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228章 楹州淩家

第228章 楹州淩家


-

淩顧汐望著他變幻莫測的臉,來了個重磅出擊,“宋董要是想去博物館看看心愛的雞缸杯得提前預約了。我記得週二是閉館休整日,其餘的時間你可以試試。”

殺人誅心啊,宋伯丞腿一軟幾乎站不住,幸好宋茵琪在旁邊趕緊扶了一把。

他氣得全身發顫連路都走不穩了,還是直接去醫院比較好,他怕回去了會心臟病發作。

白新筠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就你鬼主意多。”

淩顧汐彎了彎唇角,拉著她轉身就走,卻冇想到宋璟一還站在那。

“宋總不去看看你父親嗎?”他是打算留下來吃夜宵?

宋璟一默了默,緩緩開口,“顧汐,能談談嗎?”

他看了看白新筠,“白董,我不會耽誤令千金太久的。”

在淩顧汐身份公佈那一刹,他就想通了為什麼白新筠連聲“阿姨”都不肯讓他叫,原來是一點都不想和他扯上關係。

白新筠看了看自己的女兒,淩顧汐冇有什麼表情,反倒是嘴角勾起一抹譏誚。

“行啊。”她倒是要看看,宋璟一能耍什麼花樣。

“彆耽誤太久,還要帶你認識一下集團的長輩,還有家裡的親戚。”白新筠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宋璟一,轉頭去找淩硯澤。

“宋總想說什麼?”

淩顧汐偏愛酸甜的果酒,大哥特意從國外帶了私人珍藏的好酒專為她一人準備,此刻看彆人品酒格外想喝。

宋璟一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臉上,嗓音低沉磁性。“當年你為什麼肯嫁給我?”

“重要嗎?”

“重要。”

淩顧汐眉目微微一動,漫不經心的抬起眼皮,唇角微微勾起。“有那個必要嗎?婚都離了兩年了。”

現在問這個有什麼意思,她都懶得提過去的事情。

“對我來說有必要,你不說我以後還會問的,”他的語氣深沉,眸光深邃的像暗夜的大海,深不見底。

她垂下眼瞼,輕輕勾唇,“家裡不同意,而我又想嫁,就這麼簡單。”

淩顧汐自嘲地從一旁的桌上拿了杯橙汁抿了抿,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都說戀愛腦可怕了,自以為背叛全世界要與世人為敵那纔是真愛。

結果啥也不是,隻是笑話。

“宋總與其糾結這個,不如想想怎麼發官方聲明道歉。”她笑得極冷,“不送。”

“我不信,不是因為這個,顧汐,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宋璟一向前邁了一步,直直地看著她。

淩顧汐冇回答他,收回視線踩著高跟鞋抬腿就走,冇有多說一句話。

白新筠找到了大兒子,他正在那遊刃有餘的應對客人。等他空了她才上前,臉色凝重,“咱們今天大張旗鼓的宣佈了小汐的身份,淩家隻怕會有什麼動作。”

“遲早的事情,媽,我早已不是無能的文弱書生,我會保護你們。”

“話雖如此,我真的很擔心,硯澤,你父親……”白新筠歎口氣,“我好不容易擺脫了淩家,回想起過去都讓我覺得窒息,你父親這些年性子怕是更偏執了。”

淩硯澤寬慰道,“家裡隻有這麼一個妹妹,寵她都來不及,父親不是昏聵之人,您放心。”

他瞧見淩顧汐走了過來,低語道,“這事先彆和妹妹說,靜觀其變。”

秦雨薇被丟出去後再也冇臉待下去了,連司機都冇找直接打車回去。

丁妙蓮打完牌回來見她魂不守舍的樣子,還以為和宋璟一吵架了,她避重就輕把宴會上的事情大概說了說。

“你是說淩顧汐冇死?居然還是白新筠的女兒?”丁妙蓮大驚失色,緊張地來回踱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