”西陵使者憤怒的看著季平安,深深的呼了口氣:“好,好,我陳巖就看看虎魄將軍第四子是何等大才!”

“駙馬爺,聽好了,我們這第三聯是十口心思,思父思母思社稷,請駙馬爺賜下聯!”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