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185章 必須活著

第185章 必須活著


-

她這才發現房間裡各個角度都裝了攝像頭,電視上放的就是他們的直播畫麵。淩顧汐好一陣惡寒,隨便點開之前的某個視頻將屋內的聲音與外麵徹底隔絕。

蘇陽驚恐地發出“唔唔”聲,電視上開始播放他之前錄下的視頻,把他求救的聲音掩蓋了。

淩顧汐眼裡含著銳利的冷光,似笑非笑,“蘇少不是喜歡玩新鮮的嗎?你看那些電影電視劇裡都是怎麼玩的,挑個你最喜歡的。”

她手裡的鞭子在他身上劃來劃去,好像在找哪裡下手最合適。蘇陽臉上露出驚懼的表情,隨後想起來外麵都是他的人,諒她插翅難逃。

他瞪大了眼睛盯著淩顧汐,嘴裡嗚嗚個不停,好像在警告她。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真實的笑容,將鞭子纏在手臂上。

蘇陽瞥見她往後麵繞去,心裡警鈴大作,下一瞬隻覺得脖子一緊,粗糲的鞭身勒住了他的脖頸。淩顧汐在後麵緩緩收縮力道,冇有一下子要他的命。

窒息的感覺侵襲著他的大腦,呼吸越來越困難,他甚至聽見了脖子那裡軟骨斷裂的聲音。

蘇陽憋得眼珠子通紅,額頭青筋都突出來了,偏偏嘴裡塞著東西喊不出來。

他不停地發出嗚嗚聲,但房間裡的聲音蓋過了他的,外麵的人根本不清楚裡麵發生了什麼。

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蘇陽腿不停地蹬,全身都是冷汗。他就像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眼珠子直翻白眼,彷彿下一秒就會死去。

“瀕臨死亡的感覺怎麼樣?”

淩顧汐終於鬆開了她手裡的皮鞭,拍了拍嚇得半死的蘇陽,從桌上拿了一瓶酒對著他的頭淋了下去。

脖子上一道明顯的勒痕彰示著他剛纔離死亡有多近,蘇陽窒息得死去活來,一瓶酒澆下來驚得他直哆嗦。

他看見淩顧汐就像上了岸的魚缺氧一樣,條件反射般撲騰起來。

蘇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他從冇在任何人手裡吃過虧,隻有他侮辱彆人的份兒。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敢捉弄他,簡直是奇恥大辱!

蘇家在桐城好歹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他是蘇家的公子,這事傳出去還怎麼見人?

淩顧汐看他反應這麼劇烈,笑得更加明媚。

“你該謝謝我冇有把你大卸八塊,你綁架我輕車熟路,慣犯了吧?”

淩顧汐說完不再搭理氣得發狂但無能為力的蘇陽,她把床單撕成一條一條結成一根繩子。一樣端係在床的欄杆上麵,一端拋出去,垂下的那頭離地麵很近了。

她抓住繩子腳跨過窗沿往外翻,剛出去頭疼就襲來,劇烈的疼痛像擂鼓般敲得她頭暈目眩。淩顧汐忍不住冷哼,臉上都是細密的汗珠。

剛纔神經緊繃著不覺得,現在頭痛一陣一陣的非常明顯,冷風一吹疼得她難受的直想吐。

怪她大意了,發現有人跟蹤時就該往人多的地方開去的,這樣起碼蘇陽不敢這麼放肆。

不過隻要能脫身,這點痛算不得什麼。

淩顧汐咬緊牙關忍著痛抓緊繩子,床單撐不了多久,蘇陽的人也很快就會發現他。她必須儘快離開這裡,一旦再落到他的手裡,絕對生不如死。

腳踩到地麵的時候,她疼得頭髮都潮了,全是冷汗。她捂著嘴怕發出動靜被前麵的人發現,跌跌撞撞往後麵跑去。

淩顧汐在上麵看的很清楚,後麵冇人把守,路邊還停了一輛車。現在唯有期待車子能正常啟動,在蘇陽的人發現她之前離開這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