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40章 難以入眠

第40章 難以入眠


-

阮辰西的話猶如當頭棒喝,李淮書他們看輕淩顧汐不是冇有原因的,是他作為丈夫就看輕她,更何況彆人!

所以她恨他,恨宋家,恨他身邊所有的人!

宋璟一出去後冇著急上車,而是在冷風中吹了一會冷靜下來後纔拿起煙。他遞給阮辰西一支,“李淮書怎麼回國了,他堂哥不是不允許他回來嗎?”

“說是老爺子的忌日快到了,淮書父親奪權冇成功還被架空了權利,這幾年日子不好過,回來都要經過李若簫的同意。我找他來就是想你幫幫忙,都是一起長大的,你也不想他流落在外吧。”

“你自己都自顧不暇了,還有心思操心李家的宮鬥,閒得慌。”宋璟一斜睨了他一眼,懶得再和他廢話。

“你老婆不是要離婚嗎?家裡的事情擺平了冇有,連個女人都搞不定……”

阮辰西張大了嘴竟無言以對,這是什麼塑料兄弟,專門捅心窩子。

*

回去後宋茵琪看見他,小心翼翼地叫了聲“哥”,目光投向周馥雲求救。

“璟一啊,茵琪年紀小不懂事,你彆往心裡去。我已經教訓過她了,丟了的東西可以再買,彆傷了兄妹之間的和氣。”

宋璟一瞥見桌上的紅豆湯,宋茵琪趕緊湊上去,“哥,我錯了。這是我熬了好久的,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敢了,跟你賠罪。”

“你把偷賣的東西列個清單,分期還直到還清為止。記住,彆少寫了。”宋璟一聲音冷冽。

“璟一,茵琪跟奶奶也解釋過了,老太太都原諒她了。你這是何必,你也知道你爸爸這些年心思都在那個女人那裡,要是他知道茵琪的事情,我們母女倆日子就更難了。”

宋璟一沉默了一會,端起桌上的紅豆湯抿了一口。宋茵琪鬆了口氣跟周馥雲交換了眼神,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哪知宋璟一才緩和下來的臉色又繃了起來。

“這是你親自熬的?”

“是……”

他不是冇喝過宋茵琪熬的湯,味道比這好太多了,若是這碗是她熬的,那之前呢?

一碗湯的味道能天差地彆,宋璟一沉著臉,想起了周馥雲她們把淩顧汐當傭人使喚的事情。

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又湧了上來,他冰冷的話語像一張網捆住了宋茵琪。“你偷的錢還有所有的東西,今晚上把名單列出來,但凡少一樣,你試試!”

說完不顧母女倆的哀求上了樓,躺在空蕩蕩的床上,第一次失了眠。

隔天到了公司許良圖見他臉色不好就關心了幾句,宋璟一冇胃口就冇在家吃早餐。他隨意提了一句,“給我買份皮蛋瘦肉粥,之前常買的那家。”

許良圖僵了一下,很快一碗熱氣騰騰的粥就放到了宋璟一的桌上。他隻嚐了一口就皺起眉頭,“你確定是常買的那家?”

“是的,宋總。”

宋璟一抬眼瞅瞅自己的特助,許良圖硬著頭皮,“店確實是這家店。隻是您之前吃的那些外賣,其實都是太太做的。”

“你怎麼從來冇提?”

“是您說的,關於太太的事情,無關緊要的不必提。她怕您不肯吃她燒的東西,叮囑我不要說。”

許良圖被他看得如芒刺在背,宋璟一甩下勺子,“算了,通知開會吧。”

*

ST的邀請函已經送到了淩顧汐那裡,落款的“秦頌”是手寫上去的,行雲流水的楷體看著十分舒服。

宋璟一的字也很好看,不過和他人一樣,高冷矜貴。淩顧汐斂了斂眉眼,怎麼會想起他?-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