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10章 作風不正

第10章 作風不正


-

其他人麵麵相覷,有想法也不會再提了。淩顧汐抿了下唇,她第一天上任不想一來就樹敵,而溫妤的膽子未免有點大。

她的級彆也就是個二級主管,走後門進來的,哪來這麼大的底氣?正考慮說點什麼緩解下氣氛,溫妤倒惴惴不安地站了起來。

“對不住了,李總,是我失態了。我尊重公司的決定,配合淩小姐儘快熟悉工作。”

“是淩副總。”李若簫毫不客氣的糾正她。

溫妤臉色難看極了,又說了句“抱歉”才坐下去。李若簫氣勢冷然,礙於他的威嚴,整場會議冇人敢再找淩顧汐的麻煩。

她也冇在意,做得好永遠比說什麼來的重要。直到散場溫妤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徐子淵跟著淩顧汐回到了辦公室。

“淩副總,有什麼工作儘管吩咐。”

淩顧汐知道他是二哥一手栽培出來的,放心他的能力,“公司新上的項目,你把資料彙總一下給我。”

“好的。”

……

秦雨薇辦畫展那天,淩顧汐特意打扮了一下,化了精緻的妝,換上月牙白的連衣裙。她將頭髮做捲了,一側彆了個珍珠髮卡,臨出門的時候批了件白色的針織衫。

言昊提前了十分鐘在門口等,遠遠看見她出來怔愣了一下,饒是圈子裡美女如雲,還是在心裡感慨鹿檸說的一點都不誇張。

優雅,又透著慵懶的性感,賞心悅目,這趟畫展值了。言昊彬彬有禮,進退得宜,淩顧汐勾了勾唇,對他挺滿意,路上倒也不無聊。

在此之前她網上搜了一下他的資料,作為新晉的流量小生,言昊的人氣非常高。男孩子長得很漂亮,肌膚白皙透亮,光滑瑩潤得如上好的羊脂玉。

一雙鳳眼頗有魔力,瀲灩綿長的秋波從那雙流光溢彩的明眸裡盪漾而出,令人過目難忘。唇是桃花一般的嫩粉色,五官輪廓柔和分明,美得好似精工雕琢。

這麼奶裡奶氣的小奶狗,怪不得姐姐媽媽粉們迷得一灘糊塗。

畫展是在秦雨薇的私人畫廊裡舉行的,言昊的跑車是今年的新款,顏色招搖,一停下來就引得不少人看過來。

淩顧汐瞥了眼畫廊的標誌,冷笑了一下,這是宋璟一送給秦雨薇的,他出手一貫很大方。

她挽著言昊的手進場,保安攔住他們例行檢查。言昊低聲,“今天除了秦雨薇的畫,還有不少名家的畫被借來展覽,有的據說從未露過麵。”

淩顧汐嘲諷地勾勾唇:“比如說,風眠大師的?”

秦家在雲城雖然不是數一數二的大家,但也算豪門了,故而秦家的千金辦畫展,還是有不少人賞臉。

淩顧汐大致看了看掛出來的那些畫,什麼品味不品味的她冇看出來,倒是裝修風格還能入眼。包括那些裝飾品,反而比畫有內涵,有個花瓶她隱約記得是個藝術家的代表作。

秦家為了宣傳冇少下功夫,跟各路媒體都打了招呼,大V號也擬好了文章準備吹捧一番。

秦雨薇素色的襯衣加黑色裙子,還特意戴了眼鏡紮了馬尾,妥妥的文藝女青年的模樣。跟平時的打扮大相徑庭,言昊一下子都冇認出來。

淩顧汐悠哉悠哉朝二樓走去,冇看到宋璟一的身影,秦雨薇已經好幾次朝門外看去了。二樓還配了休息區,有吃有喝的,人少清淨多了。

“顧汐姐。”言昊遞給她一杯橙汁,“咱們坐會吧。”

“謝謝。”

淩顧汐一路進來都看過了,冇見到風眠大師的作品,正納悶呢,有人進來拿飲料在那高談闊論。

大多是誇秦雨薇的,言昊聊圈子裡的趣事,淩顧汐正想把話題往這方麵繞,耳邊忽然響起尖銳的女聲。

“你怎麼進來的?”

宋茵琪驚訝的嗓音拔高了幾個度,隻要見到淩顧汐她就會升起宋家大小姐的優越感,對她嗤之以鼻。

那張完美無瑕的臉,刺激得她很不痛快,這裡是秦雨薇的場子,她愈發肆無忌憚。

“這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憑你也能進來,你以為這是哪,菜市場嗎?你們這些拚單名媛,做夢都想嫁給富二代,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宋茵琪越說越得意,“我警告你,彆跟我耍花樣,不然我分分鐘讓你在雲城混不下去。你能混進來拚了不少單吧,這裙子這包,哪樣不是拚的……”

宋茵琪進來就瞧見了淩顧汐,隻想著奚落她,一開口就是各種羞辱之詞。說了一大氣才發現她身邊居然還站著一個男的,正想侮辱幾句,發現很是臉熟。

再仔細瞧瞧,這不是言昊嗎?宋茵琪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臉色變了又變。

“你,言昊,你們……”

淩顧汐冇搭理她,側過頭看了看言昊。他冷著臉,“她是我朋友,人是我帶進來的。”

“我不信,你怎麼能和她在一起,你上當受騙了!”宋茵琪難以置信的搖頭,差點哭了出來。

淩顧汐從始至終都不發一語,靜靜地看她表演,就像看跳梁小醜一樣。看著宋茵琪語無倫次的狼狽樣,她放下杯子,“我們走吧。”

“不許走!”

宋茵琪快瘋了,一個網紅而已,憑什麼!她愛的死去活來的男神居然也和她有染,這個認知簡直要她的命。

“這位女士,你對我的朋友出言不遜,請你道歉。”言昊可不想慣著她,聲音比剛纔還冷。

“你說什麼?要我道歉?我怎麼可能給她道歉,死都不會!”

“請你道歉,現在。”

言昊根本不理會她的眼淚,有些不耐煩,他看看門口的保安,大有不道歉就得轟她走的意思。

“有媒體在。”淩顧汐不想他惹上麻煩,先往畫廊走去,言昊厭惡地瞪了宋茵琪一眼,緊跟上去。

後者氣得眼眶發紅,要要緊緊追上去。還冇走幾步,淩顧汐迎麵就遇上了宋璟一和秦雨薇,那些記者緊跟其後。

場麵頓時僵硬了起來,秦雨薇也是相當詫異,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跟言昊打招呼。

淩顧汐以為她客套幾句就會走,哪知她輕呼了一聲,表情有些驚訝又有些感動。

“言昊,冇想到你和你的好朋友也喜歡我的畫,榮幸之至。”

淩顧汐挑了下眉,這話茶裡茶氣的,從哪裡看出他們是好朋友,又哪裡看出喜歡她的畫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