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23章 發燒

第123章 發燒


-

她本以為是些罵人的話,想點開截圖給莫明軒,看看對案子有冇有幫助,結果點開一看,一整個愣住了。

對方自稱是姚可欣的經紀人,希望她可以參加《影視之聲》。

她前腳才拒絕《影視之聲》的邀約,後腳這資訊就發了過來,這訊息夠靈的。

喬若星繼續往下翻,對方的意思是,之前她在微博上澄清《封神》配音換角的事,讓大眾對姚可欣產生的誤解,當然這也許並不是她的本意,不過姚可欣並不計較。

《神秘戀人》的成功,是他們合作的結果,對他們雙方來講,都是意義重大,希望她能夠摒棄之前的不愉快,來參加這次綜藝。

並表示節目播出時,會配合節目組@她,為她引流,之前不合的傳言也能藉著這次綜藝破除,她也能藉此收穫一波好感,是雙贏的局麵。

說是請求,但是通篇語氣透露著一股趾高氣昂的味道,看不出半點誠意。

先不說這是不是真的是姚可欣的經紀人,如果真是,恐怕在對方心裡,彆人能蹭上姚可欣的熱度就該感恩戴德了。

喬若星本來想口吐芬芳來著,但想了想,還是慎重回道,“你好,非常感謝姚老師的青睞,之前收到節目組邀請的時候,得知要和姚老師同台,我也非常期待。然而因為現實緣故,我無法參加這次《影視之聲》的錄製,對此深表遺憾。姚老師的人氣有目共睹,我雖羨慕,但也深知以自己的能力,著實配不上太多人的喜歡,故而隻能拂了姚老師的好意,在此預祝姚老師節錄製順利。”

發送過去冇幾分鐘,對方就回覆過來。

“說吧,多少錢你才能參加?”

喬若星冷笑,這是連裝也不裝,直接攤牌嗎?

她回道,“不是錢的問題,確實是無法參加。”

“大家都是聰明人,就不要拐什麼彎兒了,識相點,就開個價,大家一起把節目錄了,不然我能讓你在配音圈混不下去你信不信?”

喬若星氣樂了。

好大的口氣,威脅誰呢?

據她所知,姚可欣現在還是歸屬於沈青川名下的青山傳媒。

她本人的背景,如果有的話,那就隻有顧景琰。

這麼多年,顧景琰對她的幫扶,也僅僅是在資源方麵對她優待。

顧景琰這個人,原則性非常強,無緣無故,他不會做趕儘殺絕的事情。

以姚可欣自己的資曆,想讓她在配音圈混不下去,屬實是有點難度的。

要麼就是她傍上彆人,要麼就是嚇唬人。

就算她做得到,喬若星也不怕,本來她也不打算再做配音的。

但是這種威脅的話語,還是給她噁心到了。

噁心歸噁心,她還是快速將那些對話截圖儲存,隨後拉黑對方。

湖心彆墅。

姚可欣看著訊息拒收的提醒,臉都綠了。

這個日暮繁星,當真是不知好歹!

原本她想藉著這次綜藝,澄清一下之前《封神》配音事件換角的事,讓日暮繁星打個配合,幫她向公眾證明一下她的台詞功底,挽回一下最近自己的形象。

結果這傢夥居然拒絕參加錄製,他們之前打點給節目組的錢全都打了水漂,她能不惱火嗎?

現在不光是網上網友嘲諷她,就連業內一些演員對著她也陰陽怪氣。

她的資源本就好得招人眼紅,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她,前陣子她藉著追尾事故炒作戀情,就讓人抓到了她的把柄,緊接著日暮繁星又內涵她靠關係搶走《封神》配音的事情,更是讓這些人借題發揮,將她傳成一個恩將仇報的小人。

即便當時顧景琰出了手,她的損失依舊不小,好幾個代言黃了,本想藉著這個綜藝洗白一波,日暮繁星居然不配合。

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隻能讓你吃罰酒了!

————

這邊喬若星關掉微博,林書電話就打了過來。

這大晚上的,一個兩個,上趕著給她添堵嗎?

她皺了皺眉,冇有接。

她倒不是煩林書,隻是林書的電話多半都是跟顧景琰有關,她是不想搭理顧景琰罷了。

喬若星故意不接,林書就一直打,手機就一直響。

最後護工是在看不下去了,說,“若星,要不你接一下吧,萬一有急事呢?”

“他能有什麼急事?”

喬若星撇撇嘴,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太太,顧總高燒39度,家裡有退燒藥嗎?”

喬若星一愣,猛地從軟塌上坐了起來。

“39度吃藥還有什麼用,趕緊送醫院啊!”

“顧總不肯去,我也冇有辦法,隻能先給他喂點藥,把體溫降下來再說,顧總把把保姆辭了,家裡東西放什麼地方我也不清楚,隻能打電話問您。”

顧景琰瘋了吧,燒這麼厲害不去醫院,不怕把自己燒傻了?

喬若星皺起眉,顧景琰爸爸最初好像就是因為發燒去的醫院,後來病情轉重在醫院去世,不知道是不是有這件事的影響,顧景琰一發燒就矯情得很,不愛吃藥不喜歡去醫院,犟驢一樣,死活都勸不動。

所以林書這麼說,她是信的。

她抿起唇,飛快道,“樓下客廳茶幾的抽屜裡有一個藥箱,裡麵有退燒藥,你先讓他吃一片,半個小時後,如果體溫冇有下降,不管他願不願意,必須給他送醫院!”

林書匆匆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喬若星這會兒也冇有心思想彆的了,她在病房來回踱步,心裡總有些不安。

顧景琰上次發燒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

當時剛立秋,可能是天氣突然轉涼的緣故,顧景琰夜裡突然發起燒來。

大半夜愣是將她給燙了醒來,她燈一開,就見顧景琰嘴脣乾裂,一張臉燒得紅彤彤,對方見她開了燈,還很不高興,嘟噥地問她大半夜開燈乾嘛。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發燒了。

她下床找來體溫計,一量發現將近三十九度,二話不說就要送他去醫院。

結果顧景琰不肯去,還跟她吵了起來。

說實話,生病時候的顧景琰吵起架來也冇有氣勢,喬若星根本不怕,甚至看他燒得可憐兮兮的樣子還挺心疼。

拗不過顧景琰,她就隻能去給他找退燒藥,哄著他吃下,一遍一遍給他換降溫貼,衣不解帶地守著他,希望體溫能快點降下來。

顧景琰好像是燒糊塗了,拉著她的手一直不肯鬆,這在以前是從來冇有過的。

那時候她一門心思喜歡顧景琰,他對她笑一下,她都能腦補出兩人白頭偕老的場景,更不用說一直拉著她的手不鬆開了。

當時她滿腦子旖旎的想法,甚至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喜悅,然而顧景琰接下來的話,卻將她的一顆心推入了深淵。

他說,“欣欣,彆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