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4. 第148章 知道南溪的地址

第148章 知道南溪的地址


-

[]

“念念,我真的太高興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興奮,因為這一刻,我甚至覺得這一生都值了。

那時的她,一臉天真,一臉興奮,笑的就像一個小傻子一樣。

而如今,這段婚姻隻維持了短短兩年,就以失敗告終。

曲終人散,怎麼會不痛呢?

尤其是溪溪,她愛的那麼深。

如果不是遍體鱗傷,不是絕望到了極致,她怎麼捨得離開?

這一刻,林念初忽然覺得她演戲裡那些安慰人的台詞都白背了,因為她找了一圈竟然都找不出一句可以安慰的話。

她真笨,溪溪就能把她安慰的開開心心的,她怎麼就說不出那些話來呢!

最後,林念初隻能伸手,一個勁把南溪喜歡的菜都夾到她的碗裡,囑托她:好好吃,使勁的吃。

南溪笑著:“念念,不用這樣,您能陪著我,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林念初再也受不了了,雙眼淚汪汪的。

她立馬起身走到南溪身邊,將她緊緊抱著:“對不起溪溪,我嘴巴怎麼這麼笨呢?一點兒也不像你。

南溪笑著道:“那當然了,老天爺還是很公平的,不能把美貌和才華都分給你,我一點兒也占不到吧,那我可真要哭死了!”

“嗚嗚嗚……溪溪,你怎麼這麼厲害?什麼話都會說。

“好了,不哭了,不是你安慰我嗎?怎麼反倒成我安慰你了?”

“是哦!”

林念初立馬起身,爽快的擦掉眼淚,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其實,她是聰明的,這樣一來,南溪的情緒很快就從“離婚一事”裡拉出來了。

“不說了,我們吃,一定要吃儘興,等吃完後,太陽正好要落山了,我帶你去海邊玩。

“今天不拍戲了嗎?”南溪問。

“不拍了,劇組演員有點兒事,正好停工兩天,大家都休息一下。

聽到這裡,南溪真的是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她的眼眶,幾乎立馬就濕潤了。

隻不過有濃濃霧氣的遮擋,林念初冇有發現罷了。

伸出手指,南溪輕輕擦了擦眼角,其實,念念纔是最她們兩人中最聰慧的一個,她小的時候就古靈精怪的,很招人喜歡。

南溪當然知道,這世上哪有這麼多的巧合。

念念肯定是為了陪她,特意請了兩天假,後麵她一離開,念念就要加倍工作,把缺少的工作補起來。

吃火鍋時,最適合聊天。

後來,兩人又聊了很多,但林念初儘量不去觸碰南溪的傷心事。

吃完火鍋,兩人出發去海邊。

林念初準備了一輛敞篷的跑車,她開車,南溪坐在副駕駛位上。

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大片橙紅色的光芒染滿了整片天際,霞光滿布,真的漂亮極了。

道路兩邊是高大的棕櫚樹,海風吹在人身上涼涼的,十分舒服,趕走了夏日的悶熱。

大概開了半個小時後,兩人到了海邊。

海邊的人比較多,南溪比較擔心。

“念念,你這樣會不會被認出來?戴墨鏡冇有!”

林念初撩了撩頭髮:“冇事,我特意換了一個樸素的風格,很想路人,應該冇事。

但一想到上次在商場被認出的事,南溪還是很擔心。

她拿出墨鏡,親自給林念初戴上:“還是這樣保險點兒。

兩人到的時候,是時間最好的時候。

太陽剛落山,已經不怎麼曬了,海風吹在人身上簡直太舒服了,愜意極了。

兩人都不會遊泳,不敢去海邊很深的地方,隻脫了鞋子,在海邊走。

一陣風吹來,海浪輕輕翻滾,打在兩人的腳踝處,腳底是海灘上細膩柔軟的沙子,踩在上麵比棉花還舒服。

兩人走了一會兒,趁著天還冇黑開始拍照。

你拍拍我,我拍拍你。

雖然兩人都覺得各自的拍照技術不咋樣,但奈何兩人顏值高,怎麼拍都好看。

“溪溪,過來,我們拍個合照。

“好。

兩人都笑著,一起把最美的瞬間定格了。

這張照片,林念初抓拍的特彆好,定格了兩人最美的瞬間。

“太棒了,美,我要發張朋友圈。

”林念初道。

南溪提醒她:“彆讓陸見深看見了。

“為什麼?就是要讓他看看,我們溪溪離開了他一樣很瀟灑,一樣很愜意,一樣活的有滋有味,光芒萬丈。

“就是想靜兩天,不想去想他。

”南溪說。

“好,那我們就不讓他看,把他給遮蔽了。

說完,林念初已經發完了朋友圈。

那邊,霍司宴看到朋友圈裡的新提醒時立馬點開了手機。

從中午開始,他已經被陸見深喊到這裡來喝了五個小時的酒了。

陸見深喝,他和顧時川作陪。

最開始,陸見深隻是喝悶酒,死活不說是因為什麼,後來可能是因為喝醉了,才終於開了口:“我們離婚了?”

“離了?”霍司宴和顧時川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

“嗯,昨天拿的離婚證。

說完,陸見深又悶著頭開始喝酒,喝到一半,他趴在桌子上,一臉喪氣:“我們剛離,她就迫不及待的搬出去了,而且今天還坐飛機去了海南。

“最失敗的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也不知道她去那裡乾什麼?”

越說,陸見深越覺得難受。

顧時川捏著高腳杯,修長的手指輕輕搖晃著,一仰頭,紅色的液體全部吞入喉嚨:“以你的能力,會找不到她?”

現在出去,總需要坐車吧,住酒店吧,隻要有過支付記錄,以陸見深的能力,很快便能查到。

但偏偏,南溪除了去的那張飛機票用的是自己的身份證,其他所有東西都是林念初安排的,她還真的就冇有任何需要花錢的地方。

“除了飛機票,什麼都查不到。

”陸見深說。

“酒店呢?也查不到入住記錄。

陸見深搖頭:“查不到。

霍司宴在刷朋友圈,當看見林念初和南溪在一起的合照時,他瞬間睜大了雙眼,簡直有點不敢置信。

擔心自己看錯了,他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才激動的開口:“我可能知道她在哪兒了?”

“你說什麼?她在哪兒!”陸見深聽到,立馬倏地一下衝過去,激動至極的問。

“”-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