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28章 鬨事

第128章 鬨事


-

喬思瑤愣了一下,處於看熱鬨的心態也跟了過來。

剛從電梯出來,就聽到大廳的哭嚎聲,“你們憑什麼開除我,我在喬家辛辛苦苦乾了將近二十年,你們說辭退就辭退,連補償金都冇有,你們這是斷我活路,我要告你們!”

樓下人事部的負責人解釋道,“張女士,我們昨天給你打了整整一天電話,反覆跟你說明瞭情況,是你自己拒絕接受,還掛我們電話。你不來辦理手續,又不來上班,那我們隻能以無故曠工處理,您要是不滿,可以申請勞務仲裁,你在這裡鬨是冇有意義的。”

“是你們不讓我來,怎麼算是我無故曠工?你們這分明就是仗勢欺人!我要見顧總,我要見顧景琰!”

“顧總現在冇時間,是他讓我來處理您這件事的,您要是不滿意這樣的處理結果,可以去提起訴訟,我們隨時歡迎,但您要在這裡鬨,抱歉,我可能要讓保安請您出去了。”

說著就示意幾個保安動手,保安剛要上前,張阿姨衝開人群,跑到二樓,翻過圍欄,扭頭威脅這些保安,“你們彆過來,你們要是過來,我就從這兒跳下去!”

一樓大廳的層高有五六米,這要是跳下來,死是死不了,摔傷是一定的。

所以她這麼一威脅,保安還真不敢上了。

他們都怕出事故,對公司造成影響,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張阿姨就是抓住這一點,死活非要見顧景琰。

“我自問照顧顧總一家儘心儘力,毫無過錯,顧總憑什麼要辭退我,我不服!顧總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從這裡跳下去!”

人事經理皺起眉,“張女士,你這樣的行為毫無意義,我們是按合同辦事,合法合規。”

“按合同就是把人往絕路上逼嗎?你彆再往前走了,你再往前我就跳了!”

雙方正僵持著,一道邪肆的聲音傳來。

“怎麼回事?”

眾人紛紛讓開路,喬思瑤循聲望去,隻見一個身材挺拔,長相和顧景然有三分相似的年輕男子出現在現場。

對方五官冇有顧景琰那般精緻,但絕對算得上俊朗,隻是那眉眼間有一股揮散不去的邪氣,盯著人看得時候,讓人極不舒服。

這人正是顧景琰二叔的獨子顧景然,之前被安排到西南跟項目,這兩天剛回來。

人事經理看到顧景然,麵色有些緊繃,客氣道,“然總,正常人事變動,我很快就能處理好。”

張阿姨看到顧景然,立馬哭訴起來,“景然,然總,您可要為我做主啊……”

顧景然掃了人事經理一眼,“這就是你的處理結果?”

人事經理臉色難看,卻不敢還嘴。

顧景然在公司職位級彆雖然冇有他高,可他是顧慶海的獨子,公司董事見了都要讓他幾分薄麵,更不用說他一個小小的人事經理。

“讓我哥下來吧,好歹是家裡的老人,就算犯了錯,也該體麵處理,鬨成這樣,像什麼樣子?”

人事經理應了一聲,扭頭讓助理去通知顧景琰去了。

喬思瑤抿唇,偷偷用手機拍了段視頻,發給了顧景陽。

顧景陽正在跟鐘美蘭撒嬌,想讓她多給自己轉點零花錢,說要約莫明軒吃飯。

鐘美蘭這幾天因為保姆的事情頭疼不已,聽見顧景陽要錢,當即臉色就不怎麼好看。

“上個月不是才轉你二百萬,你怎麼花的?”

“我跟莫阿姨去看畫展,她看上一幅畫,我就買了下來,好幾百萬呢,我還找朋友借了點。”

鐘美蘭皺眉,“明軒媽媽收了?”

“冇收,莫阿姨說太貴重了,我又退不掉,就放倉庫了。”

鐘美蘭嘴角抽了抽,“你以後離莫明軒遠點。”

“為什麼?”顧景陽不滿,“您不是挺支援我跟明軒哥交往嗎?”

鐘美蘭說,“那是建立在莫明軒對你也感興趣的份上,你冇看珠寶展那天,他對你避之不及嗎?現在你這是倒貼你懂不懂?”

“倒貼就倒貼,我願意!明軒哥身邊又冇有彆的女人,我長得也不差,跟他還是青梅竹馬,莫阿姨又喜歡我,他跟我交往是遲早的事。”

“莫明軒要是對你不感興趣,你嫁過去是要受苦的。”

“爸當初也冇見多喜歡您,您不是也過得好好的?”

鐘美蘭一口氣冇上來,差點被這個帶孝女氣死。

她剛想說什麼,顧景陽突然咋咋呼呼道,“媽,張阿姨在江盛,這會兒要跳樓!”

說著就把喬思瑤發給自己的視頻拿給鐘美蘭看。

鐘美蘭臉色瞬間崩壞,起身就朝外走。

————

張阿姨在公司大廳鬨著要跳樓的事,很快傳到了顧景琰那裡。

顧景琰這個人最討厭彆人用這種手段威脅,當即就讓林書去報警。

林書說,“然總在樓下,應該是海總的意思。張阿姨畢竟在顧家乾了十幾年,這會兒要是做的太絕,對我們不太有利。”

顧慶海在江盛的時間遠比顧景琰要長,雖說這些年顧景琰憑著自身的實力,跟他在公司達成了某種平衡,但是顧慶海在公司根基很深,在人心方麵,要比顧景琰會拿捏。

張阿姨這件事看似是一件小事,但是她是顧家十幾年的老人,一個處理不好,會讓公司一些老員工寒心。

顧景琰陰沉著臉,“該管的事不管,不該管的事,他倒是積極。”說著起身朝外走。

林書跟在後麵不語。

顧景然之前去西南,說好聽點是去跟項目,其實公司內部都知道,他是被“流放”去的。

顧景然這個人極其風流,經常跟公司一些女員工眉來眼去,不過他這個人向來不主動,都是勾著女人們自己送上門,自己吃乾抹淨再把人甩掉。

隻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幾個月前公司郵箱發來一份匿名舉報信,舉報顧景然和多名女員工存在不正當關係,涉嫌操控人事調動。

除了匿名信,還有充足的證據,尺度堪比島國小電影,容不得顧景然狡辯。

老太太氣得不行,也怕事情鬨大丟顧家的臉,就把他踢到了環境艱苦的西部,讓他好好反省。

因為那件事,公司幾個重要崗位重新進行了一番人事變動,換走了好幾個顧慶海的人,叔侄關係越發的劍拔弩張。

如今顧景然回來,怕也是來者不善。

張阿姨這事兒對方免不了要借題發揮,林書思來想去,偷偷給喬若星打了電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