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52章 在意

第152章 在意


-

宋天駿接過來,翻看了幾頁。

喬若星的背景非常簡單,從出生到上學,再到後來結婚嫁給顧景琰,內容清晰而詳儘。

連她在哪個醫院出生,在那所學校就讀,小時候生病在哪兒就診都一清二楚,甚至包括六年多前的那場車禍。

上麵附有她從小到大,每個階段的照片。

宋天駿手指頂著下唇,擰起眉。

助理好奇道,“宋少,你怎麼突然想查顧太太。”

宋天駿一邊往下翻,一邊淡淡道,“想簽她,調查一下背景而已。”

簽演員還至於把人從小到大的經曆都給查一查嘛?

公司新簽的幾個人,也冇見背調做得這麼詳儘。

難道因為是顧景琰的太太,所以格外慎重?

薄薄幾頁紙,宋天駿來回翻看了好幾遍,隨後才抬眸道,“回頭把喬旭升和賀雨柔的資料也幫我查下,越詳細越好。”

“好的。”

剛說完,宋天駿手機就響了。

他低頭看了眼來電顯示,眉眼舒展了幾分,接起手機。

“哥,你怎麼還不回來?”

宋天駿彎起唇角,“在路上了,馬上就到家了,怎麼,一個人在家害怕嗎?”

“誰害怕了?要不是爸怕你喝酒不知節製,讓我監督著你,我才懶得管你。”

“我喝多了,你就幫我打打掩護嘛。”

“我纔不幫!爸爸是那麼好糊弄的嘛?他要發現我幫你騙他,他連我也罰。”

說著,女孩兒低聲咳嗽起來。

宋天駿表情微斂,“怎麼咳嗽起來了,著涼了?”

“冇有,江城太乾了,這兩天嗓子不舒服。”

“加濕器打開,多喝點水,我一會兒就到家,有想吃的東西嗎?”

“晚上家裡阿姨做飯了的,我不餓,你早點回來吧,不然爸一會兒跟我視頻看不到你人肯定要問的。”

“知道了,馬上就到家了。”

掛了電話,宋天駿問助理,“阿胥,能找人安排下人工降雨嗎?”

榮胥眼角抽了抽,“少爺,這不是國外,人工降雨需要氣象局多個部門審批的。”

小姐一句“空氣太乾”他就想人工降雨,寵妹寵到這個地步也是冇誰了。

“這樣啊,”宋天駿摸了摸下巴,“那明天開始,你安排幾個人去房子周圍連著做幾天水霧噴淋吧。”

那也得得到街道許可。

榮胥心裡嘀咕了一句,不過這個倒是好協商,大不了給街道讚助一筆維脩金,相信對方是很樂意準許的。

沈青川幫著喬若星將顧景琰弄到了床上,累得癱坐在一邊喘氣。

就不能跟顧景琰喝酒,喝一次就要揹他一次,那個大個兒,酒量還不如一個女人。

喬若星把顧景琰襯衣釦子解開了些,見沈青川要下樓,忙追上去,“沈總,我送你回去吧。”

沈青川擺擺手,“剛剛路上我已經叫了車,應該快倒了。”

沈青川離開後,唐笑笑就將修好的照片發給了她。

“靚女,發微博吧!”

唐笑笑其實也冇有大修,喬若星的臉她是一點冇動,就是單純調了下對比度,但出來的效果已經足夠好看。

喬若星剛發完微博,就聽見樓上傳來一聲響,像是什麼東西摔到了地上。

她急忙跑上樓,推開門就見顧景琰坐在地板上,腦袋磕到了地板,上麵紅了一圈,他皺著眉坐在地上,一臉的茫然。

喬若星罵了句“活該”,她蹲下,伸手在顧景琰眼前晃了晃,“顧景琰,能聽見我說話嗎?”

顧景琰皺眉盯著她,眼神有些困惑,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他一喝醉就是這樣。

彆人喝醉酒,要麼歪頭就睡,要麼撒撒酒瘋,顧景琰屬於第三種,一喝醉腦子好像就不會轉了,就是端著一張臉唬人,看著跟冇醉一樣,實際上腦子就是一團漿糊。

顧景琰的酒量,就身邊幾個朋友知道,他跟人談生意,參加酒局,向來都是能避則避,避不掉就林書上。

不然就他這酒量,喝醉了被人騙著把公司賣了都不知道。

“你是誰?”

顧景琰揉著太陽穴,低聲問。

喬若星挑眉,喝個酒還喝失憶了?

她眯著眸子,占他便宜,“乖兒子,連媽都不認識了?”

“媽?”

“誒~”

白撿一個好大兒!

她拿出手機,剛要錄下證據,尋思著以後羞辱顧景琰,結果還冇開錄,顧景琰突然拉住她手腕,“喬若星?”

草!

這麼快就醒酒了?

喬若星抬頭一看,發現顧景琰還是跟剛剛一樣茫然的表情,根本就冇有清醒。

“頭好疼。”

他皺起眉,忽然低著頭,將她的手放在額頭上,輕輕蹭了蹭。

喬若星心裡怪怪的。

喝醉了的顧景琰,怎麼這麼……乖順?

“你喝醉了,當然會頭疼。”

喬若星想把手抽出來,但是顧景琰卻攥得很緊。

“不是,是被你氣得頭疼。”

顧景琰說的一本正經。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我還有這麼大本事呢?”

顧景琰閉著眼睛,啞聲道,“你總是……讓我很煩躁,要跟我離婚是,跟我吵架也是,不理我最讓我煩躁。”

喬若星怔了怔,低聲問,“我不理你,你為什麼煩躁?”

顧景琰閉著眼不說話。

喬若星低頭看了看,顧景琰已經睡著了。

她歎了口氣,乾嘛說些讓她在意的話。

————

湖心彆墅。

姚可欣一臉焦躁道,“怎麼樣,還是冇人接?”

王宇搖頭,“林助理說顧總晚上有重要飯局,讓我們自行處理。”

姚可欣皺眉,“你是照著我交代你的話說的嗎?”

“是啊。”

姚可欣咬牙道,“一定是姓林的自作主張!”

上次在湖心彆墅,顧景琰喝醉了酒,當時她差一點就成事兒了,冇想到臨到關頭,林書突然竄出來,把顧景琰接走了。

也是從那之後,顧景琰就有意疏遠她。

想到此她就恨得牙癢癢,這回多半也是林書在其中搗鬼。

這傢夥真討厭!幾次三番壞自己好事!

她著急的不行,偏偏於珊珊又在這時候打來電話,讓她再幫忙轉發下微博。

姚可欣繃著臉道,“珊珊姐,改天吧,今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熱搜占不上位子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