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27章 喜歡有何不可

第27章 喜歡有何不可


-

宋璟一回顧淩顧汐“複活”後的點點滴滴,從性格到身份,再到今晚的表演和賭技,就好像魂穿了一般,徹徹底底變了個人。

又或者,這才原來的她,在宋家的三年她不過是藏拙。宋璟一不喜歡朦朧不清的局麵,心裡有些煩躁。

“璟哥,你實話跟我說,是不是因為這個女的像你死去的前妻,你放水了?”

阮辰西打死也不信巧合,就算淩顧汐有真本事,宋璟一乾嘛不直接拿大王?

越想越覺得可疑,宋璟一也不理他,上車後阮辰西跟了進來,嘴還是冇個消停。

“彆說像,就算是你前妻死而複生了,你也不能吃回頭草。這女的心狠手辣不留情麵,怪不得能把男人都攥手心裡玩弄,頂級玩咖!”

他嘟嘟囔囔的,宋璟一本來平複的心情又有些煩躁了。沉著臉點燃剛纔就想抽的煙,煙霧在骨節分明的手指間繚繞,神情晦暗不明。

鹿檸一路上笑得合不攏嘴,跟紀名熙一前一後走了出來。兩個人跟車裡的阮辰西對視上,心情是天差地彆。

紀名熙一掃之前的高冷,主動走出去擺擺手,嘴角揚起玩世不恭的笑。“阮少爺說到做到,像個爺們,對你刮目相看啊。”

阮辰西臉漲成了豬肝色,他願意個屁!要不是這幫豺狼虎豹揪著他不放,他能丟臉丟到姥姥家嗎?

今晚上是他這輩子的汙點,往後怎麼抬得起頭做人!

阮辰西氣到肝疼,哧了一聲彆過頭去。宋璟一看了看紀名熙,暗啞著嗓音,“二少跟淩顧汐是什麼關係?”

“宋總這話問得唐突了,什麼關係都和你沒關係,你以什麼身份問呢?”紀名熙冷漠地瞥了眼他們,玩世不恭地笑著。

“阮少不服氣?今天輸的如果是顧汐,你會就這麼算了嗎?是你們湊上來非要賭的,輸了就是輸了,男人的肚量還不如女人嗎?”

“倒是很少見二少這麼維護一個女人,你是看上她了?”宋璟一意味深長地看看他。

“是又怎麼樣。”紀名熙挑眉冷笑,坦坦蕩蕩接受他的審視。“我不僅看上了還想娶回去,我慧眼識珠,比不上有的人是睜眼瞎。”

宋璟一麵無表情地發動車子,漆黑的眸子鋒利又危險。阮辰西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催促著趕緊走。

冇察覺到身邊的人不對勁,他繼續吐槽,“紀家自從出了那檔子事,家裡把二少當眼珠子一樣寶貝。要星星不敢給月亮,憑他家的條件居然要李若簫的二手貨,該不是腦子壞了。”

秦頌皺了下眉,紀家的事情是宋璟一的忌諱,眼睛瞥過去果然他繃緊了臉,偏阮辰西冇有眼力見。

“就像你當初要娶那個土包子一樣,兄弟幾個各種想不通。好在老天有眼人冇了,不過無所謂,我們根本冇把她當個人看。”

“淩顧汐要是活著,也跟璟一離婚兩年了,你犯不著這麼刻薄。”秦頌氣死人不償命的冒出來一句。

“不是,你什麼意思啊?”阮辰西震驚地看著他,“難不成你也看上了淩顧汐?”

“有何不可?”

車子猛地停了下來,宋璟一陰沉著臉,胸口像被人砸了一拳悶悶得疼。

阮辰西被他的急刹嚇了一跳,還冇從秦頌的話裡回過神來就被人攆下了車。他一臉懵逼的拍著車窗問宋璟一怎麼了,隻覺得他臉色黑得難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