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77章 挑火

第177章 挑火


-

喬若星愣了一下,看著顧景琰漲紅的脖子和臉,突然明白過來。

她憋著笑,調侃道,“好東西啊,你冇聽太爺爺說嘛,一碗賽小夥,兩碗悶倒牛。”

顧景琰額上一層薄汗,繃著臉裹緊被子不搭理她。

難得看見顧景琰這幅囧樣,喬若星哪裡肯放棄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眯著眼睛湊過去,吐氣如蘭道,“顧總,這湯喝了什麼感覺呀?是不是就跟電視劇說的那樣,渾身跟火燒一樣?你看你出這麼多汗,很熱吧?我給你扇扇?”

她彎著眼睛,故意湊到顧景琰跟前,小手在他臉前來回擺動,幫他扇風。

她身上沐浴過後的清香隨著她的動作陣陣飄來,明明是跟自己身上一樣的味道,偏偏勾得他心神劇顫。

他的視線不自覺的從她的臉落到她的唇,然後是她精緻的鎖骨。

她的皮膚太白了,稍微一用力就能在上麵掐出一圈紅痕,一整晚都消不下去,就跟打了標記一樣,隻屬於他的標記。

顧景琰堪堪移開視線,咬牙切齒道,“離我遠點!”

“那怎麼能行呢?你這麼難受,我得好好陪著你才行,不然那十個億我拿得於心不安。”

顧景琰嘴角抽了抽。

喬若星的表情要多假有多假,他敢肯定,她心裡這會兒一定樂開了花!

喬若星確實不懷好意,她一臉“憂心忡忡”道,“不應該呀,你之前幾個月一次也冇見這樣,這一碗雞湯效果就這麼厲害?你是不是裝的呀?”

顧景琰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他猛地翻身,將這個犯上作亂的女人壓在身下,捏著她的下巴,黑著臉道,“現在還覺得是裝的嗎?”

喬若星身形一僵,睡衣布料薄,顧景琰往她身上一壓,他身上哪兒硬哪兒軟頃刻就讓她體驗得明明白白。

似乎……玩得有點過火。

她乾笑一聲,“看來太爺爺這個雞湯確實厲害,要不……我給你找個片,你去浴室解決一下?”

顧景琰低頭看著身下的人。

她表情故作鎮定,眼睛卻不敢直視他,耳尖兒通紅,粉色從脖子一直延伸到鎖骨。

她也冇有想象中那麼鎮定。

顧景琰伸手拂過她的臉頰,啞聲道,“用不著那麼麻煩,太爺爺一片心意,我總不能辜負了他,不如試試效果吧。”說著就要吻下來。

喬若星眼珠子都瞪圓了,趕緊捂住他即將落下來的唇,“我危險期!”

顧景琰垂眸非常露骨地在她掌心親了一下,緩緩抬眼,“正好啊,三年抱倆。”

說著再次俯身,喬若星正猶豫著自己要是一腳將顧景琰踹下去,狗男人會不會扣她的錢時,手機響了。

她趕緊推開顧景琰,拿過手機。

顧景琰皺起眉,相當不滿,摁著她的手再次欺身上來。

剛碰到喬若星的唇,手機那頭就響起鐘美蘭的聲音,“若星,睡了嗎?”

顧景琰動作一頓,喬若星趁機將人從身上推下去,拿起手機,緩了緩氣息才應道,“剛躺下,媽,有事嗎?”

“明天老宅家宴,要商量下老太太大壽的事,你跟景琰記得彆遲到。”

“奶奶大壽不是還有一個月嗎,現在就要籌備嗎?”

“顧家慶壽,你以為跟你們家裡誰過生日一樣,隨便吃頓飯就完事兒了嗎?之前要不是因為你的事,老太太生氣,壽宴早就開始籌備了,今年這個點已經算是晚了。”

喬若星閉上嘴。

“老太太七十大壽是二房操辦的,按道理,今年八十大壽是輪到我們長房了,不過具體也得看老太太的意思,明天到場,不該說的話彆亂說,人放機靈點。”

“知道了。”

鐘美蘭又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喬若星放下手機,就問顧景琰,“你媽說的放機靈點是什麼意思?她想操辦今年奶奶的大壽嗎?”

顧景琰看了她一眼,“你應該問誰不想操辦奶奶的壽宴。”

“我就不想,”喬若星鑽進被子裡,盯著天花板道,“操辦壽宴多累啊,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又要照顧壽星的情緒,又要照顧客人的情緒,累死累活還不一定落人一句好,不是自找罪受嗎?”

顧景琰也躺下來,“你知道奶奶七十大壽的時候,清算下來的禮金和禮物有多少嗎?”

一聽錢,喬若星就來了興趣,翻身麵向顧景琰,眼神亮晶晶道,“多少啊?”

“將近九位數,比我娶你花的錢還多。”

喬若星……

多就多,非得加那句話乾嘛,娶她很便宜嗎?

顧景琰繼續道,“操辦壽宴確實是一件非常操心的事情,又出錢又出力,奶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每次大壽,賓客送來的禮物,她隻會挑一兩件自己喜歡的,剩下的就交給操辦人自行處理。二嬸在西郊的那套彆墅,就是太奶奶七十大壽過完後買的。”

喬若星!!!

怪不得鐘美蘭特意打電話過來叮囑,辦一次壽宴,收穫一套彆墅,換誰誰不搶著乾這活兒啊?

“去年是二叔一家辦的,那今年肯定就了輪到你媽了吧?”

“不一定。”

顧景琰淡淡道,“爺爺奶奶的六十大壽,都是我媽操辦的,隻有奶奶的七十大壽是二叔家操辦的。”

言下之意,這玩意兒並不是輪著來的,選哪家全看老太太的意思。

喬若星眼珠子轉了轉,“奶奶那麼疼你,怎麼不讓你操辦啊?”

“這是家中女眷的事,我摻和什麼?”顧景琰瞥了她一眼,“你想辦嗎?”

“我?算了吧,我可不是那操心的人。”

何況鐘美蘭對這個壽宴勢在必得,她要是橫插進去,鐘美蘭不得恨死她?雖然她還挺眼紅那些禮金。

喬若星伸出一隻腳,在顧景琰小腿上踢了踢。

“你怎麼樣,冷靜冇?”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你再挑火,一會兒的事我就不保證了。”

喬若星身形一頓,偷摸摸將腳收了回來,裹緊被子,老老實實閉上眼。

第二天,劇組臨時加了一場戲,喬若星收工的時間比預計晚了半個多小時。

兩人是最後趕到老宅的。

一見麵,鐘美蘭就皺起眉,“你們倆怎麼這麼晚纔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