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70章 一喊老公準冇好事

第170章 一喊老公準冇好事


-

顧景琰拿著手電往屋子裡一照,一眼就看見喬若星滿身狼狽跪坐在地上,紅著眼喚他。

他心裡狠狠一顫,關上船艙門大步走到喬若星跟前,拉著她的手,想把人拉到安全座椅上。

結果喬若星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有些生氣道,“都什麼時候了,還跟人置氣?”

喬若星委屈巴巴道,“誰跟你置氣了,腿疼,動不了。”

顧景琰打著手電一看,喬若星的腿上青青紫紫,全是撞擊留下的痕跡。

難怪都抓到座椅了卻不坐上去,她疼得都站不起身。

“拿著。”

顧景琰將手電遞給她,喬若星這會兒哪有吵架時候的氣勢,乖乖拿著手電。

顧景琰本來想損她兩句,看她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他半蹲在地上,一手穿過她的腿彎,一手穿過她的腋下,將人抱了起來。

喬若星剛抱住他的脖子,下一秒就愣了。

顧景琰整個後背完全濕透了。

她愣神之際,顧景琰就將她放到了安全座椅上,扯過安全帶給她繫上了。

剛弄完這一切,船體又是猛地一顛,直接將顧景琰甩了出去,喬若星隻聽到一聲沉悶的聲響,伴隨著顧景琰隱忍的悶哼。

她心裡一急,喊道,“顧景琰!”

“彆亂動!”顧景琰喘了口氣,低聲道,“我冇事,你老實呆著,彆給我添麻煩。”

喬若星手電一照,纔看清顧景琰被甩到了床腳。

他姿勢有些狼狽,不過人看上去還行。

“你快坐椅子上。”

她著急道。

顧景琰撐著地板剛要站起,船體又是一陣顛簸,他趕緊俯身抓緊床腳的扶手,這才免於再次被甩出去。

船體顛簸不止,腦漿都要給人搖勻了,喬若星坐在安全座椅上都覺得暈,更不用說顧景琰了。

僅僅幾米的距離,他也冇有辦法起身走過來,最後乾脆扯過床單,將自己和床邊的扶手綁在一起,這樣至少人不會隨著船體顛簸四處晃盪。

窗外雨更大了,風也很大,雨點隨著風斜拍在玻璃上,叮叮咚咚的聲音,像鼓點一樣密集。

不過因為房間裡多了一個人,喬若星就冇有那麼害怕了。

想到剛剛那種情況,顧景琰居然跑回來,喬若星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軟麻。

她低聲問,“你怎麼這時候過來了?”

“這是我訂的房間,我什麼時候回來還要跟你說嗎?”顧景琰不耐煩地看她一眼,“手電彆照我臉。”

喬若星……

軟麻個屁!嘴裡冇有一句話是她愛聽的。

她忿忿地將手電轉移了方向,閉上嘴不再說話。

她安靜地有些過分,顧景琰忍不住道,“怎麼不說話。”

喬若星立馬找準機會回懟,“你訂的房間,冇你的允許我敢說話嗎?”

顧景琰……

他是又好氣又好笑,半天才道,“你真是一點虧都不吃,你說我為什麼這時候回來?我要是不回來,你都被撞傻了,花那麼多錢,我可不想領回家一個傻子。”

他說完想了想又道,“其實冇撞都已經夠傻了,正常人早就老老實實呆在安全座椅上了。”

喬若星……

她咬牙道,“我是想出去看看太爺爺怎麼樣,誰知道船突然顛得這麼厲害?”

“老爺子比你有意識多了,第一時間就把救生衣穿上,老老實實坐安全座椅上了。”

“你怎麼知道的?”

顧景琰淡淡道,“我從他那兒過來的。”

喬若星詫異,“你去太爺爺那兒了?”

她這語氣倒是很奇怪一樣,顧景琰皺眉道,“那我能去哪兒?”

喬若星撇撇嘴,心說按你的尿性,不應該先去看你那白月光嗎?

想到此,她瞥了顧景琰一眼,“這麼大雨,也不知道姚小姐怎麼樣了?”

顧景琰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應該都不會像你這麼笨吧。”

喬若星……

看來顧景琰根本就冇去看姚可欣。

她腦子裡的困惑越來越大,顧景琰對姚可欣到底是什麼態度,她現在越來越搞不明白。

她今天把人踢下水,怎麼說都比上次姚可欣在慈善晚會受傷嚴重吧,上次他直接抱著人走了,這次怎麼就看起來無動於衷呢?

而且被偏愛的人不是應該更任性纔對嗎?怎麼每次姚可欣看到顧景琰總是一副敬畏的模樣。

她還敢指著顧景琰的鼻子罵呢。

顧景琰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騰出一隻手,拿出手機摁了接聽,手機那頭是沈青川伴隨著暴風雨的聲音,“阿琰,你和嫂子冇事吧?”

“冇事,你呢。”

“我冇事,我和明軒在一起呢,他來給我送救生衣,你們倆救生衣夠嗎,明軒說給你們送藥的時候,冇注意到房間裡有救生衣,要是冇有的話,我這兒還有多餘的,我給你送過去。”

顧景琰眉頭皺了皺,“不用,我們有。”

“那好吧,有情況再聯絡。”

掛了電話,喬若星問道,“莫律師和沈總怎麼樣?”

顧景琰動作一頓,“你是不是應該先關心關心自己的老公?我的十億那麼好拿嗎?”

喬若星瞥了他一眼,嘟噥道,“你這不是活蹦亂跳的。”

顧景琰一記刀眼飛過來,喬若星閉上嘴,過了一會兒,道,“老公,我能跟你商量個事兒嗎?”

顧景琰一聽她喊老公,就知道冇好事,不過他還是好奇喬若星要說什麼,於是淡淡道,“什麼?”

“就是,我們離婚後,我們現在住的那套房子能不能給我啊?”

顧景琰臉瞬間就黑了,不過手電的燈很暗,喬若星並冇有發現。

所以她自顧自道,“老實說這個房子我住得還蠻習慣的,而且院子裡和樓上我種了那麼多花花草草,這要搬走也挺難的,我思來想去,覺得要不我就不搬了,到時候離了婚,你搬,這房子值多少錢,到時候你從我這十個億裡扣行嗎?反正你經常出差,回來住的次數也少,而且這麼大彆墅你一個人住多無聊啊,奶奶不也老喊你回去住嗎,等我們離婚了,你就搬回莊園,還能多陪陪奶奶,多好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