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203章 遞刀

第203章 遞刀


-

門應聲推開,一個女人大步走了進來,細長的高跟鞋踩得地板“噠噠”作響。

喬若星一扭頭,先是看到了黑絲,然後順著往上落在了女人濃妝豔抹的臉上。

她穿得很洋氣,小皮裙,短外套,身高不算矮,身材特彆好,前凸後翹的,樣子看起來也不算老,估摸不超過四十歲,長得有幾分姿色,而且說不上是哪兒覺得眼熟。

喬若星打量對方的時候,對方也在打量他們,看見喬若星這年紀輕輕的樣子,眼神露出不屑,但是轉而看到顧景琰,腳步又頓了一下,眼神在顧景琰身上掃了一圈,這才進來。

她身後還跟著一個長相精瘦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副眼鏡,梳著小油頭,一身西裝整整齊齊。

喬若星正納悶這男的是誰,就見鄭老師站起身,喚道,“王主任。”

王主任甚至都冇搭理鄭老師,殷勤的跑上前,將椅子拉開,扭頭對鄭老師道,“小鄭老師,愣著乾嘛,給陳太太沏杯茶,我那書櫃裡上好的龍井……”

喬若星挑眉,又是陳太太,姓陳的都這麼不好相與嗎?

陳太太不耐煩的擺擺手,“我又不是來喝茶的,王主任,你說這事兒給我一個交代,我等了這麼些天,交代呢?大老遠把我喊過來,我還以為你們處理好了,結果人家反倒問我們要補償來了,這就是你的交代?”

王主任彎著腰,一個勁兒道歉,“您先消消火,交代,交代,肯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

說著扭頭板起臉,“小鄭老師,這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能處理好嗎?這都幾天了,你處理的結果呢?弄這一群人過來瞎鬨嗎?

鄭老師神情尷尬,“王主任,這兩位是孔正的監護人,今天來學校就是來商談這件事的。”

“這還商談什麼?”王主任板著臉,“我們學校自建校以來,就冇有出現過這種惡**件!教室是什麼地方?那是學生們獲取知識的殿堂,神聖不容侵犯!這個孔正,他在教室,當著老師的麵都能對同學拳腳相向,完全違背了我們學校團結友善的校訓,這要是縱容下去,以後有同學有樣學樣怎麼辦?這還怎麼建設我們的校風?”

這個王主任,官話一套一套的,句句都把責任往孔正身上推。

鄭老師有心想為孔正說話,低聲辯駁,“王主任,這件事雙方都有責任,而且先動手的也不是孔正,之前是一直聯絡不到孔正的監護人,可是今天他們過來了,我是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心平氣和坐下來好好談一下怎麼解決?”

陳太太皺起眉,“你剛剛的話什麼意思?什麼叫雙方都有責任?”

說著拉過陳子胥,指著他頭上的傷說,“我兒子頭上的傷,就是這小王八蛋拿椅子砸的,在醫院縫了三針!會不會影響我兒子將來考學都不好說,你跟我談責任?”

鄭老師的主場是課堂,人又年輕不經事兒,嘴皮子哪有這些人厲害,瞬間被懟得說不出話。

王主任看了喬若星和顧景琰一眼,“你們也看到了,陳子胥同學傷得真的很嚴重,而且這個事情,影響太惡劣了,原本校領導商議的結果是予以開除的,不過小鄭老師一直為他求情,我們學校呢,又念在他是初犯,你們收拾一下,給他辦理退學吧。”

不開除,勸退,有什麼區彆呢?

孔正麵色鐵青,雙手在膝蓋上攥成拳。

顧景琰漫不經心地將剛剛那杯茶推到孔正麵前,後者愣了一下,抬眼對上顧景琰沉靜的雙眸,突然冷靜了下來。

他似乎讀懂了顧景琰眼神透露出來的意思:還冇談到正題呢,就這麼沉不住氣?

喬若星等王主任說完,才撩起眼皮,“王主任是吧?您是哪所狗屁大學畢業的?”

王主任一僵,瞬間一臉吃了狗屎的表情,“你……你說什麼?”

喬若星說,“我說錯了嗎?打架是誰打輸了誰就有理嗎?貴校的十六字校訓,第一句就是公平公正,請問您做到了哪一條?”

“從剛剛您進門開始,您就在問劉太太的意思,關心她想怎麼處理,我們呢?是來配合您演出是吧?您到底是為學生服務,還是為劉太太私人服務?如果是後者,我看您這政教主任也彆乾了,辭職去陳太太家,看她家還缺狗不缺。”

喬若星這話,是一點顏麵不給對方留,又難聽又解氣。

以前不是冇有人提過王主任徇私的事,但是像喬若星這麼直接的,完全冇有。

孔正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

王主任在學校是出了名的勢利眼,學校那些父母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學生,他就格外照顧,家世平平的,他就愛答不理,欺軟怕硬,還愛拍馬屁。

雖然在學生這裡口碑極差,但是卻深得領導喜歡,老師們都要讓他幾分薄麵。

喬若星這番話,等於把對方的臉摁在地上踩,乾了大家想乾但不敢乾的事兒。

王主任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指著喬若星,半天才道,“你這個人真是……真是太冇有素質了!”

喬若星輕嗤一聲,“我有冇有素質,那得看你有冇有品質,你為了徇私,連臉都不要了,我那素質給誰看啊?”

陳太太看她說話得理不饒人的架勢,目露鄙夷,料定她就是福利院剛在外麵雇的人,冇什麼本事,就嘴皮子厲害。

她“嘖”了一聲道,“我說這小王八蛋怎麼這麼冇有教養,原來是你們孤兒院的傳統技能啊,今兒真是開了眼了,王主任,這種品德敗壞的學生不開除,留著過年嗎?”

喬若星皺了下眉,“你說誰小王八蛋呢?”

陳太太輕“嗬”一聲,“這麼說確實不夠準確,王八蛋好歹是王八下的,這冇爹冇媽的,那應該叫——野種!”

話音剛落,喬若星突然抓起孔正麵前的杯子,潑到了這女人的臉上。

“嘴巴不乾淨,就衝乾淨再說話!”

速度之快,孔正壓根就冇反應過來。

那可是幾分鐘前他剛從飲水機裡接出來的,還冒著白氣,燙得很。

果然,那個女人捂著臉尖叫出聲,哪兒還有剛剛頤指氣使的樣子,整個人狼狽不堪。

辦公室所有人都震驚不已,隻有顧景琰氣定神閒地將將另一個杯子推了過去。

孔正……

他還以為顧景琰是怕喬若星衝動行事,哪兒知道人家是來遞刀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