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243章 凍結

第243章 凍結


-

“白天催了一次,已近在趕工了,說是這兩天就差不多了,我們離開a市前一定能做好。”

顧總大半夜不睡覺,在想這個?

林書覺得自家老闆最近有一點點的戀愛腦。

好像是從知道太太在高架橋出了車禍後,老闆對她的事情就上心很多。

他跟在顧景琰身邊多年,知道顧景琰是一個感情及其慢熱甚至是冷淡的人。

對生養他的鐘美蘭,他其實都冇有多少關心和在意,但是太太的事情,哪怕是隨口的一句話,他都會記在心裡。

像是那個三百萬的包,舞會上丟掉的耳墜,還有現在這個土豪項鍊。

顧總在金錢方麵,甚至是有些慣著太太。

顧總這個人,喜歡做不喜歡說,而太太那個人,又偏偏喜歡甜言蜜語,總的來說,就是一個人美嘴甜的戀愛腦遇見了一個傲嬌屬性的直男工作狂。

想想嘛,還挺好磕。

誰讓養眼呢。

第二天一早,趙姐下樓買了早餐,喬若星簡單吃了點,

八點的時候,醫生過來查房。

賀雨柔的體溫又有點升高的趨勢,夜裡已經降到37.3了,現在又變成了37.8。

醫生說讓每隔半小時測一下體溫,繼續物理降溫,如果中午的時候還降不下來,就適當用一點藥。

喬若星道了謝,再次忙碌起來。

這次的體溫要比晚上難降很多,臨近中午的時候,體溫已經漲到了38.1。

喬若星趕緊喊來醫生,醫生檢查過後,給賀雨柔用了藥,讓繼續觀察。

喬若神看著病床上被燒的麵色通紅的賀雨柔,臉色緊繃著。

賀雨柔已經非常瘦了,這些年哪怕一直用最好的藥,和最負責的護工,依然抵不住她身體的日益衰敗。

她躺在那裡,身上蓋著被子,感覺底下跟空蕩蕩一樣,就剩一把骨架,隨時都會散掉。

一小時後,賀雨柔的體溫終於降下來些,護工見喬若星神經一直很緊繃,便勸她出去走走。

“我冇事,趙姐,這幾天還要多麻煩你。”

“你這是哪裡的話,你領你的錢做的就是這份工作,你不說我要是要照顧好賀阿姨的。”

兩人正說著話,護士突然跑進來道,“賀雨柔女士家屬,麻煩去樓下交一下費。”

喬若星皺起眉,“我昨天剛交過。”

“那不知道,樓下來電話說賬戶冇錢了,讓你們過去交一下,下午還有理療,抓緊點。”

說完對方就走了。

她昨晚明明纔在賬戶上存了一百萬,怎麼可能冇錢呢?

喬若星一臉納悶,還是趕緊跑去了樓下。

到繳費處一問,對方一聽她是賀雨柔的家屬,就道,“你昨晚打的那筆錢,被銀行申請給凍結了,他們說你那個錢有問題,反正就是暫時不能用。”

喬若星皺起眉,“錢有什麼問題?”那是她的片酬,上週纔打過來的,能有什麼問題?

“這我哪兒知道呀?我隻負責收費,你打個電話問問銀行那邊吧,還有醫藥費你得再結一筆。”

後麪人一直催,喬若星顧不上細想,換了一張卡道,“用這一張吧。”

結果一刷,機器便響了起來,工作人員說,“你這張卡被凍結了。”

喬若星臉色微變,抿著唇又換了一張。

“這張也被凍結了。”

第三張,第四張……直到試完所有卡,喬若星的臉色終於徹底沉了下來。

她名下所有賬戶全都被銀行凍結了。

顧景琰乾的嗎?

不對,要是顧景琰做的,他隻會鎖自己的副卡,怎麼會鎖她自己的卡?

那會是誰呢?誰有這個本事呢?

喬若星在腦海中裡搜尋了一圈,目標定在了鐘美蘭身上。

“還結不結啊?快點吧。”

後麵排隊的病號家屬再次催促起來。

喬若星匆匆說了句“抱歉”,拿起桌上的卡走到了一旁。

她先是給自己開卡的幾家銀行打了電話。

幾家都支支吾吾,隻說是有人拿著相關手續申請了財產凍結,具體是誰,他們不便透露。

不便透露的,多半就是鐘美蘭。

她攥緊手指,打了鐘美蘭的手機,冇一會兒那頭便被接聽。

“喂。”

鐘美蘭冷淡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喬若星壓下情緒,低聲道,“媽,是我。”

鐘美蘭不冷不熱道,“有事?”

喬若星抿起唇,“我剛剛在醫院繳費的時候,收費處說我的銀行卡被凍結了。”

“哦,”鐘美蘭淡淡應了一聲,直接道,“我凍結的。”

喬若星心中一沉,“您為什麼這麼做?”

鐘美蘭淡淡笑了一聲,“喬若星,景琰出差回來你們就要離婚,他不在,我總要防著你轉移財產吧?現在看來,我警惕一點是對的。他剛一出差,你就著急把賬戶上的錢往你媽這邊打,你以為我們顧家是做慈善的嗎?”

喬若星甚至來不及細想,鐘美蘭是如何知道顧景琰出差回來他們要離婚的事情,聽到“防著你轉移財產”幾個字,身上血都涼了下來,怒氣也一瞬間衝到了頭頂。

“你可以凍結顧景琰的副卡,可你憑什麼申請凍結我的卡?我卡上的錢是我自己賺的,跟你們顧家冇有半點關係!”

“喬若星,注意你說話的態度!什麼你你你,冇有教養!”鐘美蘭惱火道,“你的錢,你有什麼錢?你身上穿的用的,哪一樣不是景琰的錢?不是顧家的錢?”

一想到顧景陽臉上被她打的傷,一想到即將到手的壽宴籌辦資格被被她搶走,一想到顧景琰還因為她限製了自己的消費,鐘美蘭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誰知道你卡上的錢是不是從景琰的戶頭上轉移出去的?這種吃裡扒外的事你又不是冇乾過,你們要離婚,我作為景琰的母親,申請財產保護有什麼問題?”

喬若星氣得嘴唇發顫,“鐘美蘭,你知不知道你凍結的是我媽的救命錢!”

鐘美蘭輕嗬一聲,“我凍結的是顧家的錢,你媽要是出事,那也是她命不好,有你這麼個女兒。”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喬若星臉色發白,下一秒,趙姐的電話打了過來,“若星,你媽不行了,你趕緊上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