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40章 代價

第40章 代價


-

莫明軒說,“以目前的證據來講,名譽權糾紛是一定可以告贏的,誹謗罪的話,還要多收集點證據。”

“誹謗罪不容易勝訴嗎?”

“倒也不是,誹謗的界定要更嚴格些,證據上要多下點功夫,纔能有一擊即破的效果。”

喬若星好奇,“怎麼下功夫?”

莫明軒笑了笑,“這是律師需要做的事,你要考慮的是,你想要他們得到什麼樣的審判,是隻想讓他們賠禮道歉,還是要殺雞儆猴,根源上解決這件事。”

喬若星沉默起來。

她被這些歹毒的留言,刻意的抹黑已經困擾近一年,最嚴重的時候,連手機號都被泄露,那些人就直接打電話,或者發簡訊對她進行辱罵攻擊。

那段時間她甚至不敢登錄微博,她心裡清楚喜歡支援自己的粉絲還是有很多,但是一旦看到那些惡評就不容忽視,那些惡毒的詛咒和謾罵,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她腦子裡無限循環,人一旦陷進那種漩渦裡,本能就開始自我懷疑。

她算是幸運,那段時間消沉,及時被唐笑笑發現,帶她去做了幾次心理疏導,才慢慢調整過來。

遭受網絡暴力的人可能曆經生死,而發動網絡暴力的人卻隔著螢幕肆意敲動鍵盤,甚至在生活中扮演著好人,正義使者的角色,過得心安理得。

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這些人憑什麼可以在傷害彆人之後,還能置身之外?

但是莫明軒剛剛那句“會留案底”卻讓她有些在意,她會下意識的在心裡衡量代價的輕重。

莫明軒看出了她的猶豫,想了下,說,“我在國外經曆過這樣一件事。”

喬若星看向他。

莫明軒徐徐道來,“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大學生,年紀輕輕查出了卵巢癌,她家裡條件很不錯,父母受教育程度很高,對她非常疼愛,而她自己也非常優秀,在查出絕症之前,剛剛拿到n大的研究生offer。”

“突如其來的疾病,打亂了這一家子的節奏,她父母放緩工作,專心陪她抗癌。因為全家的努力,加上女孩兒自己本身樂觀的態度,在切除病灶後,她逐漸迴歸了正常生活。但是不到兩年,癌細胞再次擴散,而且這次比上一次更加嚴重,醫生下了兩次病危通知,並且斷言她最多隻有不到一年的時間。”

“女孩兒的親人朋友都非常難過,女孩兒自己經曆過短暫的消沉後,決定把自己人生最後一段時光記錄下來,分享在社交平台上,一來紀念世間的美好,二來給那些正在經曆病痛折磨的人一些鼓勵。”

“她開始學著拍視頻,做剪輯,分享自己的日常,甚至報了半馬比賽,去學滑雪和馬術,完成人生最後一段日子裡最想做的事,視頻釋出僅一週,播放量就愈千萬。大家紛紛在為這位樂觀的年輕抗癌女孩兒祝福,與此同時,出現了另一些質疑聲。”

“誰得癌症還能去跑半馬?”

“氣色那麼好,哪裡像得癌症的人?”

“每期視頻標題都要提癌症,這是流量密碼嗎?”

“這件事,在女孩兒忍無可忍掛出一個質疑者的截圖時,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因為她掛出的那張圖,那位網友說她遭受了網暴要退網,而看客將這件事歸罪到這個女孩兒身上,責怪她不該掛路人,因為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有影響力的網紅,這種行為分明是帶頭網暴。”

“緊接著,質疑和謾罵聲越來越多,她po出的用藥清單被人懷疑造假;她就診的醫院,被所謂的該醫院的醫護說查無此人;有人扒出她第一次患癌的事情,說她早已康複,之所以發這些就是為了紅;甚至有人爆料她家庭富有,卻還在私下收網友的捐款。”

“事發之後,所有人都在等女孩兒的迴應,但是她的賬號卻一直冇有更新,直到半個月後,那個賬號發了一條訃告:女孩兒去世了。”

喬若星怔了怔。

莫明軒垂眸攪動著咖啡,神色有些淡漠,“死於自殺。她冇有死在病魔手裡,卻死在了網暴者的口誅筆伐下。”

“女孩兒的父母公開了她去世前留下的遺書,以及加蓋有醫院印章的病例,和她清創的視頻。”

“視頻裡那個被疼痛折磨,叫得撕心裂肺的人,跟視頻裡那個樂觀陽光女孩兒簡直不像一個人,冇有人知道,她是怎麼在清創過後,忍著疼痛化好妝去拍那些視頻的;更冇有人知道她在半馬比賽結束後,被送了icu。”

“這些東西發出之後,那些施暴者紛紛登出賬號,一條人命死在他們手裡,而他們隻需要登出賬號就可以重新開始,然後在下一次事件中,繼續扮演施暴者的角色。”

聽完這個故事,喬若星心裡悶得難受,她經曆過那種至暗時刻,所以對女孩的經曆更加感同身受。

幸運的是,她被朋友及時拉出怪圈,清醒過來,而女孩兒卻失去了生命。

“法律是為了維護人的權益,那些在網上披著人皮的禽獸,不能稱之為人。”

喬若星沉默片刻,抬眸,“按誹謗罪起訴。”

莫明軒淺淺一笑,眼神溫和,“那我先收集下這些用戶的資訊,起訴到法院之後,才能拿到他們的身份資訊,你身份證給我一下,到時候需要起訴人的資訊。”

喬若星一頓,這要是把身份證拿出來,豈不是暴露自己先前是瞎編的名字糊弄他的嗎?

見喬若星遲遲不動,莫明軒低聲問,“怎麼了?”

喬若星有些不自在道,“我這個賬號當初是用我朋友的身份註冊的,我用她的身份起訴可以嗎?”

“最好是本人,因為受侵害的是‘日暮繁星’這個花名的使用者,如果用彆人的身份就屬於代理訴訟,中途可能會有彆的影響。”

見她還是麵有難色,莫明軒又問,“你是不太方便用自己身份嗎?”

喬若星心說,我是怕你知道我用假名字騙你。-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