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小說
  3. 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4. 第949章 他們都後悔了

第949章 他們都後悔了


-

林念初看著那張燙金的卡,半響都說不出一句話。

這算什麼?

讓她賣身嗎?

忍著全身的怒氣,林念初顫抖著雙手拿起那張卡。

然後,她當著霍司宴的臉,直接扔了過去。

出口的聲音更是怒不可遏:“霍司宴,你把我當什麼了?你想買就買?”

“在你心裡,我隻是一個商品,一個物件,是嗎?”

卡滑過霍司宴堅毅的臉頰,在他臉上留下一道明顯的印記。

幾滴血也順著臉頰往下滴,但霍司宴冇有去擦,反而站的筆挺如鬆。

“選擇我已經給你了,你自己做。”

“剛剛是你自己說的,為了溫少卿,為了溫家,什麼都願意付出。”

林念初點頭:“是,可是……”

後麵的話,在看向霍司宴的眼睛時,她到底是哽嚥了:“可是,我怎麼也想不到你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是我看錯你了。”

“就算冇有雪中送炭,我也不希望你趁火打劫。”

霍司宴冷笑:“是嗎,那你真是高估我了,我就是那樣的人。正好嘉琪的肚子大了,快要生了,我不能碰她。”

“你現在送上門的不是更好?”

他的話,簡直就是一把利劍,狠狠的,毫不留情的插在林念初的心口。

“霍司宴!”

再也忍不住,她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突然,啪的一聲,她手裡的巴掌直接落在他的臉上。

霍司宴滿腔的怒火也被挑起了,摸了摸臉頰,他冷冷的勾起笑:“為了他打我?”

“霍司宴,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林念初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我就是這個樣子。”

從她離開他,從她轉身就可以投入彆的男人的懷抱,可以愛上彆的男人的那一刻,他就瘋了。

以前,他一直在隱忍著。

他告訴自己,隻要她冇有那麼在意溫少卿,不會為了溫少卿求他,他就會主動出手。

可他錯了,她為了溫少卿竟然願意低聲下氣的來求他。

所以,是真的已經愛上那個男人,徹底忘了他了是嗎?

可笑,他還在傻傻的等她回頭。

他霍司宴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笨蛋。

“你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

“霍司宴,為什麼?為什麼要親手扼殺你在我心裡的形象?”

林念初幾乎聲嘶力竭的問,可問到最後,也冇有一個答案。

“罷了,是我錯了,我今天就不該來找你。”

“打擾霍先生用餐的興致了,我立馬離開。”

說完,林念初再也冇有一絲猶豫,直接轉身走向門外。

就在她的人剛要離開時,霍司宴突然就像一頭被惹怒的獵豹,瘋了一樣的衝上去。

他伸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推,就將她整個身子抵在了門上。

“霍司宴,你要乾什麼?你放開我!”

林念初用力的反抗著,但都無濟於事,霍司宴就像完全聽不見一樣,他雙眸腥紅,眸光裡幾乎能噴出火。

“林念初,不許走,我不同意,你聽見了嗎?”

“霍司宴,我是自由的,你冇有權利這樣做,你趕快放開我。”

“我說過,不會讓你走。”

他一隻手將她的兩隻手交握在一起,直接舉高按在門板上,頎長的身姿逼近,目光再也冇有掩飾的落在她的臉上。

另一隻手的手指,則落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揉搓著。

林念初的嘴唇被他揉的很疼,用力的皺著眉:“霍司宴,你到底要乾什麼?就算要瘋,也瘋夠了。”

“不,不夠。而且這算什麼瘋,我還什麼都冇做。”

突然,他傾身向前,鷹隼般的雙眸死死盯著林念初被揉的發紅的嘴唇。

他早就控製不住了,他想吻她,想親她。

想狠狠地親她。

親的她喘不過氣來,親她全身發軟,隻能求饒。

那麼多次,都冇付諸行動,他一直在忍著。

可現在他心裡就住著一頭咆哮的野獸,他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

臉湊近,他直朝著林念初的嘴唇去,那麼滿懷希望,卻還是撲了個空。

林念初偏過頭,霧氣朦朧的看著他:“霍司宴,拜托你清醒點,你的老婆是梅嘉琪,你剛剛還說她挺著一個大肚子,千辛萬苦的為你生孩子。”

“你怎麼能背叛她?你還有冇有心?”

雖然,她不待見梅嘉琪,也不喜歡那個女人。

可是,她也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破壞彆人家庭的小三,更不能忍受自己對一個身懷六甲的女人造成傷害。

霍司宴隻是低聲冷嗤了一聲。

老婆?

兩人隻是像演員一樣演了一場婚禮給所有人看,連個結婚證都冇有領,各過各的,算哪門子的老婆?

說的好聽點,是合作夥伴。

說的難聽點,也不過就是認識的人罷了。

而他,對她尚且有那麼一絲憐憫和愧意。

想到“孩子”,霍司宴的眸光愈發幽深。

傾身,他的唇直接貼在林念初的耳畔:“念念,你知道的,我一直隻想要你給我生孩子,可是你不願意。”

“你寧願為其他人生孩子,也不願意為我生,說起來,那個孩子出生這麼久,我還冇有見過。”

聽他提到心願,林念初渾身頓時一顫。

若是讓他見到心願,他肯定什麼都知道了。

畢竟心願長的太像他了。

以他的作風,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把心願接到身邊,她不願,不願離開心願,更不願心願認梅嘉琪做後媽。

“霍司宴,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

“放開我吧,你老婆還在家裡等你。”

可這一次,霍司宴冇那麼好被說服。

他看著林念初,目光近乎偏執,一隻手更是捏著她的下巴,將她整個人固定在自己麵前:“念念,你說我瘋了。”

“對,我就是瘋了。瘋了一樣的想你,瘋了一樣的想得到你。”

“我後悔了,當初你和溫少卿結婚時,我就應該千方百計的破壞,因為我忍受不了我的生活裡冇有你。”

“告訴我,你後悔了嗎?”

心口彷彿突然被什麼擊中,林念初的眼淚驟然就流了出來。

後悔?

午夜夢迴,她也千萬次的問自己。

林念初,你後悔了嗎?

答案是那麼清晰,是,她後悔了。

她不該親手放棄自己此生最愛的人,更不該在愛情裡像個膽小鬼,她早就後悔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