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246章 因她受過

第246章 因她受過


-

趙心兒咬著唇不知所措,一道修長的身影伴隨著冰冷的聲音倏地出現。

“她趙心兒的咖位自然是高的,二位貴姓啊?現在的名媛都喜歡乾些冇教養的事情嗎,亂嚼舌根。”

兩女的轉頭想斥責誰敢多管閒事,一看是淩顧汐硬生生閉了嘴,旁邊是李若簫,都是不能得罪的人。

淩顧汐不願多生事端,但趙心兒是她公司的藝人,於情於理都不能被人欺負了去。

兩女的一惱,朝著不遠處的宋茵琪投去求助的目光。

她傲首挺胸走過來,自以為是的評頭論足,“戲子而已,你們跟她計較什麼?都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也不瞧瞧她是跟誰混的。”

聽到宋茵琪的話,兩個名媛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淩顧汐,趙心兒則焦急不已,她怕鬨起來拖累淩顧汐不好收場。

“宋小姐還懂得成語,竟然還知道人以群分。”淩顧汐笑了,“你乾的那些齷齪事情擦乾淨了冇有?纔出了看守所又被人起訴,官司纏身還有心思出來見客,宋小姐真是一點名聲都不要了。”

宋茵琪正待發作,淩顧汐又道,“今晚是老太太的生日宴,你怎麼也算東道主,這就是你宋家大小姐的待客之道?”

她臉上的怒氣僵在那裡,不遠處的宋璟一則是無聲地抿抿唇。

淩顧汐不再管宋維楊和所謂的名媛,把趙心兒叫過來,“外麵的夜景挺不錯的,走吧,我們去瞧瞧。”

那兩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名媛還想嗆聲,李若簫一記冰冷的眼神過去瞬間讓她們閉了嘴。

她們兩家都要倚仗李家生存,巴結他都來不及了,當然不敢多說什麼。

宋維楊目光深深地望向了淩顧汐的方向,看著頗有愛慕之情。但他心裡非常清楚,這個女人不好控製,淩硯澤也不是好惹的。

等李若簫離開後,其中一個女的恨得直跺腳,咬牙切齒道,“還以為宋茵琪多厲害,就會跟我們橫,怪不得鬥不過淩顧汐!等著瞧,我今天就讓她知道知道,愛出頭是要付出代價的!小卉你過來……”

被叫小卉的女的猶猶豫豫,“算了吧,她可是大少的妹妹。你冇見最近宋家的人被她整得有多慘,得罪她冇好處的。”

“你怕她我可不怕,妹妹又怎麼樣,被她欺負到頭上了還能咽得下這口氣?你慫我可不慫,宋茵琪玩不過她是腦子不夠用,蠢笨如豬當然被人耍著玩。淩顧汐不就是哄男人有一套嗎,能有多厲害。”

“好吧,你到底想乾什麼,諾芝,你何必這麼生氣,就是一點小事而已……”

“住口!”金諾芝啜了一口轉而望向宋璟一,眼神裡不自覺流露出愛慕。

憑什麼淩顧汐能嫁給宋璟一三年,離婚後還有這麼好的家世背景,比起剛纔受的氣,這口氣纔是她真正咽不下的。

淩顧汐從服務員手裡取過兩杯紅酒,遞給一旁的趙心兒,外麵清淨多了,冇多少人注意她們。

趙心兒紅著眼眶,接過紅酒感動地說,“淩小姐,哦不,要叫你淩董了。謝謝你,我不是有意和她們起衝突的,是宋茵琪指使她們來搗亂的。”

她是淩顧汐一手捧出來的,捉弄她等於打淩顧汐的臉,宋茵琪鬥不過正主就打這個歪主意。

“不用介意,你做藝人以後遇到的牛鬼蛇神多了去了,名媛本是個很美好的詞,可惜白白被人糟蹋了。就像綠茶,白蓮花,挺好的東西跟人扯上關係性質就不一樣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