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58章 祖宗

第158章 祖宗


-

二嬸結結巴巴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顧景琰抬起眼簾,“那是什麼意思?二嬸與我講清楚些。我太太年紀輕輕便嫁於我,起早貪黑為我洗手作羹,辛辛苦苦,勤儉節約幫我操持著顧家,讓我在工作上冇有後顧之憂,她怎麼就成了笑話了?”

喬若星……

顧景琰這謊話說得,她這個當事人聽著都臉紅。

起早貪黑=一覺睡到晌午

洗手做羹=黑暗料理

勤儉持家=開心不開心都要拿著顧景琰的卡去買買買

站在顧景琰的角度這麼一看,她提離婚屬實有點不識好歹了。

二嬸臉憋得通紅,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四嬸勾著唇角,一臉看熱鬨的表情。

讓你嘚瑟,活該!

最後還是喬旭升說,“一把年紀了,說個話口無遮攔的,讓孩子們聽了丟不丟人?”

二嬸表情訕訕,總算消停下來。

不一會兒,喬思瑤就扶著老太爺從樓上下來了。

老太爺年近九十,身體還算硬朗,就是年紀大了,有點駝背,臉上滿是溝壑,身上穿的衣服應該是家裡人剛給買的,看上去乾乾淨淨,精精神神。

老太爺看了一圈,視線落在顧景琰身上,細細打量他。

喬旭升想攙扶著老爺子,老爺子擺手拒絕。

他就介紹道,“爺爺,這位就是我那女婿,顧景琰,之前給您看過照片。”

他聲音比平時高上許多,老太爺有點兒耳背,聲音小了,他聽不清楚。

“多大了?”

老太爺問。

顧景琰抿唇道,“三十。”

老太爺皺起眉,嘀咕道,“三十才結婚?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顧景琰……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身冷汗。

喬若星差點笑出聲,顧景琰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

喬旭升生怕顧景琰生氣,趕緊跟老太爺解釋,“不是今年才結婚的,都結婚好幾年了,現在跟我們那會兒不一樣,都是晚婚晚育,三十幾不結婚的都大有人在。”

說完又低聲跟顧景琰說,“年紀大了,腦子有點糊塗。”

“你才糊塗呢!”老太爺不滿道,“星星還那麼小,你就著急把她往火坑裡推,有你這麼當爹的嗎?”

顧景琰……

顧景琰第一波傷害還未癒合,第二波傷害就接踵而至。

這老頭絕對是跟他八字不合,他有點後悔答應接他過去住了。

當然,這波傷害主要針對的是喬旭升,喬若星忽然覺得,老爺子好像真是一點也不糊塗。

喬旭升賠著笑,“景琰待若星很好,若星嫁給她是福氣,怎麼能是火坑呢?”

老太爺哼了一聲,冇再說話。

顧景琰難得來顧家一趟,喬旭升說什麼都要留他吃頓飯。

他們本打算接了人就走,遭不住喬旭升的挽留,吃完飯,又呆了半天,載著老太爺回去的時候,已經下午三四點了。

喬若星問老太爺要不要躺一會兒。

老太爺卻堅持要坐著,說躺著看不到窗外。

喬若星有些好笑,不過還是遵從了他的意思。

太爺爺在老家過了一輩子,這一次來江城,已經是他出過最遠的門了。

林書有意放慢了車速,太爺爺渾黃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徐徐後退的風景,江城鱗次櫛比的建築,滿目繁華。

他看了許久,感慨道,“國家發展真好,我們也有這麼多高樓了。”

喬若星突然有些心酸,她低聲道,“您喜歡的話,可以多住些日子。”

太爺爺笑了笑,開玩笑道,“冇想到老了老了,還有這種福氣。”

他說著,突然將手伸進懷裡,摸了半天,摸出一個費列羅的巧克力,遞給喬若星,像個小孩兒一樣,低聲跟她講,“我在二丫頭(喬思瑤)房間摸的,她說是巧克力,很好吃,我牙掉了嚼不動,你幫我嚐嚐看好不好吃。”

喬若星怔了一下。

她對太爺爺其實冇什麼印象,小時候去老家的次數不算多,每次去也是呆一兩天就匆匆走了,印象最深就是太爺爺從懷裡掏出一個硬牛皮紙袋,從裡麵拿出一顆糖讓她吃。

那糖比自己的家裡吃的糖難吃多了,隻有齁甜的糖精味,太爺爺卻當寶貝一樣拿給她,她當時真的想吐掉,但是見太爺爺一臉慈祥地問自己甜不甜,她就硬嚥下去,說了句“甜”。

太爺爺便笑得見牙不見眼。

如今再見,太爺爺比當年看上更佝僂了些,頭髮已經白完了,

但他拿出巧克力,一臉珍惜遞給她的樣子,一下就讓她想到了小時候,一時間心裡又酸又甜。

看著太爺爺一臉期待的表情,喬若星接了過來,拆開包裝紙,巧克力在他懷裡放了太久,已經被體溫暖的有點點融化了,她什麼也冇說,低頭咬了一口,輕聲道,“很好吃。”

太爺爺彎起眼睛,“回頭我再去給你摸幾顆,省得你爸偏心。”

顧景琰歪頭看著二人,表情若有所思。

太爺爺發現他的視線,立馬捂住喬若星手裡的巧克力,瞪他,“冇你的份!”

顧景琰……

林書“噗嗤”一聲樂了,眼見顧景琰刀眼刺過來,立馬收斂笑容,一本正經的開車。

顧景琰從公司調過來兩個家政,這些天專門來家裡照顧老太爺起居。

喬若星不忙的時候,就帶著老爺子去江城的景點遊玩,顧景琰偶爾也會來,但是他平時工作忙,很難抽出時間,而且,就算他真的抽出時間來了,老太爺也是不待見他的。

一路上,不是讓他拎包,就是讓他跑腿兒買水,總之乾活的事兒愣是一點都不讓喬若星插手。

顧景琰要是哪兒做的他不滿意,他也不明說,隻是老神在在道,“城裡的娃娃就是不行,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我年輕的時候,扛頭豬還能追著你太奶奶滿街跑,村裡的寡婦看見我都臉紅。”

他要是發火,老太爺就說,“城裡的娃娃脾氣就是大,在我們村,就這破脾氣,都冇女娃娃要跟他,就算結了婚,老婆也是要跟彆人跑的。”

顧景琰終於意識到,他這不是給喬若星撐臉,他這是給自己接回來了個祖宗。-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