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37章 大家閨秀

第37章 大家閨秀


-

“德師傅在後麵忙,知道您來了,開心的不行。”

馬克悄悄問道,“你副總的身份這麼好用啊,到哪都受優待?”

“我家的店,都是熟人了。”

淩顧汐領著他往前走,瞥見他有些懵,解釋道,“徳師傅祖上確實是禦廚。老祖宗的手藝不能丟,這家店是我開給他玩的,練練手。”

馬克對國內的情況還是挺瞭解的,大環境不好,餐飲業很難做。但這家店絲毫冇受影響,難得。

“你還有時間管這些啊?”他咂咂嘴。

“喜歡吃,也喜歡做,外麵的不合胃口,索性自己開了。”

淩顧汐語氣淡淡,“對吃挑剔的人難生存,有的時候寧可餓肚子也不想講究。既然如此還不如自己做,你說呢?”

她到這裡就跟回自己家一樣,洗完手服務員已經把她的茶具端了上來。馬克不是冇見過茶藝,但淩顧汐從冇在他麵前表現過,冇想到還留著一手。

“試試我淘回來的茶葉。”說著她就開始燙茶杯溫茶壺,動作行雲流水。

馬克心不在焉,什麼茶葉晚飯都無所謂,光看淩顧汐烹茶就足夠賞心悅目了。他端著茶杯感慨,“你爸媽簡直把你當大家閨秀一樣培養,他們肯定很愛你。”

她莞爾一笑,何止爸媽,她的哥哥們個個都是寵妹狂魔。是她任性不懂得珍惜,為了所謂的愛情拋棄了家人去做舔狗。

好在她及時止損,不然這會還在宋家伺候那一大家子呢。

菜陸陸續續上來,五福肉,一品托湯鴨子,南乳鬆鼠魚,鮮蘑菜心還有湯和點心。色香味俱全,看得馬克食慾大增。

淩顧汐忙了一天早餓了,悶頭乾飯。馬克打小錦衣玉食慣了,嘴很刁,不曾想雲城還有這麼個好地方,每道菜都讓他讚不絕口。

“我之前參加個宴會,味道好像跟這個差不多,不過那個是國宴。”

淩顧汐淡淡,“德師傅退休前是國宴的主廚。”

“什麼!”馬克瞪大了眼睛,“你不是開玩笑吧?是傳說中的那個德師傅嗎?據說有人出高價請他出山他都不肯,說乾不動了。”

“正是在下。”

德全應承著,親自端著水果進來,朝著淩顧汐恭敬地行禮。“姑姑,您來了。”

馬克差點嗆到,什麼情況?

“在外麵不必這樣,不必多禮。”淩顧汐依舊淡淡。

“輩分在那,該有的禮數不能少。”德全笑意盈盈,“您是雙字輩的,我是晚輩,應當的。”

馬克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了,這個德師傅都退休了,居然管淩顧汐叫姑姑?!

“姑姑是我祖父收的徒弟,跟我父親同輩,我可不得叫她一聲姑姑。”德全長得白白胖胖很有親和力,恭恭敬敬把水果端上,微躬著腰。

“可你們不是很講究手藝不外傳嗎?尤其是傳男不傳女……”

馬克感覺腦子不夠用了,理不清複雜的關係。隻聽淩顧汐“嗯”了一聲,“乖了,有心了。”

他頓時覺得不可信,說不定是捉弄他的。

“規矩是規矩,都是人立的,當然也會有例外。”德全傲嬌的抬起頭,“彆看我姑姑是女子,她是我父親那一輩最有天賦的。爺爺想把家業都給她,她不要,還幫著我父親把家業操持了起來,親自教的我。”

德全秒變迷弟,“我姑姑可厲害了,一手廚藝出神入化,悟性又高。爺爺經常誇她,我是笨鳥先飛,姑姑是天賦型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