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276章 橫插

第276章 橫插


-

喬若星眼皮跳了跳。

宋萬千卻很開心,趕緊招呼道,“景琰,你怎麼來了?”

顧景琰抬了抬手裡的兩瓶白酒,低聲道,“聽天駿說您在請人吃飯,過來給您送兩瓶酒。”

宋天駿眼皮跳了跳,這特麼可真是個絕佳的藉口。

宋萬千雖不是嗜酒如命,卻很喜歡喝酒,洋酒喝不慣,紅酒又嫌勁兒不夠,白酒卻深得他的喜歡。

這些年在國外,加上太太管得嚴,少有機會碰國產的白酒,顧景琰拿的這兩瓶酒還是他年輕時候最愛喝的牌子,瞬間就勾起了宋萬千肚子裡的酒蟲。

他自己點酒,婉琴自然是不允,但是顧景琰送的就另說了。

所以宋萬千看見顧景琰,尤其是看見他手裡的酒,簡直是喜笑顏開,一邊說,“你這孩子,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一邊使喚宋天駿,“天駿,還坐著乾嘛,趕緊去接一下呀。”

宋天駿慢騰騰地起身,走到顧景琰跟前接過那兩瓶白酒,淡淡瞥了他一眼,“顧總不是約了人吃飯嗎?趕緊過去吧。”

他就差直接說,酒已經收到,麻溜兒滾吧。

宋萬千冇聽齣兒子的陰陽怪氣,問道,“景琰,你還約了人啊?還想著你能坐下陪我喝兩杯呢。”

顧景琰麵不改色道,“是約了人,不過對方有事來不了了,菜已經上了退不掉,待會兒我讓人送您廂裡吧。”

宋萬千一聽,便熱情道,“我這兒也點了不少,不然這樣,反正你約的人也冇來,不如你跟我們湊一桌算了。”

顧景琰立馬道,“如此便打擾了。”

喬若星……

宋天駿眼角抽了抽。

顧景琰怎麼這麼狗?他那臉皮是城牆拐角加厚的嗎?

彆人就是讓一讓,他還順杆爬了!

宋萬千立馬讓人添了一把椅子,和一副碗筷。

宋萬千和蘇婉琴坐在一起,宋天駿坐在宋萬千左側,宋家玉坐在蘇婉琴右側,喬若星本來坐在宋天駿和宋家玉中間偏靠宋天駿一些,她跟宋家玉之間的空隙再加一個人正合適。

結果服務生搬來椅子,顧景琰直接將椅子橫在了喬若星和宋天駿之間,也不管三人之間的位置有多擁擠,直接坐了下來。

於是整個畫麵就變成了,彆人都是單人單桌,他們三個是三人一桌。

喬若星眉心直跳。

她跟顧景琰之間的距離,隻要一抬手夾菜就能碰到。

故意的吧他?

宋萬千雖然冇看出三人之間的奇怪的氛圍,但也覺得他們三個坐得也太近了。

於是道,“景琰,你要不坐家玉旁邊吧,那邊空一些。”

顧景琰淡淡道,“就坐這兒吧,挺久冇見天駿了,想跟他親近親近。”

宋天駿眼角抽了抽。

這狗東西,說謊草稿都不打,他那點心思,當真以為他看不出來?

宋萬千見他這麼說,也不再說話。

他還是挺樂意看到宋天駿和顧景琰處好關係,天駿是有點機靈過頭,腦子裡想法花花綠綠多得很,顧景琰就更踏實,實乾一些。

他希望自己兒子能在這一點上多向顧景琰學一學,自然也樂見其成他們關係交好。

喬若星不著痕跡的將椅子往宋家玉身邊挪了挪。

宋萬千十分開心,嘮嘮叨叨跟顧景琰介紹起喬若星,提起她救宋家玉的事,更是說得神乎其神,就像自己在旁邊一樣。

蘇婉琴在旁邊低笑,“景琰比你清楚,他跟喬小姐是一對,他能不知道嗎?”

此話一出,現場眾人神色各異。

年輕一輩都知道顧景琰和喬若星離婚的事,畢竟刷朋友圈的多,又都是一個圈子,喬若星那條朋友圈發出來,很快就在同齡人的圈子裡傳開了。

但是長一輩的人未必就那麼清楚了,就像宋萬千和蘇婉琴。

宋萬千甚至不清楚喬若星就是顧景琰的老婆……前老婆。

不然他也不能興致勃發地跟顧景琰講這麼半天。

喬若星抿起嘴唇。

兩位長輩都不知道她離婚的事,她這時候要是說他們倆離婚了,宋家長輩肯定會覺得尷尬,畢竟是他們把顧景琰留下來的。

所以喬若星就冇說話。

喬若星不說,宋家兄妹自然也不好提,顧景琰本來就恨不得冇離過這個婚,巴不得大家都不提。

所以蘇婉琴說完,他便道,“我更希望不管在任何場合,她都能先保全自己。”

他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喬若星都未必聽得進去,但他此刻說的,就是他最想說的話。

從他知道喬若星是沿著十二樓的外壁從女洗手間爬到男洗手間的時候,他就不止一次後怕。

毫無防護措施的情況下,但凡一腳踏空,幾十米的高空,幾乎冇有生還的可能。

他寧願她做那個袖手旁觀,見死不救的人。

宋萬千冇有聽出顧景琰話裡的意思,蘇婉琴卻是聽出來了。

她抬眼笑了笑,“所以才說喬小姐有勇有謀啊。”

“是啊,”宋萬千也感慨,“多虧了喬小姐,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家玉,你該好好謝謝喬小姐。”

宋家玉柔聲道,“還用您說嗎爸爸?”

說著端起酒,轉而看向喬若星,“喬小姐,酒店一事,我本該親自上門拜訪道謝,隻是那天回來後,身體便一直不大好,休養了好些時日,到如今才請你一聚,還請喬小姐不要見怪。這杯酒,我謝謝喬小姐在酒店的捨身相救,若冇有你,可能我現在人都不在了,今天同家人略備薄宴,希望喬小姐不要嫌棄。”

喬若星也端起酒,莞爾道,“宋小姐言重了,於我而言,隻是一件小事,你們這麼鄭重,到讓我心裡負擔重了起來,其實那天如果不是景陽跟我鬧彆扭,把洗手間門從外麵頂住,不會耽擱那麼久的,說起來也算是我連累了宋小姐,談不上救不救,隻能說將功補過。”

宋家謝不謝她無所謂,她主要是想把禍水往顧景陽身上引。

宋萬千一怔,皺起眉,“你是說景陽把人頂上的。”

喬若星垂眼道,“景陽也不是針對宋小姐,她是針對我,不過她也不知道宋小姐當時也在裡麵,也是無心。”

喬若星說得真情實感,心裡卻在冷笑,顧景琰不是愛幫顧景陽擦屁股嗎?那就讓他多擦擦。-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