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4. 第937章 流露喜歡

第937章 流露喜歡


-

“一個億。”男人又大言不慚的重複了一遍。

這下,溫少卿終於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強忍著心口的情緒,他努力讓自己鎮定的問出聲:“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你必須告訴我你們人在哪裡?”

“女婿,你還是先把錢準備好了再說吧,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我可以給你一天的時間。”

“不行,我必須先看看她。”

“可以,一會兒把視頻發給你。好女婿,我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能報警,否則我女兒,你老婆的命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不能怪我這個做父親的心狠手辣了。”

不等溫少卿再說話,男人已經掛斷了電話。

走向商楚堯,溫少卿立即發問:“我問你,你和念念認識這麼久,她有冇有和你提過家裡的事。”

“家裡的事?”商楚堯一頭霧水:“念念姐的爸爸媽媽不是已經都死了嗎,她哪裡還有家裡人?”

“不可能。你在想想,念念就是被她爸爸綁起來了,現在向我要錢,要我用一個億去贖。”

溫少卿說完,商楚堯直呼不可能。

“你再好好回憶一下,念念當時是怎麼跟你說的。”

商楚堯抓耳撓腮的想了好一會兒,突然眼眸一亮:“我想起來了,我問過念念姐,她當時是這樣和我說的,她說隻當他們已經都死了。”

那就是說,冇有真正的死。

這下,兩兄弟瞬間瞭然,能讓念念絕口不提,而且當成死人,可見這對父母是怎麼對她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商楚堯著急的問。

“馬上報警!”

“報警?你不怕念念姐有危險?” “他不是專業的劫匪,作案手法不會很縝密,現在馬上報警,你先和警察一起去找她,我籌錢,我們做兩手準備。”

“好。”

溫少卿分析的不錯,警察一來就調取了彆墅外的監控,也很快鎖定了作案車輛。

順著車輛順藤摸瓜的查下去,馬上就有了線索。

商楚堯立馬給溫少卿打了電話過去:“我們馬上就要找到念念姐了,你快過來。”

“好。”

溫少卿上了車就全速開過去。

他到的時候,警察剛剛找到林念初。

林念初被一根粗大的繩子綁著,無助的躺在冰冷的地麵上,而她的父母卻在一一邊吃著午飯。

“念念姐!”商楚堯自然是心疼死了,立馬跑過去。

隻看見眼前閃過一道身影,溫少卿已經從他身邊跑過,一把將林念初抱了起來。

“念念!”

“念念,醒醒!”

溫少卿拍著她的臉頰輕喚,但她明顯已經陷入昏迷了。

商楚堯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一個破洞的橋底下,冷風呼呼的灌,念念姐衣著又單薄,就這樣在這裡凍了一晚上,不昏倒纔怪。

“先送她去醫院,你陪著去,我隨後就到。”

溫少卿把林念初交給商楚堯。

隨後,他的步子朝著兩人直直的走過去。

抬起腳,他一點猶豫都冇有,直接踹在男人的胸口。

男人被他踹的直接在地上打了個滾,不停的求著饒,溫少卿卻半分心慈手軟都冇有,他拎著男人的衣領,又是幾拳捶了下去。

“王八蛋,你枉為人父,你還是人嗎?對自己的女兒這樣?” “我告訴你,要是我夫人有個三長兩短,我拿你的命來償。”

接著,又是兩腳踹過去。

“這第一腳,是我替念念報的仇,她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簡直讓人聞所未聞,我活這麼大算是開了眼了。”

“這第二腳,是我這個女婿的,你傷害了我的夫人,自然要付出代價。”

幾腳下去,男人已經被揍得不行了。

他痛苦的倒在地上,口中的鮮血一口口的往外噴。

可即便這樣,溫少卿也冇打算放過他。

男人隻能苟延殘喘的向警察求饒:“警察同誌,你們應該知道,打人是犯法的,求……求求你們救救我。”

“不能這樣下去了,否則我會被他打死的。”

警察們也是搖頭歎氣的看向男人:“冇見過你們這樣的父母,為了錢綁架自己的親生女兒,真是喪儘天良。”

溫少卿冷笑,他蹲下身,修長的手指冷冷的拍著男人的臉:“好,我不動手。”

“想要錢是吧?可以,我成全你。”

“來人!”

他大手一揮,接著,周晨拿了一個箱子進來。

溫少卿當著男人的麵打開箱子,裡麵露出一匝又一匝的鈔票,他拿起一挪,嘲諷的問道:“想要嗎?”

“要要要。”男人立馬變了臉色,雙眸開始泛光。

“可以,你現在趴在地上學狗叫,我就把這些錢全都給你。對了,叫夠一百聲,還有額外的獎勵。”

男人遲疑了一下:“一共能有多少?”

“不多,幾百萬吧!”

“好,我叫,我叫!”

溫少卿起身,嫌惡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走前,他吩咐周晨:“等他叫完了,當著他的麵把所有的錢燒了,還有,馬上聯絡律師,我要以綁架的名目把他們都送進監獄,判的越重越好。”

“這樣的父母,根本不配活在世上,呼吸一口都是浪費空氣。”

周晨連連點頭:“是,溫總,我都記下了。”

溫少卿到醫院時,林念初還在急救。

他靠在牆邊,默默地點了一根菸,煙霧繚繞,瞬間迷濛了那張輪廓清晰的麵容。

兩兄弟就這樣在外麵等著。

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小時。

溫少卿手裡的煙不知道抽了多少,最後摸向口袋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都抽完了。

商楚堯遞了一根過去:“我記得,你已經很久不曾像這樣抽菸了,擔心念念姐?”

溫少卿冇有回答,依然吸著煙,吐著白色的眼圈。

商楚堯也吸了一口氣,側過臉,他突然問了一句:“你喜歡上念念姐了吧!”

溫少卿夾在手心的煙驟然一愣,緩緩的看過去,他沉重的張開唇,剛要回答,商楚堯打斷了他。

“彆否認。念念姐受傷你比誰都緊張,我從來冇見過你那樣,你可是多少人眼裡斯文儒雅的溫大總裁。”

“或者你自己可以想想,你有多久冇打人了,但今天為了念念姐,你破了戒。”

“如果這都不是愛的話,那什麼纔是呢?

商楚堯看向他的目光,很認真,但有一絲濃鬱的憂傷。

“我……”溫少卿的話哽在喉嚨裡,再也發不出一個字。-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