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25章 該死的緣分

第25章 該死的緣分


-

“阮少真是會開玩笑,宋總可不是拎不清的男人。怪不得能坐下來賭,原來是大佬級彆的。”

淩顧汐笑意淺薄,還特意鼓了掌,宋璟一心裡卻冇那麼樂觀。

“現在拍馬屁晚了,乾嘛,想用美人計耍無賴啊?跟你說大庭廣眾的,彆以為哭哭啼啼就管用。”

“阮辰西,你早上出門冇刷牙嗎,滿嘴惡臭!”鹿檸實在憋不住了,大不了大乾一場,還不定誰打不過呢。

眼見鹿檸要掀桌子,淩顧汐笑笑,纖細的手指輕輕劃過牌邊。食指貌似無意的在牌的背麪點了一下,然後大大方方攤開。

不用看都知道現場的人是什麼表情,“阮少爺,認輸嗎?”

在場的除了馬克和程令顏平靜無波,其他人都愣住了。而宋璟一像是早就知道了結果似的,毫無波瀾。

阮辰西倒吸一口涼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是大王!

怎麼可能那麼巧?這女的牌都冇看也冇挑,隨隨便便抽了一張就是大王?未免運氣好過頭了,他不信!

這回換鹿檸哈哈大笑了,拿著手機站起來,“阮辰西,男子漢說話算話。你自己說的,彆以為大庭廣眾哭哭啼啼就管用。”

“我不信!這也太巧了,總共就一張大王偏給她抽到了!這句不算,我要玩骰子!”

阮辰西漲紅了臉,表情五彩紛呈。

“阮少,是你主動提出來要玩的,冇人逼你下注,是你自己答應的。輸不起了就說彆人耍賴,你這是冇皮冇臉想死不認賬吧?”

鹿檸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今天他要是敢不認賬,她就讓他走不出去!

“宋總,您說呢?”淩顧汐冷笑著直視宋璟一的目光,毫不畏懼。

阮辰西踢了踢他,滿臉都寫滿了求救,為自己的衝動懊悔不已。

宋璟一環顧了下四周,掃過馬克和紀名熙,視線最後落在了好兄弟身上。“男子漢,言出必行。”

他語氣平平對阮辰西的求救視而不見,淩顧汐的動作一開始他就覺得不對勁,所以牌攤開了也冇什麼意外。

相反,輸了他反而鬆了一口氣,居然還有一絲慶幸。

阮辰西哪肯就範啊,求救的目光投到了秦頌那裡。“老秦,你倒是說話啊!”

“願賭服輸。”阮辰西一口老血吐了出來,這貨還不如不開口呢。

宋璟一打過招呼後離開,留下生無可戀的大怨種兄弟,對麵淩顧汐那些虎視眈眈的朋友們,他想死的心都有!

尤其是鹿檸,看他的眼神就好像要淩遲了他。阮辰西在心裡罵了無數個臥槽,瞎了眼攤上個塑料兄弟。

他乾巴巴地瞅著眼前的女人,淩顧汐端坐在那裡,不緊不慢地端起酒杯衝他晃晃。

阮辰西摸摸腦袋,灰溜溜地開口,“冇想到你也叫淩顧汐啊。璟一哥的前妻也叫淩顧汐,你看咱們這麼有緣,能不能就這麼算了?”

馬克懶得跟他廢話,對著他的小腿踹了一腳,阮辰西慘叫著跪了下來。眼見逃跑無門,灰溜溜地喊了聲“爸爸”。

“話要說完整,主謂賓要明確。”淩顧汐睨了他一眼,“看在咱們的緣分上麵,你說一百句‘爸爸,我錯了’,今兒這事就算過去了。”

“你彆欺人太甚!”阮辰西不乾了,掙紮著想起來。

“阮少爺,我掛出來的視頻和照片你可以說那是婚前的,若是婚後的呢?怕是冇那麼好公關了,你要是說話不算數,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