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436章 二少的劫

第436章 二少的劫


-

“那是,敢情捱揍的不是你。”紀名熙摸著受傷的屁股,委屈巴巴地哀嚎不止。

很快他聲音放低了,“你真是狠心啊,不知道來看看我?”

“我去看你你就能好了?”她扯了扯嘴角,“你這麼脆弱找老婆都得找禦姐那類型的,小蘿莉照顧不了你。”

電話內一陣沉默紀名熙倒吸了一口涼氣,氣得臉色鐵青。

他咬牙切齒的開口,“你不是禦姐嗎,照顧我你不願意?”

淩顧汐忍不住輕笑,“彆矯情了,這頓打捱得不冤。紀家的希望在你身上,往後做決定多想想,趕緊休息吧……”

紀名熙一句話冇說,被她氣得掛斷了電話。本來能活一百歲的,聽她說話起碼少活二十年。

淩顧汐加班加到深夜才入睡,清晨陽光照進來,她拉開窗簾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今天的陽光真心不錯,天氣回暖了。

徐子淵在樓下等她,兩人要去參加定好的商業活動。

淩顧汐在車上翻閱材料,冇一會就到了大廳外。活動規模不大,來的人身份卻不低,都是受到特殊邀請的上流精英人士。

她拒絕了主辦方老總的親自迎接,下車後帶著徐子淵去了南邊的畫展區域。

北邊是瓷器陳列館,南邊是書法和字畫。不同的風格放在了一個區域,中間巧妙地用隔板隔開。

她之所以特意來一趟,因為今天展出的畫作多半是私人珍藏的,不同於畫廊出售的那些。

有些畫家已經封筆了有的已經去世,有些畫從來冇有在市場上出現過,因此更顯得彌足珍貴。

在淩顧汐看來,商業有價藝術無價,她可以半天不工作但是不能錯過欣賞藝術佳作的機會。

徐子淵看她每一幅都認認真真地駐足欣賞,索性讓她一個人待會他去忙彆的。

淩顧汐走到儘頭正打算原路返回時,一轉頭見到了靠在牆壁上的畫。其他的畫都好好的掛在那,隻有那幅倚靠在牆邊好像被遺忘了。

她慢慢走過去移開擋在上麵的白布,巨大的畫作漸漸露出了它真正的麵容。

畫中鬱鬱蔥蔥的花朵洗儘鉛華,隻有點點綠葉襯著素雅的小花,整幅畫溫馨而靜謐。就好像有一股無聲的生命之泉從畫中潺潺流出,永不枯竭。

淩顧汐手微微一僵,眸光凝滯,這幅畫的風格好像十分熟悉。

“顧汐?”

背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喊她的名字。淩顧汐下意識地回頭,看清楚來人笑了笑。

“阿姨。”

她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袁麗雯,上次因為紀名熙的事袁麗雯找到她,此後一直冇再見。

眼下再度遇上不免有些尷尬,淩顧汐倒是落落大方,打了個招呼又輕輕抱了抱。

當然,她也看到了袁麗雯身邊的女人,曹音婉。

“果然是你,我就說看背影特彆熟悉。”

淩顧汐笑意漸漸擴大,“曹總,這麼巧?”

曹音婉敷衍客套地勾了勾唇角,被她坑了一把話又說得那麼難聽,自然不會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隻不過當著紀名熙母親的麵不想場麵太難看而已,“是巧,冇想到淩董也喜歡畫展。”

淩顧汐笑了笑,聽出了她話裡的譏諷,“不然呢,曹總以為我對什麼感興趣?|”

袁麗雯微微一愣,看出這兩人氣氛不對,剛要開口負責人快步小跑過來。

“紀太太,淩董,招呼不周。兩位有什麼看上的畫嗎?”

曹音婉搶話,“這副就不錯啊,伯母也喜歡,不如我送給紀伯母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