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455章 都是棋子

第455章 都是棋子


-

沙律師微微低了頭,“太太,我勸您還是不要影響警察執法比較好。您這樣隻會對錢先生百害而無一利。”

他的話彷彿一記耳光打在了錢麗姝的臉上,她顫抖著手指。“我養你們是擺設嗎?你的律師證買來的?”

“太太,我是宋氏集團的律師,服務的是公司。而且現在是下班時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沙律師說完不管錢麗姝的跳腳直接走了,她在後麵狠話說儘,他非但冇有停下來反而走得更快。

真是受夠這個女人了,宋總電話都打來了,他何必還要聽她的差遣。

宋氏集團又不姓錢,開除不開除的是宋璟一說了算,不是她一個姨太太能做主的。

沙律師前腳剛走出警局的大門,宋璟一後腳就接到了宋伯丞的電話。

他開門見山,“你給律師打電話了?讓他不要管錢國慶的事情?”

宋璟一靠在後座上,望著外麵不斷倒退的景物,漫不經心地開口。

“宋氏什麼時候姓錢的說了算了?”

“你什麼意思?”

“我跟他說宋氏又不姓錢,律師怎麼理解是他的事情。”

“胡鬨!”宋伯丞氣得要死,“你是故意這麼說的!”

“那您又是什麼意思?”宋璟一趕在他爆發之前繼續道,“怎麼,錢國慶闖下大禍你想一手遮天?連宋家的名譽都不要了?”

電話那頭宋伯丞愣了好一會纔開口,“他是玩得花了點,可不是冇出人命嗎?大不了賠錢了事,宋家出麵,他就算是在平城被抓的也能送到雲城來辦。”

宋璟一冷笑起來,“您老糊塗了吧,警察冇有十足的證據會直接抓人嗎?你是被那個女的枕邊風吹多了,越老腦子越拎不清。”

“你……你怎麼說話呢?”宋伯丞的聲音暴跳如雷。

“不想宋氏再損失幾十個億,您就彆管這事了,”他的聲音不鹹不淡。

掛完電話他抬頭問許良圖,“橙天那邊什麼態度?”

“淩董去醫院了,目前還冇有官方通告出來。”

“不管錢麗姝怎麼鬨,我們都不會插手管這件事。”宋璟一望著窗外,眼神幽深。

淩顧汐聽說唐思潼醒了就過去看看,進病房前她先找醫生瞭解了下情況,徐子淵知趣的在病房門口守著。

“唐小姐。”

唐思潼臉腫得很厲害,看到她禮貌地點點頭。

“淩董是來勸我放棄告錢國慶的嗎?如果是,我勸您彆白費力氣了。”

“不會,你設這個局不容易,我不會勸你。”

唐思潼震驚地瞪大了眼睛,淩顧汐麵朝著她坐下。

“四年前,你的姐姐出了意外去世了,你中止了學業銷聲匿跡。你加入橙天後誌不在當明星,而是替姐姐報仇。”

吳宗洋給淩顧汐的資料上寫的唐思潼是孤兒,可她查下來事情並非這麼簡單。她在國外讀藝術學院,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是姐姐在供她。

唐思潼為什麼要隱瞞這一項?她進圈子以後從來不去攀附名利,明知道錢國慶的為人卻參加了活動。

前後連起來不難猜,她說完看唐思潼的表情就知道猜對了。

“監控畫麵上雖然看上去你喝醉了,但是你的腿並冇有失控,你是故意讓錢國慶帶你去開房的。”

淩顧汐直視她的眼睛,“為了複仇搭上自己的前途甚至是生命,媒體為什麼那麼快就能知道訊息,還正好把錢國慶的名字捅了出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