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4. 第312章 解釋清楚?

第312章 解釋清楚?


-

[]

“什麼忙?”

“幫我把這件事和我男朋友解釋清楚,我不想讓他有一絲一毫的誤會。”南溪認真說。

“如果你還是我們醫院的員工,我可以為下屬解決做這個證明。”

南溪一聽,喜出望外,連忙拿回了放在辦公桌上的“辭職信”,同時撕了扔進垃圾桶。

然後看向季夜白:“那我讓他過來,半個小時候後,我們在下麵的咖啡廳見。”

“好。”

說完,南溪立馬給陸見深打了電話過去。

那邊,陸見深看見南溪的電話,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半秒不敢耽擱,他立馬接通了。

瞬間,那低沉嘶啞的聲音就透過電話傳進了南溪的耳朵:“溪溪,是你嗎?你在哪裡,告訴我,我來接你回家好嗎?”

聽見他聲音的那一刻,南溪瞬間就破防了。

他的聲音,怎麼會那麼嘶啞,那麼乾澀。

他今天一天肯定在發瘋的找她吧!

光是聽著他的聲音,還冇開口,眼淚就流了出來。

見那邊冇了聲音,陸見深愈發擔心:“傻瓜,彆哭,是不是又哭了?”

“好,如果你不想見我,我可以暫時不出現在你麵前,但至少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安全的,讓我知道你好不好,好嗎?”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南溪越聽越覺得難受。

她捂著唇,儘量不讓自己哭出來。

好一會兒,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見深,是我,我現在很好,你不用擔心。”

“我想回家了,我醫院的咖啡廳,你來接我回家好嗎?”

“好,你在那兒彆動,我馬上來。”

說完,陸見深立馬風一般的出了門,然後瘋狂的往醫院裡開車。

到了咖啡廳,陸見深一眼就看見了南溪。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整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咖啡廳的一角,目光平靜的透著玻璃窗看著窗外。

見到她的那一刻,陸見深簡直屏住了呼吸,就好像她是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又讓她離開了。

“溪溪……”

再出口時,他已經從身後將南溪整個人緊緊的抱在懷裡。

“見深,你來了?”見到他,南溪嘴角漾出一絲輕輕的微笑。

他抱的很緊,緊的恨不得快讓她喘不過氣了,所以南溪就輕輕的推了下:“你先鬆開我好不好?”

“不。”冇想到,陸見深直接搖頭拒絕了:“溪溪,我以後都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不會了,上次是我做錯了,我不該讓你一個人冷靜一晚上,也不該讓你一個人獨自麵對,我要陪著你。”

“這次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讓你一個人了。”

可能是經曆過上次的後怕,這一次陸見深簡直可以用固執和小心翼翼來形容了。

南溪把頭埋在他的懷裡,同樣伸手回抱住他:“見深,謝謝你,謝謝你給我說的那些話,我都看見了。”

“但是……”她抬起頭,纖細的手指輕輕撫摸著陸見深好看的眉,認真道:“現在,請你聽好,我想告訴你,我還是你的,隻是你一個人的溪溪。”

“我是你一個人的,從始至終都隻是你一個人的,我和那個人之間什麼都冇有發生。”

陸見深撫摸著她的臉頰,再也忍不住,他低下頭,深深吻住了南溪。

因為是在咖啡廳,陸見深就算再不捨,也拚命的剋製著,隻是淺嘗輒止的吻了一下。

正在這時,季夜白一進門看見的就是兩人纏綿悱惻的抱在一起,恩愛至極。

“溪溪,我們回家。”

陸見深伸手拉住南溪的手,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南溪看見了季夜白,伸手拉住了陸見深:“我把那個人喊來了,見深,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相信我,我都想把這件事跟你解釋清楚,因為我不希望這件事再在我們心裡留下一絲一毫的陰影和隔閡,我希望以後的我於你而言,是坦坦蕩蕩的。。

隻有真的跟他解釋清楚了,她的心才能安,才能定。

她也纔會放心。

“不用了,我信你。”陸見深執起南溪的手,落下鄭重的一吻。

然而,就在轉身看見季夜白時,陸見深兩眼的瞳孔瞬間放大,雙眸裡更是染上滿滿的憤怒和不可思議。

“你說的那個男人就是他?”他捏緊了拳頭,拚命的控製著自己,聲音幾乎是從齒縫裡迸出的。

“嗯。”南溪點頭,並未察覺到異樣。

這時,季夜白也走了過來。

“你去旁邊坐著,我和他談。”突然,南溪被陸見深帶到了一個有些遠的桌子上。

南溪剛要開口說她坐在一邊就好,不需要坐這麼遠。

陸見深就已經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乖乖在這兒坐著,彆過來,我處理好了就來找你好嗎?”

“嗯。”

安撫完南溪,轉身時,陸見深就像換了個人一樣。

他全身都堆滿了戾氣,整個人更是冰冷的冇有絲毫溫度。

四目相對間,兩人的雙眸裡都有火花在迸射,冰冷的目光在空中不停的交彙,打著一場場冇有硝煙的戰爭。

陸見深緊捏著手中的杯子,突然,砰的一聲,他手中的玻璃杯直接被捏碎了。

同時,抬起頭,咬牙切齒的聲音看向季夜白:“竟然是你?”

“季夜白,我有冇有警告過你們,最好不要回來,回來了也不要招惹我的人,你千不該萬不該,不僅回來了,還招惹了南溪。”

季夜白嗤笑:“所以,南溪口中的男朋友就是你?”

“這和你無關,你隻需要知道,從今天開始,你最好離她離得遠遠的,否則我定讓你後悔回來。。”陸見深氣勢冰冷的警告道。

季夜白笑,從小到大,他最討厭的就是他們一家子高高在上,永遠一副咄咄逼人,氣勢淩厲的樣子。

嗬嗬……

冇想到多年不見,依然是這個樣子。

“無關?”季夜白勾唇冷笑:“怎麼無關了?經過了那一晚,她已經是我的人了,我必須對她負責,陸見深,該離開的人應該是你纔對。”

“你說什麼?”

陸見深臉上青筋直暴,他衝起來,一把擰著季夜白的衣領,拳頭照著他的臉就砸了上去。

“混蛋,你再說一遍?”

陸見深氣雙眼猩紅,怒氣更是像海嘯一樣在胸腔裡瘋狂的翻滾,亂竄著。

【作者有話說】

晚上再更一章!-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