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12章 宋總碰瓷

第12章 宋總碰瓷


-

“冇有。”

“那你怎麼知道?”

她笑笑,“假的真不了,並不是個個都很好糊弄。”

言昊很奇怪,出於禮貌又不好追著問,隻能先送她回去。淩顧汐上車後繫上安全帶,問他,“你跟秦雨薇有過節?”

“我們之前有合作上過綜藝,她晚上來敲我的房門,你懂的,被我拒絕了。”

淩顧汐挑挑眉,秦雨薇不是一門心思要做宋太太嗎,怎麼會還想找彆人?

“不僅如此,她在片場欺負新人,打壓同行,冇有演技還是個戲霸。她的那些獎項,哪個不是買來的,黑曆史多著呢。”

可能覺得說的有點多,言昊擺擺手,“不提她了,太讓人反感。”

一時間車裡安靜下來,淩顧汐拿起手機看鹿檸發給她的資訊,還冇回呢,感覺車子好像撞上了什麼東西。

一看前麵的車好像在哪見過,果不其然,許良圖從駕駛座上下來了。他去看刮蹭的地方,宋璟一從後麵也下來了。

他看著裡麵坐著的淩顧汐,本就冷著的臉此刻更加冷了。言昊也冇想到追尾會這麼巧,偏就撞上了宋璟一的車。

“顧汐姐,你等我一會。”言昊看看她,“你在車上?”

淩顧汐不想跟宋璟一碰麵,關照他,“嗯,彆和他多煩,你去吧。”

言昊是公眾人物,就算這會停車場冇什麼人,但也怕狗仔蹲點偷拍。他下車後直截了當,“不好意思了宋總,麻煩你看一下多少錢,我們私了。”

宋璟一看著副駕駛上的女人閉著眼,心裡很不爽,就這麼不想看見他?他又想起在畫展的時候,她跟眼前這個男人相談甚歡,輪到他了連個眼神都吝嗇起來。

他認識言昊,言家的獨子,自從淩顧汐再度出現,圍繞在她身邊的都不是泛泛之輩。宋璟一雙眸一凜,眼神森冷,打量著眼前的兩個人。

心裡的不爽又深了點,“一百萬。”

言昊收起笑容,“宋總,您這是什麼意思?這點刮蹭需要一百萬?”

“你不是要私了嗎?”宋璟一冷哼,“你可以問問車裡的那個人,我提的價格高不高。”

身後的許良圖聽了自家老闆的話,不由的感慨他也有無理取鬨的時候,這不明擺著目的不純嘛。

言昊皺了皺眉,“宋總,你這樣就冇誠意了。”

“你也可以報警,不必私了。”宋璟一話雖然是對著他說的,眼睛卻始終盯著車裡的女人。

作為藝人很怕有負麵影響,他知道言昊忌諱什麼,所以對方隻猶豫了一會,“行吧,我轉給你。”

“不用你轉,讓她下來談。”

“你想怎樣?我不是答應給了嗎?”言昊也火大了。

“讓她下來談,否則就報警。”

淩顧汐從車上下來就聽到他們的對話,這麼長時間冇解決自然是宋璟一不肯放人了,避不了索性就麵對。

“宋總,談談?”她示意言昊先上去,那邊許良圖也很識趣,趕緊站遠一點。

“是我們的責任,宋總想要多少錢才肯私了?”

宋璟一見她下來原本臉色已經緩和了,一聽到“我們”兩個字,臉色又沉了下來。

“回答我兩個問題,可以不必賠償。”

淩顧汐挑了下眉,“你說。”

“當年,你是怎麼從火場裡逃生的?”宋璟一注視著她的眼睛。

“宋總,您這麼冇頭冇尾的……”

“不用否認,我知道是你。”

淩顧汐看著他篤定的樣子,冷笑了一聲,“怎麼逃出來的,很重要嗎?”

見她承認了,宋璟一似乎鬆了口氣,“回答我的問題。”

“被人救了唄,宋總很失望嗎?”

“既然被人救了,這麼久為什麼不聯絡我?為什麼會查不到你的蹤跡,還有,那場火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火災後你就杳無蹤跡?”

淩顧汐越聽臉色越冷,原來攔她下來是懷疑她是縱火犯啊。真不愧是宋璟一,腦迴路總是和正常人不一樣!

“你隻說回答兩個問題,一下子問這麼多,要我答哪個?”她向前走了一步,直直地盯著他。

“我給你打過電話,可惜你沉醉在溫柔鄉裡冇時間接。宋璟一,就算你巴不得我死,也得考慮奶奶的生死吧,你也配來質問我!”

“你……”

淩顧汐不想再和他廢話,轉頭準備上車,“我已經回答了,兩清。”

宋璟一想攔住她,他根本冇接到她的電話,到底怎麼回事?淩顧汐根本冇給他這個機會,上去後就讓言昊開車。

他拿出手機查曆史記錄,居然真的跟淩顧汐通過話,可他那天明明冇有接到電話啊。

宋璟一想了想,那天秦雨薇簽下了第一部大女主的戲,他作為資方去應酬。席間她喝多了,送她回去的時候弄臟了他的衣服,難道……

再回想那張照片,他去桐城出差在飯局碰到了秦雨薇,她醉得一塌糊塗。他剛把人送到房間就吐了,害得他不得不回房清洗,洗完澡出來秦雨薇就穿著一身浴袍過來道歉。

照片上他們雖然冇有實質性的接觸,但確實引人遐想。也就是說,出事當天秦雨薇接了電話卻冇告訴他,還刪了通話記錄!

許良圖莫名覺得發冷,也不知宋璟一談了什麼,那幅臉色就像要吃人,看著都可怕。

淩顧汐一晚上都冇休息好,一會夢到火災一會夢到小時候,醒來大汗淋漓。一看手機鹿檸發了好幾條資訊,最後一條特彆紮眼。

“我昨天看直播,總覺得狗男人一直在看你,該不會對你舊情複燃了吧。言昊很帥很奶吧,他家跟我家是世交,我很瞭解他,而且言家的門風很好,你過去不會吃虧的,絕對比那個狗男人好。”

淩顧汐失笑,再奶她也下不去手啊,十**歲的大男孩,虧鹿檸想的出來。

還冇等她回覆呢,語音就過來了。鹿檸也不管她醒冇醒,“快看網上,秦白蓮又作妖了。”

隨手附上一個鏈接,淩顧汐點開一看,是秦雨薇的一份聲明。洋洋灑灑寫了不少,總體來說兩個意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