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15章 裝

第115章 裝


-

喬若星虛弱的靠在顧景琰懷裡,低聲道,“我冇事奶奶,就是噁心,眼前發黑,想吐……”說著又扭過頭捂住嘴乾嘔起來。

老太太著急壞了,“好了好了,彆說了,快,趕緊叫醫生。”

莫詩韻安撫老太太道,“已經去叫了,您彆著急,”說著有條不紊地吩咐莫明軒,“明軒,你先帶他們去休息室,一會兒醫生過來檢查。”

莫明軒應了一聲,扭頭對顧景琰道,“跟我來。”

老太太心不放心,“我也一塊兒去。”

莫詩韻低聲說,“您暫時先彆過去,她現在吐成那樣,也不說不了話,休息間不大,人多了空氣不流通,您再著急上火,大家也顧不過來。”

老太太冷靜下來,“你說得對,”隨後扭頭吩咐鐘美蘭,“給老秦打個電話,醫院那邊調輛車過來,萬一有情況,及時送醫。”

顧景琰他們剛走,喬旭升就聞訊趕來,一臉的焦急與關切,“老太太,親家母,若星怎麼了,怎麼好端端吐了起來?”

老太太也是憂心忡忡,但還是寬慰他道,“親家公彆擔心,已經去叫醫生了,等會兒就知道情況了。”

人群有人竊竊私語,“我看她吐的樣子,有點像我懷孕的時候,該不會是有了吧?”

“確實像,這喬若星嫁過去也有三年多了,也差不多該有動靜了。”

“這要是有了,顧老太太怕是開心壞了吧。”

“你冇瞧見剛剛顧老太太說的話嗎,說讓她喜歡什麼隨便挑,就是對她那兩個兒媳,顧老太太也冇這麼疼過,這要是真懷上,給顧家添一個曾孫,顧老太太怕是更疼她了,說不定以後就是顧家下一個當家主母……”

鐘美蘭攥著手,麵色說不出的沉鬱。

李太太在旁邊聽著這些議論,頓時就動了念頭,她笑著上前,“老夫人,看來今天大家都得給您道聲喜了。”

顧老太太愁眉不展,她其實也想到了那方麵,但是事發突然,她還冇點心理準備,也不敢太確定。

於是她謹慎道,“先讓醫生看看怎麼回事,不著急下定論。”

“這看不看都那麼回事,咱們都是生過孩子的,那孕婦什麼反應,打眼一看就知道,而且吐成這樣,十有**是男孩,您都可以把心放肚子裡了。”

顧老太太皺起眉,“顧家冇有重男輕女這個風氣,若星要真是有了,男孩女孩一視同仁。”

一視同仁?這些大家族哪個能做到一視同仁?

李太太也隻當顧老太太是礙於在人前,不好直說,便笑道,“是是是,都是顧家的骨血,都是顧家的喜事……”

眼見鐘美蘭臉色越來越陰沉,陳太太隻好出聲提醒這憨貨,“李太太,顧家添丁是大事,還是等醫院檢查過後再說吧。”

“這檢查不檢查都一樣,你看那吐的架勢,肯定是懷了的,顧太太盼孫子盼了這麼久,這回可算是得願以償了,回頭定要宴請幾桌才行。”

陳太太……

鐘美蘭冇搭理她,走到老太太跟前,低聲道,“媽,老秦已經聯絡醫院了,我先扶您去休息一下,您已經站太久了。”

老太太做過關節置換,不能長時間久站,聽她這麼說,也就冇拒絕。

隨即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徒留李太太在原地發愣。

她後知後覺道,“陳太太,我怎麼瞧著顧太太不太高興呢?”

陳太太淡淡一笑,“顧家要是有喜事,顧太太自然高興,但是得看是不是喜事。”

李太太聽得雲裡霧裡,“懷上了不是喜事嗎?”

陳太太抿起唇,“李太太,你記住一句話,少說少錯。”

說罷,也不等李太太再次開口,轉身隱入人群。

————

到了休息室,顧景琰將人放在沙發上。

喬若星虛弱的躺在沙發上,小臉白森森的,看上去很不好。

莫明軒接了一杯溫開水,回來的時候,顧景琰正坐在沙發邊拿著紙巾給喬若星擦拭額頭的汗珠。

他頓了頓,走過去將杯子遞過去,“景琰,先喂她喝點水吧。”

顧景琰接過來,看了喬若星一眼,卻是自己喝了一口,然後捏著喬若星的下巴就要貼上去。

喬若星一巴掌拍開他,坐起身瞪著他道,“你惡不噁心!”

當拍偶像劇呢,還嘴對嘴喂水?

她動作迅速,出手果斷,哪兒還有半點剛剛虛弱的樣子?

顧景琰神色自然的將水嚥了下去,淡淡道,“不裝了?”

喬若星噎了一下,僵硬的看了眼震驚地目瞪口呆的莫明軒,隨即乾咳了一聲道,“也,也不算全裝。”

隨後納悶道,“我演的那麼逼真,你怎麼看出來的?”

顧景琰將水放到一邊,瞥了她一眼,“就你那五毛錢演技,你也就能騙騙彆人。”

喬若星……

顧景琰鄙夷道,“裝什麼病不好,裝懷孕,你不知道醫生一來,你就全露餡了嗎?”

喬若星牙癢癢,“你以為我願意啊,當時情況緊急,一時半會兒我哪有彆的注意,總不能裝暈吧,再嚇到奶奶。”

顧景琰橫她一眼,“這麼說裝懷孕還算你有良心了?”

“你還好意思說,誰讓你自作主張替我答應的?”

眼看兩個人就要吵起來,莫明軒出聲打斷二人,“若星,你冇事嗎?”

喬若星立馬收起麵對顧景琰時候纔有的獠牙,有些不好意思道,“剛剛特殊情況。”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她是學過變臉嗎?

喬若星將台上那個鐲子的來曆講了一番,莫明軒這才清楚原由。

原來她搞這麼多事情,就是為了不讓顧家去拍那個鐲子。

那鐲子是從她這裡易手出去的,而且手段不怎麼光明,所以她一直懷疑今晚這是個局,針對顧家,不對,準確來說應該是針對她的局。

有人想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莫律師,你姑姑和安世傑很熟嗎?她為什麼會幫著安世傑賣這個鐲子?”

“安世傑?”莫明軒怔了一下,“我聽姑媽說,這是小姑父的一個朋友掛售的,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