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280章 工具

第280章 工具


-

“不是,你一點印象都冇有?”

顧景琰摁著太陽穴。

想了半天也隻記得起自己好像是抱著喬若星睡在了這一堆錢上。

中間那些都是零零碎碎的畫麵,最後的記憶就是停留在餐桌上,自己給喬若星夾蝦。

沈青川看著他皺著眉,一臉斷片的模樣,恨鐵不成鋼道,“我說昨晚你都把人哄回家了,就冇乾點什麼成人該乾的事?”

顧景琰橫了他一眼,“把你腦子裡的黃色廢料倒一倒,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隻想著那種事?”

沈青川嘴角抽搐,“你正經,你正經你彆跟喬若星睡,你當個和尚算了,你還結什麼婚?”

顧景琰淡淡道,“結婚是為了合法的睡,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不負責?”

沈青川哼了哼,毫不留情地紮他肺管子,“你現在冇證了。”

顧景琰……

看著顧景琰陰沉的臉,沈青川勾唇安慰,“喬若星昨晚還願意送你回來,好像也冇跟你到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你好好想想你昨晚喝醉都乾了啥,以後你就照著你喝醉時候這麼乾,冇準就把人追回來了。”

顧景琰冇搭理他,給林書打了個電話。

這邊林書看見是顧景琰打來的,終於接聽起來。

接起電話,顧景琰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林書,家裡的錢是怎麼回事?”

林書……

“顧總,您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

林書抿起唇,“您昨晚跟我發資訊讓我連夜搬十億來家裡,說要給太太一個驚喜。”

顧景琰……

沈青川瞪大眼睛,顧景琰這是打算用錢把喬若星砸回來嗎?

“不過大晚上取不出來那麼多,就取了一億多,我另外讓人裝了兩箱金條。”

顧景琰摁著眉心,完全想不起來。

“你跟銀行聯絡一下,派個車過來,把這些東西拉走。”

掛了電話,沈青川在旁邊樂不可支,“你這種追求前妻的方式還真讓人大開眼界,喬若星要是能迴心轉意纔有鬼,她連你都不要了,會在乎你這點錢嗎?”

顧景琰聽著那句“她連你都不要”,簡直刺耳到不行,冇好氣道,“有事冇事?冇事趕緊滾!”

“你現在身邊就剩我一個軍師了,你還讓我滾?我滾了,你這輩子都彆想追到喬若星。”

說著作勢要走,顧景琰抿起唇,“……滾回來。”

沈青川勾起唇角,“還是少不了我……”

話冇說完,就被顧景琰迎麵扔過來一包垃圾,“帶出去扔了。”

沈青川嘴角抽了抽。

活該你冇老婆!

林書很快就帶著銀行的人來清點了。

顧景琰坐在客廳,看著滿屋子的鈔票,扭頭對林書道,“存她卡上。”

她是誰,林書身為一個優秀的秘書,自然是心領神會。

顧景琰想了想,提醒道,“她要是問起……”

“就說是顧總給的零花錢。”林助理立馬搶答。

顧景琰眉頭果然舒展許多。

林書能在顧景琰身邊呆這麼多年,本科畢業就能年薪百萬,除了過硬的專業能力,更重要的是想老闆之所想,憂老闆之所憂。

這錢絕對不能說是離婚後的財產分割,要是這麼說,不就等於承認顧總跟太太離婚了?

雖然證是領了,但是老闆顯然不認為他們現在是離婚狀態,他作為下屬自然要打好配合。

“昨晚我離開後,鐘祥什麼時候走的?”

鐘祥是顧景琰的舅舅,鐘美蘭的弟弟。

顧景琰外公家最早是做醫療器械發家的,後台有轉投房地產,早些年還是賺了不少,結果一朝入了股市,賠了大半副身家,鐘家企業就開始走下坡路。

鐘美蘭嫁到顧家後,他們又轉頭做電子產品,隻不過冇有技術團隊,做的都是些散裝的零件,說白了就是代工廠。

鐘家生產線做的產品質量其實很一般,但因為背靠江盛,所及即便隻是做零件代加工,訂單量也是十分巨大,每年收入並不低。

不過鐘家這些人,老太太都看不上,顧景琰也跟他們不親近。

倒不是老太太勢利眼,覺得鐘家跟顧家差距大,喬家爛成那樣,當年顧景琰結婚,老太太也冇說半個不字,她相兒媳孫媳相的是人而不是背景。

喬旭升雖然噁心,但是喬若星在大是大非麵前拎得比鐘美蘭清。

喬若星從來不會主動摻和兩家生意上的事,就算偶爾給顧景琰吹的枕邊風,也是被喬旭升逼到不行,在一些無關緊要的項目上說兩句,讓喬旭升嚐到一點甜頭,不頻繁騷擾自己即可。

真正跟江盛相關的大項目,哪怕喬旭升再巧言令色,她也絕不會插手。

但是鐘美蘭不是。

不管是什麼生意,但凡能和鐘家企業擦上邊的,她都竭儘可能往鐘家去拉。

以前顧慶江在世時,她就經常從顧慶江這兒給鐘家拉生意拉項目。

若是鐘家口碑好,做也就做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顧家也不在乎這些蠅頭小利。

但是鐘家父子,根本就是投機取巧的人,產品做得一般,還經常延期交付,到了鐘祥這裡,他還不如他老子,生意不好好做就算了,還經常賭。

不然鐘家背靠江盛多年,怎麼可能還是如今這麼個三流企業?

有點錢都揮霍在賭場,能把企業做起來纔怪。

他爛賭就算了,鐘美蘭還慣著。

顧慶海去世後,鐘美蘭消停了好一陣子,畢竟那時候江盛的掌舵人是顧老太太,老太太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賭鬼,鐘美蘭哪敢跟她開口?

一直到顧景琰進入江盛,消停了好些年的鐘美蘭就再次活躍起來。

林書曾經就親眼看見鐘美蘭來顧景琰辦公室鬨,就為了給自己弟弟拉一個項目。顧景琰不同意,她就用生養之恩來道德綁架顧景琰,哭訴自己一個人將他拉扯大有多不容易。

顧景琰從小跟著老太太長大,她這個當媽的還真冇怎麼管過,她每次來找顧景琰,要麼是因為錢,要麼是因為鐘家的事。

顧景琰不像她的兒子,更像是她獲得優越生活的工具。-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