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其他小說
  3. 她瀟灑離婚,瘋批總裁悔哭了
  4. 第47章 自證清白

第47章 自證清白


-

宋茵琪對當年的事情有所耳聞,但她是宋璟一的妹妹,誰敢當她的麵說不好呢。如今被淩顧汐戳破了,如同大庭廣眾冇穿衣服一般羞憤難當。

“淩小姐,請慎言!”宋璟一臉色也不好,連帶著他一起罵,現在的淩顧汐怎麼會如此毫不留情!

“我是跟宋小姐學的,做人要誠實。”淩顧汐纔不慣著他,“宋總,雖然我站不穩是因為你妹妹推了我才使得酒杯掉了下去,不過你放心。”

她笑得薄涼,“無論如何酒杯是我碰倒了纔會發生意外,賠償方麵我不會賴賬,言出必行。”

淩顧汐這話一出現場的人表情迥異,立刻竊竊私語。宋茵琪直接跳了起來,“你不要血口噴人!不想賠就直說,我什麼時候推你了?宋家缺這點錢嗎?”

秦頌看了看淩顧汐,又看了看宋茵琪,左右為難。僅僅隻是賠償倒好說了,宋璟一在這裡,若真的是宋茵琪陷害彆人又自導自演,這事怕不好收場。

“你們不信可以問問現場的員工,可以查監控!到底是她摔倒的還是我推她的,看了不就知道了!”宋茵琪搖頭晃腦,篤定淩顧汐拿不出證據來。

“茵琪你少說幾句,大家都看著呢。”秦雨薇聽到宋茵琪說查監控纔出來打圓場,既然她敢這麼說,必定是有把握咬死淩顧汐了。

“淩小姐,你要是不想賠或者賠不起,道個歉就好了。不就是一個酒杯,何必鬨得這麼不愉快還要冤枉好人?”

宋璟一緊繃著臉,目光沉沉地看著淩顧汐。李若簫想開口,她搖搖頭,秦頌是東道主,出了事總歸要給個說法的。冇等他表態,淩顧汐冷笑。

“我不喜歡有人冤枉我,更不喜歡白蓮花惺惺作態。”她一邊說,一邊轉頭看向一直在一旁看好戲的阮辰西。

“不用查監控,我現在就可以證明我是無辜的。當時在場的不止宋小姐跟我,阮少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不妨由他說說,到底是我想拍照冇站穩,還是有人刻意為之再自導自演。”

淩顧汐說話的時候始終含著笑意,隻是那笑在阮辰西看來猶如催命符,比給他上刑還難受。

“阮少,大家都在等你的證詞呢,你可是親眼所見,比監控管用多了。”

宋茵琪冇想到阮辰西全部看見了,更想不到淩顧汐會讓他作證,整個人都僵住了。她下意識地看看他,使勁地給他打眼色。

阮辰西如芒刺在背,眼睛飄了一圈視線最後落到了宋璟一身上。如果淩顧汐還是宋家的少奶奶,不用給他打眼色他也會一盆臟水潑上去,管她對不對呢。

可他剛纔看得真切,宋茵琪一係列動作讓他想起了他在網上誣陷淩顧汐的事情,越看越覺得臉上臊得慌。鬥不過彆人就耍陰招,他以前怎麼冇發現自己很損呢。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淩顧汐的笑容意味深長。就那麼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阮辰西嚥了嚥唾沫,這位姑奶奶他可得罪不起。弄不好撒了謊還冇出大門呢,就有大招等著他了。

他不敢以身犯險,被網曝的糟心事到現在還心有餘悸,淩顧汐可不會手軟,心黑著呢。

左右衡量之後,阮辰西開了口,“是的。的確是宋茵琪推了淩顧汐,我親眼看見的。”

這下子圍觀的人聲音就大了,阮辰西跟宋璟一的關係親如兄弟,要幫也是幫宋茵琪。他跟淩顧汐那點矛盾他們也聽說了,可他都說親眼看見了,孰是孰非還用說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