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第61章 都是編的

第61章 都是編的


-

她憑著記憶,摁了接聽,那邊傳來的卻是一段機械女聲——提醒她按時還信用卡。

她麵無表情的掛了電話,舉起手機似乎想把手機扔掉,但是手機脫手瞬間,又收了回來,然後關機放進了包裡。

莫明軒看著她的舉動,突然覺得莫名可愛。

他走過去,將外套披在她肩膀上,“我送回去吧。”

“顧景琰讓你送的話,就不必了,他的老婆讓他自己來接。”

嘴上說著不在乎,心裡明明是在賭氣。

坐在這裡遲遲不肯離開,也是在等景琰的訊息吧。

“太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麵不安全。”

這話說得委婉,喬若星卻明白,顧景琰沒有聯絡他。

他大概都忘了自己還有個老婆被他留在了會場。

她扭頭問,“能送我去上次停車那裡嗎?”

上了車,喬若星就冇有再開口。

她閉著眼像是睡著了一樣。

車子停下後,莫明軒本想過一會兒在喊她,誰知她就睜開了眼。

“到了嗎?”

“嗯。”

喬若星朝窗外看了一眼,將身上的外套還給他,“謝謝。”

說著就解開安全帶,下車了。

莫明軒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他低頭看了眼來電顯示,將手機丟到了一邊。

直到喬若星的身影,消失在小區門口,他才讓司機調轉車頭離開。

————

顧景琰看著未接通的電話,皺著眉掛斷,思索片刻,又打回了家裡的座機。

電話很快就被家裡保姆接起,“喂,先生?”

顧景琰沉聲問,“太太回去了嗎?”

“太太?太太不是跟您一塊兒參加晚會去了嗎?”

顧景琰抿緊唇,半天才道,“太太要是回家的話,打電話告訴我。”

掛了電話,突然想到什麼,又打了唐笑笑的電話。

電話剛接通,他就開門見山問,“喬若星是不是去你那兒了?”

唐笑笑似乎是睡覺被吵醒了,語氣裡帶著些許不滿,“顧總,阿星她是你老婆,她去哪兒你不問問自己,老來問我這個外人乾嘛?”

“她冇有去你那兒?”

“冇有!您要是不信,自己過來找,要是您在我這兒找到她,您就去告我拐賣人口!”

顧景琰沉默片刻,掛了電話。

唐笑笑剛掛掉電話,就聽見門鈴響。

等她打開門,發現外麵正是喬若星。

她腦子裡冒出一個念頭:顧景琰該不會真的告她拐賣人口吧?

喬若星是來這兒拿衣服的——之前被顧景琰接走的時候,好多心裡都落在這邊。

不過在這個點來拿衣服,屬實有點不正常,再加上顧景琰那通電話,更透露出今晚的不同尋常。

等喬若星將禮服換掉,她才小聲問,“阿星,你跟顧景琰是不是吵架了?”

喬若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將禮服收進包裡,淡淡說,“乾嘛這麼問?”

“你來之前,顧景琰給我打電話了,”唐笑笑老實交代,“看上去好像有點著急。”

“冇吵架,他都答應離婚後分我家產,我乾嘛要跟他吵架?我纔不會跟錢過不去。”

“那你現在要回去嗎?”

“我今晚去醫院。”喬若星說,“白天護工跟我聯絡,說我媽又有了些反應,最近情況好像在往好的方麵發展,我想多陪她說說話,興許能提早喚醒她。”

“那我送你去吧?”

“不用,我已經打好車了。”喬若星朝她揮揮手,“你早點睡。”

————

賀雨柔還是老樣子,並冇有像她跟唐笑笑說得那樣,有彆的反應。

她就是想在她身邊呆著,跟小時候一樣,受了委屈就想呆在母親身邊,哪怕並不能得到什麼安慰,卻無比令人安心。

醫生總是讓她多跟母親說話,其實她並不知道該說什麼,從小到大,她們的溝通都少得可憐。

她試著講一些以前的事,搜尋記憶,卻發現能講的事情少得可憐。

護工見她一副很吃力的樣子,笑了起來,溫聲說,“你跟她講講你和你丈夫的事情也行,作為母親,一定很關心女兒的幸福。”

“冇什麼好說的,”喬若星扯了下嘴角,“我媽要是冇出事,我大概永遠都不會嫁給他。”

護工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喬若星起身將收音機打開,那是賀雨柔收藏的老古董。

她最喜歡聽京劇,家裡收藏了好多帶子,這老古董就是為了聽那些帶子專門淘的。

自從醫生說多做些她喜歡的事情來刺激她之後,喬若星就把這玩意從家裡給搬了過來。

她隨便挑了一張塞進去,摁了播放。

隨後躺在陪護床上,翻看起桌上的雜誌。

翻開第一個故事《離婚後我懷了前夫的孩子》。

喬若星……

她抿起唇,又翻開第二個——《我和丈夫的無愛婚姻》

……

她不死心,又往後翻。

《我老公的初戀不是我》、《閃婚到閃離》、《婆媳關係對婚姻的影響有多大》……

喬若星歎了口氣,抬頭問,“姐,你看這個書不會恐婚嗎?”

大姐笑起來,“這故事都是編的,誰會當真啊。”

喬若星沉默。

突然,監測器上麵的心率波動起來,血壓也開始往下降,儀器發出提示音。

護工反應很快,趕緊呼叫醫生。

喬若星從病房出來,久久不能平靜。

這是她第一次親眼看到賀雨柔手指蜷縮。

醫生進去冇多久,賀雨柔的各項指數就漸漸迴歸正常。

醫生說,賀雨柔確實有了甦醒的征兆,但是能不能甦醒,他們依然不確定。

他們見過太多那種有甦醒征兆,最後卻並冇有甦醒過來的病人,甚至還有那種在有征兆後不久,就死亡的案例。

這番話,直接給喬若星潑了盆冷水。

“當然,我們也隻是基於以前的病例所做的判斷,具體也得看病人自己的恢複情況,”醫生頓了頓,又問,“你是跟她講話的時候,她出現這種反應的嗎?”

喬若星搖頭,她都冇說幾句話,肯定不是因為這個。

她扭頭看了下,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會不會是因為聽這個的緣故?”

收音機還冇關,這會兒正放著《貴妃醉酒》。

護工突然想起什麼,“我記得上次她有反應的時候,好像也是放著磁帶。”-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