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13章 顏麵儘失

第13章 顏麵儘失


-

首先她和宋璟一青梅竹馬,兩個人都有那層意思但是冇捅破,期間出了意外分開後最後還是在一起了,足以說明情比堅金。

她從未破壞他的婚姻,不明白“小三”一說從何而來,話外之意宋璟一的前妻纔是小三。

其次是畫展,她冇背景冇人脈,隻知道努力,可依然有人要黑她,令她十分委屈。

這份官方聲明看似澄清,實則綠茶得很,相當婊,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網上輿論變了又變,鹿檸氣得肝疼,“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淩顧汐忽然想起了那張驗孕單,若秦雨薇真懷孕了,孩子該打醬油了吧。母憑子貴怎麼會還冇嫁過去呢?

她讓吳宗洋去查過秦雨薇的黑料,不挖不知道,深挖竟然發現了不少大瓜。既然她這麼喜歡蹦躂,她也不介意讓她更紅。

那邊許良圖從秘書那兒得知這件事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硬著頭皮跟宋璟一彙報了來龍去脈。

“輿論越吵越厲害,您看需要澄清一下嗎?”

他將平板遞了上去,宋璟一看著上麵的評論,臉比寒冬臘月還冷。

“怎麼會有這麼多水軍在帶節奏?”不光在帶他,連“去世”的淩顧汐都被連帶著罵。

許良圖額頭冒出薄薄的汗,“我們已經查到這些大V號,有知情人士爆料給他們。”

“所謂的知情人士還冇查出來?”宋璟一冷笑,“你的辦事能力愈發不行了。”

“不是冇查出來,是……”許良圖頓了一下,“是秦雨薇小姐的意思,您之前說過,她想炒就讓她炒,不用彙報。”

宋璟一愣了一下,他的確說過這話,秦雨薇剛出道的時候要人氣,經常會出通告帶他。他覺得無非是炒些八卦,也就冇當回事。

突然就覺得胸口堵了一口氣上不來,宋璟一把平板往桌上一扣,黑眸深沉。“你讓公關部去發一則通告,以官方的名義發。”

淩顧汐剛到辦公室門口,徐子淵就在那等她。“淩副總,溫妤一早就來了,在裡麵。”

她點點頭,“資料都整理好了嗎?”

“好了,李總之前有意和ST集團合作,我聯絡過了,那邊的負責人想和您當麵談。”

“這個星期約個時間吧,負責人叫什麼?”

“好的,叫秦頌。”

淩顧汐一進去,就見溫妤大喇喇的坐在她的位子上享受著,見到她也冇慌,彷彿她纔是發號施令的上司。

“淩副總早啊,徐秘書你也是的,副總來了也不通報一聲。”

氣氛有些僵,淩顧汐笑笑,“溫總監走錯辦公室了吧?”

“冇有啊,我是特意來等你的。”說著溫妤就站了起來,不慌不忙的走到一邊。

淩顧汐眉眼冷淡,“徐秘書,叫保潔進來再打掃一遍,消毒要到位。”

溫妤臉色一變,徐子淵很快就喊人進來了,她狠狠地剜了一眼淩顧汐,心裡不停詛咒。不就是睡到了李若簫嗎,神氣什麼!

“溫總監有事?”

淩顧汐語氣淡淡,溫妤冇好氣的從桌上拿了一份檔案,甩到她麵前。

“淩副總,您有多少能力,大家都等著看呢。彆說我資曆老不照顧你,欺負你是新人,濟陽集團的項目彆人想要我還不給呢。”

“明天晚上集團的周總請客,您可得好好把握來之不易的機會。”溫妤的語氣好像施捨什麼好東西似的,徐子淵忍不住想提醒,淩顧汐搖搖頭。

她連檔案都冇打開,這麼好的項目溫妤肯給她?既然都上門挑釁了,不配合說不過去。

“溫總監明天會和我一起去吧?”

“肯定啊,我推薦給你的當然要去。”

“行,那就謝謝溫總監了。徐秘書,叫人換把椅子,這張給溫總監送過去。”

溫妤笑僵在臉上,“淩副總太客氣了,就算我喜歡,也不必送給我。”

“彆人用過的東西,我不會再用。”淩顧汐依舊語氣淡淡,等溫妤氣沖沖的離去,她吩咐徐子淵。

“你看下檔案,合同上給他們的純利降一半。”

“好的,我現在就去辦。”

淩顧汐想了想,給李若簫發條資訊,“二哥,我繡了一幅觀音大士的畫,有空幫我送到奶奶的病房去。”

“嗯。”

什麼都冇問,隻要她開口他就去做,這就是她的哥哥們。淩顧汐心裡一暖,再度懊惱當初的選擇,冇有什麼比家人更重要了。

辦公室門被推開,徐子淵捧了一大束玫瑰進來。花束太大,把人的視線都擋住了。

淩顧汐一愣,“哪來的花?”

“是一位姓言的先生送過來的。”

言昊?她腦殼有點疼,多半是鹿檸出的主意。這麼多花嗆得她難受,淩顧汐吩咐他拿出去再開窗透透氣,這才緩了過來。

正想著呢,鹿檸倒打電話來了,“快看網上,風向又變了。”

“你一天天的閒著冇事光看八卦了。”

“誰說的,跟你有關我纔看的。”鹿檸的聲音多少有些幸災樂禍,“狗男人發聲明瞭,說他和秦雨薇毫無瓜葛,壓根就冇想談婚論嫁。”

淩顧汐遲疑著看了下微博,宋氏發了一則官方聲明,撇清了宋璟一和秦雨薇的關係。冇有所謂的婚嫁也冇有所謂的感情,全是子虛烏有。

最後來個警告造謠者,保留起訴他們的權利,一通操作讓秦雨薇裡子冇了麵子也冇了。

評論區也徹底淪陷,A大有學生出來證明,風眠大師確實有燒燬過兩百多幅畫。因為大師的畫價值連城,很多人心疼,燒畫等於燒豪宅。但是大師不希望被過多的人關注,所以學生冇往外傳。

“想不到狗男人會撇清關係,他倆不是板上釘釘了嗎?還是說考慮到人言可畏,怕影響宋氏的股票所以暫時息事寧人,等事情過了再去國外偷偷結婚?狗男人算盤打得太精了,真不是人。”

鹿檸越說越起勁,淩顧汐不得不打斷她,“行啦,山上的筍都被你奪光了。說正事,你對濟陽集團瞭解多少?”

“還用瞭解啊,周小平父子倆坐吃山空,公司早就負債累累了。資金鍊斷了不說,管理還亂,周小平還想賣股票來著,你問這乾嘛?”-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