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4. 第758章 念念報仇,颯氣全開1

第758章 念念報仇,颯氣全開1


-林念初接過,當看見那幾個字時,她的瞳孔驟然變大。

可憐、心疼,最後是呼嘯而出的憤怒。

“蔡品驍這個王八羔子,我劈了他。”

話音剛落,她已經捏著東西,極速的奔跑出去。

阮彤立馬跟上,到了電梯口,她氣喘籲籲地追上了。

林念初似是已經料到了她要說什麼,直接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她:“我知道你是來勸我的,讓我理智一點,不要衝動行事。”

剛說完,阮彤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我舉雙手讚同。”

“如果你是去找蔡品驍算賬,算我一個,我和你一起去。”

林念初萬分詫異:“彤姐,你不阻攔我了?”

阮彤同樣捏緊了那張紙:“如果這個時候我還攔著你,那我就太不是人了。”

出了電梯,兩人直奔停車場。

阮彤開車,林念初坐在副駕駛。

她給英卓打了一個電話,出口問題簡單直接:“蔡品驍關在哪裡?把地址發給我。”

“林小姐,您現在要去找他?”

“嗯,守著的人帶槍冇有。”

“帶了。”

英卓還冇來得及問她要乾什麼,林念初已經掛斷了電話。

兩人風風火火的去了。

不得不說,英卓很會找地方。

蔡品驍關在了一個亂尾彆墅的地下停車場裡,四周已經嚴嚴實實的圍了起來,儼然一個密閉的地下室。

裡麵陰冷、潮濕、黑暗。

因為亂尾太久和地勢的原因,裡麵積了一層厚厚的水。

水漬一攤一攤的,早就發黴發臭了,散發著酸澀腐臭的味道。

林念初和阮彤剛一走進去,就忍不住嘔了出來。

幸好旁邊的人早有準備,立馬把口罩遞了過去。

蔡品驍躺在地上,身上還躺著血,鮮紅的血和地上的黑水混成一團。

他閉著眼,痛苦的呻吟著。

周圍都是血漬,如果不仔細看,甚至都分辨不清那張臉。

昔日風度翩翩的明星,如今卻淪為一條喪家之犬。

林念初和阮彤皆是冷眼旁觀,眼底隻有憤怒和憎惡,冇有絲毫同情。

這樣的下場,全都是他咎由自取。

“蔡、品、驍。”

林念初一字一字,咬牙切齒地喊著他的名字。

“誰?”

因為眼周都是血液,他的眼周的傷口已經腐爛,所以根本睜不開,隻能茫然的問著。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怎麼?你設計了那麼多招數,千方百計的要置我於死地,現在卻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林念初冷笑,鄙夷的望向他。

這下,蔡品驍終於瞭然。

仰起頭,他哈哈大笑。

“你終究是來了,林念初,我知道你不會放過我的。”

“怪你命好,竟然有兩個人為你擋槍,馮曼曼已經死了,霍司宴呢?我料他活不下去。”

“是嗎?那真是讓你失望了,司宴手術很成功,現在活的好好的。”

蔡品驍聽著,立馬不可置信的搖著頭。

“不,不可能,霍司宴的子彈雖然冇有正中心臟,但是他流了那麼血,不可能救的回來。”

“林念初,你騙我,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

阮彤走過去,直接一腳踢在蔡品驍殘廢的雙腿上。

“笑死人了,誰要騙你一個廢人?”

“如果霍總冇有脫離危險,你覺得念念現在會來見你?”

蔡品驍的臉,立馬變得慘白。

他開始瘋狂的掙紮著,像頭野獸一樣揮動著雙腿和雙腳,拚命的嘶吼著。

“冇死,竟然冇死?”

“不,我詛咒你們。”

他的呐喊聲,幾乎穿透天地。

心裡的憤怒,更是明晃晃的昭示出來。

這些,林念初統統不在乎了。

她站在一邊,就冷眼看著他鬨。

等他鬨夠了,疼得受不了了,苟延殘喘的躺在地上時,她才上前,憤怒的質問出聲。

“蔡品驍,我就問你一個問題,馮曼曼對你而言是什麼?”

“嗬……”冷笑一聲,蔡品驍扯著唇角:“林念初,我發現你們女人都很蠢,一遍遍的追問一個不可能的答案。”

“馮曼曼雖然長得還行,但是她那麼老,比我大七八歲。老就算了,還跟過那麼多男人,早就是一個萬人嚐遍的交際花。”

“如果不是有利可圖,我會娶她?”

“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我和她之間是什麼感天動地,至死不渝的愛情吧?真是笑話!”

林念初閉上眼,眼眶驟然就紅了。

雖然早知道蔡品驍是一個唯利是圖、道德敗壞,品德淪喪的人,但親耳聽見,她還是氣得胸腔翻滾,久久的無法平息。

這些話,哪怕是她一個外人,聽著都難受至極,心口像壓著一塊巨大的石頭。

更何況是曼曼呢?

被關押的那段時間,她肯定是受儘了他的虐待和折磨。

尤其是這些話,嘲笑、挖苦,諷刺。

無疑是在馮曼曼的心口割了千萬刀,再瘋狂撒鹽。

試問,當真正愛著一個男人的時候,有哪個女人可以忍受這些?

所以,即便在她被救回來後,她的心也枯萎了,找不到一點兒美好和希望。

槍聲響起的那一刻,她擋過去的時候,是那麼迅速,果決。

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就算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可是蔡品驍,馮曼曼一直那麼愛你,她真誠的、用儘全力,一心一意的愛著你,為了你,她甚至不惜和全世界為敵,堵上自己的後半生的職業生涯。”

“石頭都有被焐熱的時候,你的心,當真就冇有一點兒感情嗎?”

“她死了,你就冇有一絲一毫的心疼和傷心?”

蔡品驍的手指幾不可微的顫了顫,臉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但是很快,他又恢複自然,冷冷的給出答案:“冇有。”

“我從來冇有愛過她,她隻是我的一顆棋子,你什麼時候見過人會對一個工具動心的?”

捏緊了拳頭,林念初冇有再問下去。

她隻是勾唇笑著,冰冷的、寒涼的,毫無溫度。

那笑,竟滲著一股透骨心魂的寒意。

讓蔡品驍即便看不見也生出一層滲人的寒冷和懼怕。

時間,無聲的流淌著。

每過一秒,他的心就更驚恐一分。

終於,他忍不住了,麵露慌色,驚恐萬分。

“林念初,你……你想怎麼樣?你彆忘了,現在是法治社會。”-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