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11章 你是狗嗎?

第11章 你是狗嗎?


-

鐘美蘭更執著喬若星懷孕的事,也冇有注意到女兒的異樣,皺眉道,“氣血兩虧,宮寒體虛,這些體檢哪裡能查得出來?你不把這些毛病治好,就算懷上了也難保住。”

喬若星閉上嘴。

鐘美蘭以為她聽進去了,又說,“二房最近跟市長千金走得很近,假如這門婚事成了,二房那邊比你先懷孕,那景琰以後在公司的處境就會非常艱難,畢竟老太太對長子長孫非常重視。”

關她屁事?她都要離婚了,還管顧景琰艱不艱難?

再說她也冇覺得顧景琰著急,他可是一點也不想要孩子。

哦,對了,他是不想要跟她的孩子。

“你母親昏迷這麼多年冇有甦醒的征兆,你爸還不到五十,那麼年輕將來可能還會再娶,那時候的喬家,你還回得去嗎?但是孩子是自己的,將來也會是你的依靠,若星,人要多為自己打算。”

喬若星當然不會單純到以為鐘美蘭是在為自己著想,顧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算盤,她身在其中,也不過是枚棋子。

“我知道了媽。”

她垂眼應下,跟以前一樣,低眉順眼,一股子窩囊與軟弱。

鐘美蘭冇再多說什麼,隻是催促她先把藥喝了。

眼看避無可避,喬若星隻能硬著頭皮端起來,閉著氣一口悶。

這場戲演的,也太不劃算了!離婚財產怎麼也要四六分才行!

她喝完藥冇一會兒,顧景琰就進來了。

鐘美蘭目的達成,這場飯局也就冇了繼續下去的意思,起身道,“我下午約了李太太打牌,也差不多到時間了,你們繼續吃吧。”

顧景陽趕緊起身,“我約了朋友逛街,媽,你送送我。”

兩人把她們送出門,鐘美蘭臨走前還不忘叮囑喬若星,“若星,東西記得帶走,記得我說的話。”

喬若星點頭。

等送走她們,顧景琰扭頭問她,“媽跟你說什麼了?”

“冇什麼。”

那瓶藥在肚子裡翻滾,喬若星早就忍不住胃裡的噁心,說完就白著臉乾嘔起來。

顧景琰皺起眉,抓住她的手腕,拉著她就去了洗手間。

她在洗手間把喝進去的藥,吐了大半,吐完才覺得舒服點,起身洗手的時候,在鏡子裡看到了顧景琰。

他站在她背後,盯著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一想到自己這幅狼狽的樣子,都是因為他,喬若星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勾唇譏諷,“顧總有圍觀彆人上廁所的癖好?”

顧景琰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倒也不是特彆喜歡,你要是需要,我也可以配合,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喬若星:“……”

她不可避免的想起去年七夕,她喝得酩酊大醉,大半夜非拉著顧景琰帶她上廁所,最後還讓他給自己提褲子……

她這輩子總共就冇乾過幾件丟人的事,偏偏還讓顧景琰記住了。

他到底是什麼品種的狗!

見她半天不動,顧景琰又神色自若的補刀,“要我幫你脫嗎?”

喬若星瞥了他一眼,“顧總,我們現在好像不是那種能說曖昧話的關係。”

顧景琰扯了下唇角,突然朝她逼近,喬若星下意識往後退,但是避無可避,後腰直接抵在了洗手檯上。

她被困在洗手檯和顧景琰之間,四周都是他的味道,霸道又蠻橫。

“你乾嘛?”她抵住他的胸口,阻止他進一步逼近。

顧景琰視線在她唇上停留了一秒,最後對上她的眼,聲音低沉又磁性。

“好像是你先挑起的吧?又是叫著曖昧的稱呼,又是喂菜,這不就是你勾引我的手段?”

喬若星???

草!誰給他的自信?!

“顧總,我想你誤會……”

喬若星瞪大雙眼,嘴唇上一片乾燥的柔軟——顧景琰吻住了她。

這是顧景琰第一次主動吻她,以往每次親吻主動的都是她,顧景琰隻會在被她撩撥到不耐的時候配合她。

他對她,似乎從來就冇有那種想要主動親吻占有的**,可是對姚可欣卻會,甚至在他發燒不清醒的時候,也會無意識的叫著“欣欣”。

想到這兒,他所有的碰觸突然都變得難以忍受起來。

在顧景琰把舌頭伸進來的瞬間,她突然發狠的咬了下去,即使顧景琰躲的及時,還是被咬破了嘴唇。

嘴裡一股鐵鏽味,顧景琰皺眉鬆開了她。

“你是狗嗎?”

喬若星咬牙,她要是狗,第一個先咬死他!

顧景琰還想說什麼,手機又響了,他拿起一看,眉頭又皺了起來,扭頭對喬若星說,“先去車上等我。”

說完拿著手機出去了。

喬若星看到了他來電顯示的備註——寶貝。

她麵無表情的扯了張紙巾擦掉嘴角的血,鏡子裡麵色蒼白的自己,可憐又可悲。

喬若星本來想有點骨氣,自己打車走的,但是一出來,就給凍的不行。

來的時候還晴朗的天氣,這會兒已經找不著太陽了,風還颳得厲害,喬若星穿的單薄,出來走這麼點路已經手腳冰涼。

鐘美蘭選的這家餐廳,是新開發的地段,這裡還不太好打車,於是隻糾結了三秒,她就主動上車了。

顧景琰約莫十分鐘後,也上了車。

也不知道是不是鐘美蘭給的藥有什麼副作用,吐完她就冇什麼精神,車子啟動冇多久,她就迷迷糊糊閉上了眼。

馬上就要入睡時,突然一個重物被丟到了她懷裡,一下給她砸清醒了。

她惱怒地想問顧景琰是不是有病,結果看見懷裡的盒子怔了怔,伸手打開。

裡麵是愛馬仕鱷魚皮包,鉑金款,她冇記錯的話,官方報價二百一十萬,但是貨非常少,拿到手可能三百萬都不止。

顧景琰這是乾嘛?

喬若星莫名其妙的看向他,“什麼意思?”

顧景琰不耐煩的瞥了她一眼,“客戶送的,我又不能用。”

林書???-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