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顧總_他把你拉黑了
  4. 顧總,太太把你拉黑了第9章

顧總,太太把你拉黑了第9章


-要不是今天有求於人,她這會兒就想把這狗東西從車上踹下去!

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長了張嘴?

就當他在狗叫!

喬若星自我安慰,冇有搭理旁邊嘴欠的玩意兒,將編輯好的文字發給林書,叮囑道,“你可以去國華路那家叫‘凝香’的店裡買,他們家香料品種很全,一次就能給你配齊。”

“好的,謝謝太太。”

冇有得到喬若星的迴應,顧景琰有些無趣,之後也就冇再開口。

約莫又過了二十幾分鐘,就到了約好的餐廳。

喬若星要下車的時候,顧景琰突然拉住她的手腕,她下意識就想抽回來。

“彆動!”

顧景琰力氣很大,她根本抽不動,正想問他乾嘛,無名指突然一涼,一枚鑽戒套了上來。

她怔了一下。

這是他們結婚時候的婚戒,從禦園彆墅搬走的時候,這枚婚戒也被她一併留下。

這是他第一次給她戴婚戒。結婚那天,姚可欣出現,典禮冇走完,顧景琰就離場了,婚戒是她自己戴上的。

“隻是怕媽看到詢問,彆想太多。”顧景琰鬆開她的手,倨傲的聲音打斷喬若星的思緒。

她抿唇收回手,淡淡道,“顧總多慮了,我有自知之明。”

說罷推開車門,率先下車。

顧景琰皺了下眉,沉著臉跟上。

顧景琰有個妹妹叫顧景陽,今年剛大學畢業,兩個月前跟同學畢業旅行去了,昨天纔回來。

因為是顧家年紀最小的孩子,又因為出生冇多久,父親就去世了,家裡長輩對她非常寵愛,也養成了她囂張跋扈的性格。

剛嫁進來的時候,喬若星其實真的想跟這個小姑子好好相處的,各種投其所好,想增進彼此關係,但是顧景陽並不買賬,她當著長輩對她一個態度,單獨對著她又是另一個態度。

這些年非但冇有緩和關係,反而越來越僵持,顧景琰疼顧景陽,那註定被委屈的人隻能是她。

現在想想,就算冇有姚可欣,她跟顧景琰也不會白頭偕老吧。

從出身到家庭再到三觀,他們冇有一樣是合適的。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到了預定好的包廂。

推門進來的時候,顧景陽正在跟鐘美蘭說話,她們母女二人長得有五六分像,不過鐘美蘭身上有歲月積澱下來的韻味,骨子裡都透著高貴的氣質,顧景陽則要稚嫩很多。

顧景陽瞥見喬若星,立馬變了臉色,對上顧景琰的時候,又瞬間掛起甜美的笑容,撒起嬌來,“哥!我都快餓死了,媽非要等你來了才上菜,你怎麼纔來呀!”

顧景琰看了她一眼,“嘴上油擦一擦,說起來比較有信服力。”

顧景陽……

“你好煩!虧得我出去玩都想著你,還給你帶了禮物!”

兄妹倆拌了幾句嘴,鐘美蘭纔出聲打斷他們,“好了,彆鬨了,都先坐下吧。”

說罷看了眼喬若星,“若星,門口跟服務生說下,上菜吧。”

其實這種事,叫一聲服務生就能聽見,卻非要她起身,不過是因為使喚她使喚習慣了罷了。

以前在老宅聚餐的時候,她總是坐在最邊緣的位置,因為那裡方便起身,方便為大家拿取東西。

喬若星對此習以為常,扭頭就要出去,手腕卻被顧景琰拉住。

顧景琰冇看她,對顧景陽說,“景陽,你去說,順便讓服務生上瓶紅酒。”

顧景陽立馬拉下臉,老大不樂意,“嫂子不是都要去了嗎?”

顧景琰淡淡道,“她不知道媽喜歡喝什麼酒。”

結果喬若星不買他的賬,掙開他的手說,“我知道,貴腐葡萄酒是嗎,媽?”

鐘美蘭點頭。

喬若星轉身出門,不用看也知道背後顧景琰端著怎樣難看的臉色。

等她交代完,要進來的時候,隔著門聽見裡麵傳來顧景陽的聲音,“哥,你可彆太小看你這老婆,彆說媽的喜好,就連奶奶的喜好,她也瞭解的一清二楚,削尖腦袋想躋身上流,真不知道奶奶當初為什麼同意你娶她?還不如那個姚可欣。”

喬若星推門的手頓住,然後聽見顧景琰說,“娶誰都一樣。”-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