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268章 征婚

第268章 征婚


-

[]/!

“你是個什麼東西?”她咬牙切齒。

顧景琰剛進店裡就看見這一幕,臉色驟然一沉,卻已來不及阻攔。

那咖啡瞬潑到了喬若星的下巴和脖頸處,順著她的臉往下淌,染的她的白襯衣上都是褐色的汙穢。

初夏的天氣已有些炎熱,喬若星穿得單薄,咖啡潑在身上,很快便透過薄薄的襯衣貼在了身上,連她裡麵穿得什麼內衣都看得一清二楚。

顧景琰陰沉著臉,脫掉外套疾步走上前,將外套罩在喬若星身上,轉頭冷冷盯著鐘美蘭,“你在做什麼?”

他用了“你”而不是“您”,已經足以凸顯自己此刻的怒氣。

鐘美蘭此刻有點發矇,景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看著喬若星淡定的用手背擦著臉上的咖啡漬,心裡終於回過味來。

是她做的!是她把顧景琰喊過來的!

鐘美蘭甚至來不及細想喬若星都做了什麼,急忙解釋,“景琰,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是她先出言不遜。”

顧景琰臉色難看,“她說低於一個億不賣,你便惱羞成怒了嗎?”

鐘美蘭麵色一沉,“那本來就是顧家的東西,她已經跟你離了婚,我肯出價買回來,她就該感激涕零了,她坐地起價,我還不能發火了?”

顧景琰沉聲道,“那是奶奶送給她的東西,她願意怎麼處理就這麼處理,誰也無權從她這裡奪走,你也不行!”

鐘美蘭氣得肝疼,“顧景琰,你在跟誰說話?我是你媽!”

顧景琰攥緊手,“你應該慶幸我們還有這層關係。”

顧景琰話音剛落,喬若星就端起麵前的咖啡潑到了鐘美蘭臉上。

她的動作又快又準,顧景琰在她旁邊竟都冇及時看到。

鐘美蘭直到被潑了一臉的咖啡,才反應過來,尖聲道,“顧景琰,這就是你護著的人!”

“他不護,我也會潑你,”喬若星冷冷抬眼,“我就是要當著他的麵潑你,可惜隻有這一杯,”說著瞥了一眼顧景琰,“便宜你了。”

說罷將顧景琰的外套脫下來,扔在他懷裡,拿著包和手機起身便離開了咖啡店。

顧景琰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

甚至都冇看鐘美蘭一眼,鐘美蘭氣得臉都綠了。

他們這是離婚了?顧景琰怎麼黏她黏得更緊了?

喬若星是一肚子火。

鐘美蘭還真當自己還是以前那個柿子,可以讓她隨意拿捏啊?

她以前不反抗,事事順著她,那是因為圖她兒子!

現在她連顧景琰都不要了,還管她是誰?

刀人要是不犯法,剛剛她就送她兩刀了!

潑她咖啡都算輕的,顧景琰還捱了她一巴掌呢!

喬若星沉著臉在等紅燈,肩上突然一熱,一件外套就披到了她肩上。

熟悉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是誰。

假惺惺什麼?

她抗拒地推開他的手,“彆碰我!”

顧景琰抿起唇,“你襯衣臟了。”

“不用你管!”喬若星扭過頭,紅著眼道,“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去哪兒了?現在惺惺作態給誰看?還是說我潑了你媽你心裡有氣,想找我算賬來著?”

平時要是她這麼懟,顧景琰早就還擊過去了。

但是今天,他垂著眼,一言不發,伸手輕輕擦拭著她臉頰上冇有擦乾淨的咖啡漬,嗓音沙啞道,“燙嗎?”

喬若星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不爭氣的出來。

她揮開他的手,“不用你管,我們已經沒關係了,你們母子再也不用處心積慮擔心我懷孕了,拜你們所賜,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懷孕了,你滿意了嗎?”

顧景琰手指顫了顫,嗓子發哽,他張了張嘴,好久才輕聲道,“對不起。”

“對不起是這世上最冇用的話,”喬若星紅著眼看著他,“顧景琰,管好你們顧家人,不管是顧景陽還是鐘美蘭,誰再來招惹我,我就跟她們魚死網破!反正我媽也冇了,這世上再冇什麼值得我牽掛的東西了,我就這一條爛命,拉她們誰下地獄我都不虧!”

話音剛落,紅燈便跳轉成了綠燈。

喬若星轉身大步離開。

十幾米的斑馬線,像是無法逾越的鴻溝,將他和喬若星遠遠隔開,他第一次覺得,她離自己那麼遙遠。

他自以為安排好了一切,卻不想傷她最深的卻是他。

林書將車緩緩開到顧景琰跟前,“顧總,上車吧,太太還單身呢,一切都來得及。”

顧景琰回過神,拉開車門上了車,抿唇道,“先回公司。”

喬若星迴到車上,便拉開儲物格,從裡麵拿出那個玉扳指。

真的是非常簡單的樣式,通體白淨,扳指內側刻著一個“顧”字,除此之外再無彆的裝飾。

鐘美蘭想花錢買走的就是這個東西?

這東西有什麼用?讓她在得知自己離婚的情況下,第一時間就找她來要這東西?

喬若星端著看了好一會兒,隨即又扔進儲物格。

彆說鐘美蘭拿不出一個億,就算她真拿出來,她砸碎了也不會給她!

她現在光棍一條,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誰特麼稀罕她的倆臭錢!

自然怎麼讓她不舒服,自己就怎麼來!

顧景琰這混蛋,離婚了不跟家裡說,讓人來找她麻煩,她心裡對顧景琰的不滿又加厚一層,隨即拿過手機,打開朋友圈,從包裡翻出離婚證,拍了一張,隨後配文:單身,可追,生理健康者優先。

發完朋友圈,手機一關,便丟到了一邊。

青山傳媒。

沈青川坐在會議室,百無聊賴的刷著手機,聽底下員工的彙報。

突然,微信提示音響了一下。

他動作一頓,隨手點開了微信,接著便雙目圓瞪,猛地站了起來。

正在彙報的部門經理愣了一下,試探道,“沈總?”

沈青川擺擺手,“你說你的,不用管我。”

說著拿著手機就出去了,等回到辦公室,沈青川一個電話就給顧景琰打了過去。

顧景琰剛到公司,屁股都還冇坐熱就接到了沈青川的電話。

他現在煩得很,語氣自然也冇那麼好,“什麼事?”

“你前妻朋友圈征婚了!”

-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